在香港做警察 有多惨有多难 官媒力挺这位阿sir

65

 

港警心里苦,前有穷凶极恶的暴徒,后有虎视眈眈的法官,这日子真是太难了……

|作者:阿晔

今年,是香港警队成立175周年,而就在今天,香港市民发起了“全民撑警日”活动!

最近一段时间,香港的各位阿Sir着实吃尽了苦头,大家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梁Sir的手指被暴徒生生咬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光头刘Sir的眼睛又受伤充血差点失明,还有港警在社交媒体上留言:

“现在就好像打仗一样,你任何情况都不可以走开,现在对面的这些人随时会扔个汽油弹过来,砖头好像雨点一般飞过来。我昨天就被类似石头的东西射中,很痛,但好在没有被打破脑袋流血。几间警署被人放火,满街都有人打架,我们很想去处理,但根本没法离开正在被冲击的防线。”

大概所有港警的心情都和刘Sir差不多,“只恨他们亦是中国人,打不是,不打也不是”。

刘Sir的回应截图

大家都在心疼港警,不禁发出来自灵魂的疑问:暴徒都“下死手”了,港警为啥不反击?

然而,很少有人清楚,港警的处境究竟有多难……

 

港警有多惨

港警,这支不到4万人的队伍,要为香港将近750万市民服务,平均来说,也就是一个港警要服务于大约200名市民。

表面上看,这个数字足以让任何一个内地警察羡慕不已,但说实话,港警可真没那么好当。就拿7月14日发生在沙田中心的那场暴力行动来说,港警实在太惨了!

当天晚上,在港警多次警告后,示威者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暴徒真面目:

他们从高空向地面扔雨伞、头盔、水瓶,甚至是砖头,逼警察后退;看到一名警察“落单”,他们竟然毫不留情地将其从自动扶梯上踹了下去!

这名港警从扶梯上一路滚了下去,但那些暴徒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而是穷凶极恶地用木棍、雨伞围殴他,甚至用脚猛踢他的头部……

据港媒报道,那一天至少有11名港警受伤,其中最惨的就是梁Sir,他右手无名指前面一节直接被暴徒咬掉了!

但暴力行动并没有就此结束。

7月30日,暴徒们围堵香港葵涌警署,以砖头、棍棒和激光笔掀起所谓的“和平”示威。

“光头警长”刘Sir和同伴走散落单之后,被“黑衣人”围攻,有暴徒用激光笔恶意照射他的眼睛,无奈之下他举枪自卫,不过最终并未开枪。

刘Sir的这一举动被当地和西方记者大做文章,“警察持枪威胁人民”之类的污蔑张口就来,全然不提警察已经被激光笔弄伤了眼睛。

更过分的是,暴徒们开始在网上“人肉”刘Sir的亲友,搅得他的两名女儿也不得安宁。

面对暴徒围攻、亲友被威胁,刘Sir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感慨自己“真的很心痛”……

港警这水深火热的日子,怎一个“惨”字了得!

 

为何不反击

港警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倒是反击啊!

不少人都在给港警加油助威,然而港警却并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在2014年的“占中”事件中,发生了令人至今难忘的“七警察事件”。

当时,港独组织“公民党”的成员曾健超向11名警务人员泼粪水和尿液挑衅,之后拒捕。警察受其袭击和侮辱,于是还手了。

尽管曾健超并无大碍,但司法判决的结果还是很重:7名警察被判监禁2年。

反观一直挑衅警方的曾健超却只被判监禁5个星期,而且仅仅用300元就获得了保释。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难怪现在港警不敢轻易还手。放眼全世界,哪国警察需要忍受港警这些苦楚?

2011年,在对“占领华尔街”运动进行清场时,美国警察那可是警棍、催泪弹齐齐上阵,拖拽、背摔、扔出围栏、就地拷住,各种肢体冲突不断,甚至连那些已经服软的示威者都得蹲在地上被警察喷辣椒水。

 

2011年,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举行示威,声援“占领”运动,警察向学生狂喷辣椒水。

不止美国,英国也是如此。对示威活动进行清场时,橡胶子弹、高压水枪统统用起来,英国警察对示威者也从不见一点心慈手软。

相比起来,港警面对的可是一群暴徒,可他们的执法过程却相当克制,甚至让旁观者都替他们感到憋屈。

为什么香港暴徒胆子这么大,港警却谨小慎微?

这就不得不说香港的司法问题了。

众所周知,香港采取的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行政、立法和司法都是相对独立的。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香港立法会必须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组成。也就是说,香港立法会里全都是中国人。

中国人自然维护中国的利益,同理,香港的行政机构也和中央政府能形成一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最近总是看到暴徒针对警察、冲击立法会。

但是,香港司法系统中不仅有大量外国籍法官,而且很多都是港英政府培养出来的。这种制度显然存在商榷的地方,那就是立场问题可能影响他们对案件的判断。

在2016年香港终审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任命中,17位大法官中只有2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国籍或双重国籍。

在这群外籍法官的影响下,香港司法界有一个很迷的观点:

民众是法律要保护的弱势群体,警察代表的是强势的公权力,因此,哪怕一个民众采取了暴行,只要他打着民主和争取人权的旗号,就会被法律所偏袒,到了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那里就把其罪名降至最低。

比如,那个咬断梁Sir手指的暴徒,在案发仅仅两天后,就以1万元保释金以及不准涉足新城广场为条件,获得了保释。

正是因为香港司法界这种现状,才让那些暴徒肆无忌惮,而维护秩序保护民众的警察却只能战战兢兢。

港警心里苦,前有穷凶极恶的暴徒,后有虎视眈眈的法官,这日子真是太难了……

 

做港警真难

做港警,可不仅仅是危难之中度日很难,即便是风平浪静时,也很难。而这种“难”体现在从遴选到执勤的各个方面。

此前,一名从香港城市大学毕业后投身警队的学生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想当上香港警察必须要“过五关斩六将”,良好的体格必不可少,同时还要满足一系列学历、语言、个性及能力等要求。

首先,投考人的身份必须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符合这个条件才有机会参与港警选拔;要求男性身高至少1.63米、体重50公斤,女性身高至少1.52米、体重42公斤;投考人的视力要好,最低学历要求为高中毕业。更重要的是申请流程极多,让这名学生回忆起来就大发感慨,“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一般来说,选拔一名警员需要7个步骤:

一是体能测试,2015年开始,考生要测试手握肌力、4乘10米穿梭跑、800米跑及立定跳高4项,必须通过体能测试才能进入小组面试;

二是小组面试,其中包括三个环节,即“实务事件处理测试”“自我接受”和“小组讨论”;

三是做一个心理评估,考生要完成三份以纸笔形式作答的问卷;

四是由最后面试委员会考核,面试由两位警务人员主持,他们会向考生提问,时事、警务工作都是考查范围;

五是基本法测试,考生在基本法知识测试中的表现,会用作评核其整体表现;

六是品格审查及体格检验,人品好不好、体格棒不棒是考核的重中之重;

七是正式聘用,通过以上考核的考生,警务处会以书面形式通知。

你以为接到入职通知就万事大吉了?天真。

看过港剧的人一定对香港警察学院这个名字不陌生,入职之后,警员要到这里接受为期27周的基础训练,包括警务程序、法例、步操、体能训练等,只有通过了终场考试才能结业,成为一名真正的阿Sir。

以上还只是针对最最初级的警员的考核,职位更高,考核就更加严格。

香港警队不仅严格遴选,更进行专业化的严格管理,各种警务规定非常明确。

港岛、九龙的警察,接到报警后要在9分钟内赶到现场,新界则是15分钟内。如果没按时赶到,要向上级作出解释。

巡逻警察日常执勤时要绝对专注,即使没有事情要处理,也不能打私人电话、办私人事项。如果巡逻时显得很疲倦或不专业,随时可能被投诉。

香港警队对枪支的管理相当严格,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港警一旦拔枪,即便没有开枪,也必须要用文字报告说明自己拔枪的原因。

警队甚至对港警的日常生活也高标准、严要求,鼓励每一位警察多运动、不吸烟、少喝酒,休闲娱乐要选择积极向上的、健康的, 不准参加不良活动,连卡拉OK都不鼓励。

如此严格又专业的选拔和管理,带来效果是明显的。

近年来,香港警队屡创佳绩,香港的罪案数字连年下降,2018年只有不到5.5万,创造了1978年以来的新低。

香港警队多年来被国际机构评定为亚洲最佳警队,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世界竞争力报告书》中,香港警察服务可靠程度在14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六。

就是这样一支优秀的警队,现如今的艰难境地却让人心里发酸。

前天晚上,2019年成都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开幕,当中国香港代表团入场时,观众们纷纷起立欢呼,高喊“雄起!雄起!”

港警大呼感动,在感谢信中说:“香港警队有内地的同行们,有13亿人民在支持我们,我们并不孤单!这带给我们无比的力量!”

是的,香港阿Sir,永远别怕,我们挺你!(来源:环球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