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了 含糖饮料税在加泰被废 作业发票须更改

677

 

欧浪时评 7月13日马德里(柳传毅)  西班牙几年前出笼新名目“含糖饮料税”(含糖包装饮料税-impuesto sobre bebidas azucaradas envasadas),这个交由地方大区管理征收的新税项于2017年首先在加泰罗尼亚开始征收,至今为止,也仅有加泰罗尼亚征收这个含糖税,因全国其余16个大区都没动用这个税项工具。目前,这个备受争议的新税目被加泰罗尼亚高等法院(TJSC)一纸令下废除,西班牙《扩张报》报道了这一消息。废除令也让加泰罗尼亚每年在此税项征收四五千万欧元的财路被打破。

加泰罗尼亚的“含糖税”之所以被废,源自饮料制造业、业界协会、批发商以及大型购物中心的“一窝蜂”群起联合控诉,反对和抵制这个不合法的新税项。多个行业一来不满被加重盘剥,二来加税也导致加泰罗尼亚的饮料价格在提高,故而,制造商、批发商和零售业都发动了诉讼。

依据判决,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在执行这个新税法征收时,未经足够的和必须的立法手续就仓皇启用征收,法院的判决文本说,“加泰罗尼亚政府在处理该法令时,已经放弃了明确要求的咨询、听证和公共意见程序”,因此,不符合立法规定而被判无效。

这里的意思是,大区政府要从那个中央取得这个征税权限,须遵循一系列的法定的公共咨询程序,在完成了这些“咨询、听证和倾听公共意见”等官僚手续后,才可让征收合法。大区政府是在2017年将征收写进该年的经济预算案,因预算案在大区议会被放行,而以为这些已经满足了法定的公共咨询程序。这个重大的立法缺陷被业界抓住了把柄,因业界完全未被当局咨询过就被强迫交税,业界在诉讼里指出这个征收法属于“草率”和“过早执行”。

严格而言,不是西班牙中央设定的“含糖税”被废,而是加泰罗尼亚的征收令被废除。也即是,加泰罗尼亚以后不必再交含糖饮料税。

一个旨在让大家长命百岁的新税项

“含糖包装饮料税”属于西班牙的新税项,由西班牙前任人民党政府在2016年新设,税项涉及所有含糖、含蜜和含甜味剂的饮料如瓶装可乐、果汁以及一长串碳酸汽水和饮料等要加税。

当时,人民党财政部长蒙托罗为设新税务名目而提供解释说,这是西班牙“走在全球前沿向糖尿病宣战”,因征税旨在降低人们减少含糖饮料消费,降低西班牙的糖尿病例,因此这是一个从公共健康出发的税务政策,意思是,“没想要大家多付钱,主要是担忧大家的健康”。蒙托罗老大人的解释够体贴温暖的,可能让不少消费者感激到“内牛满脸”觉得应该掏腰包交税,“这是为了大家长命百岁啊~”。

不过,当时的西班牙经济部长德金多斯则是另一个解释,他表示这是一个额外性的“备用”税项,以西班牙减赤目标为目的。这又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因西班牙当时要服从欧盟老大关于降低赤字的急急如律令,但从GDP增长节奏以及收入预期上,西班牙担心在实现赤字目标也许会有偏移,因此,为预备收入不足而造成不能如期完成减赤,所以不知谁灵机一动想起了这个为国民健康着想的“高大上”新税目。之所以说“备用”,意思是,设立新税项但暂时不开始征收,而当收入不够时会立即启用。因此,这是为完成减赤的巧立名目以提高盘剥。

这是“做人要厚道”的经济部长说出的“大实话”。所以,蒙托罗大老爷的新税项与长命百岁还是糖尿病没半毛钱关系。

最富又最穷的加泰罗尼亚抢先征收

这个新税项属于中央下放给地方大区管理征收的税项,在地方是否可以启用方面,中央财政部并无明确指示什么日期可以启用征收,因是“备用”税项。

但属于西班牙最富也是最穷的加泰罗尼亚大区(本地GDP全国最高,但债务也全国最高)则走在全国前头,于2017年宣布开始向制造业征收含糖税,加泰大区当“急先锋”有其理由和需要,因大区荷包干瘪的可以,财政实在太需要,所以“抢先吃螃蟹”。

当时,加泰大区政府的税务局为启用新税项变的有理合理,同样是冠冕堂皇地使用了蒙托罗大人说过的“糖尿病”理由。当时,为适应这个新税法,在加泰罗尼亚批发和零售业还带来不少困惑,因饮料批发商开给零售商的发票要新添含糖税一项。媒体的抱怨则是,加泰罗尼亚的可乐等饮料的价钱可以比西班牙其他地区要贵20%-40%,因无论什么税和适用于那种纳税单位,最终还是消费者被拔羊毛。去年,加泰大区“抢先尝鲜”,收入是4200万欧元。

本次,加泰罗尼亚高等法院将加泰罗尼亚的含糖税一纸令下废除,意味着加泰罗尼亚被打回原型,也就是说,以后,加泰罗尼亚的制造业以及饮料批发商开给零售商的发票又重新去除“含糖税”一项。所以,西班牙的特色是折腾来又折腾回去,这些折腾也很“西班牙土豆饼”,因烹饪西班牙国粹“土豆饼”,要做的是必须把平底锅那个大土豆饼经常翻过来翻过去地折腾煎熬,才能煎出一个地地道道的“西班牙土豆饼”。

闲话说过,至于发票里去除含糖税一项,还需等加泰罗尼亚税局部门正式颁布,因当前仅是法院下令该税项无效,大区政府如何服从判决尚待等候官方的颁布。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