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桑切斯连任首相!社工党向人民党讨还人情 该还吗?

499

 

图:2016年10月29日,在反对派社工党投弃权票后,人民党领袖拉霍伊得以连任首相。图为表决通过后,拉霍伊向社工党议会发言人致谢。

欧浪时评 7月10日马德里(柳传毅)  社工党领袖桑切斯和现任首相将在本月下旬试求连任首相,但阻滞在于桑切斯在议会的支持票不足,连任成败的关键在三个主要党派我们能党、人民党和市民党。前者为社工党盟友,但不愿无条件支持桑切斯连任,而是要组成联合政府,被桑切斯拒绝,如果盟友不支持,桑切斯无法连任。后两者为右派,基本是反对连任意见。这些基本表决态度意味着桑切斯可能无法连任,也让西班牙进入政府难产期。

桑切斯在几次游说各党都不果后,今日祭出一个罕见的招数,向最大反对派人民党“讨还”曾欠社工党的“政治大人情”,也即是,以前社工党曾为人民党领袖拉霍伊连任投弃权而给拉霍伊连任提供过方便,于今,是轮到社工党面临类似以前拉霍伊的上台困境,所以,要求人民党也大局为重,给桑切斯投弃权,以便国会顺利产生新政府,避免西班牙要重选。

就在今日,一封由66名社工党议员联署的弃权祈求书发送到人民党总部,呼吁人民党不要反对桑切斯连任,具体是要求人民党以“弃权”给桑切斯上任“让路”。

这里涉及到一个人民党三年前欠下社工党的一个大人情,也即拉霍伊上任案。

人民党欠社工党大人情: 拉霍伊连任多亏社工党

社工党所提的是发生在2016年的旧事,属于发生在西班牙政坛上一个最大反对派以罕见的态度放弃其反对权利,以弃权态度来给历史老对手上台提供方便的少见事件。

一般而言,最大反对派扮演的主要使命是监督和反对执政派的法案,所谓的“反对”,目的是为了促使执政派的治理法案或立法动议更趋合理和完善,因此,反对派在国会的投票态度是纯粹以反对使命为反对,几乎从不会投票赞成执政方提交的治理法案或动议,而是一概投反对票,例如年度最重要的经济预算平衡法案。但一些时候会例外,例如法案涉及举国利益、国家主权问题等国家大原则时会例外,还有例如共同反恐、当发生巨大自然灾难或者国家处在紧急状况如战争,此时朝野的意见会一致性。西班牙历届首相上任,在野的反对派是无一例外地给对手候选人投反对票,这几乎是成文的惯例和各个政党的投票纪律,属于正常健康的民主政治态度。

但西班牙2016年时的政治状况有例外,因西班牙当时已经经历了2015和2016两次选举,大选315多天后无法产生新政府,如果进行第三次重选,自然是一个选择和合法,但如果如此,西班牙可以成国际笑话,而且,再次选举极可能是同样无人绝对胜出局面,继续陷入政府难产僵局。因此,社工党在当时是以罕见的政治开明和国家大局胸襟,决定不再阻挠拉霍伊连任,以便让议会顺利产生西班牙政府,因此发生了社工党为拉霍伊连任而投弃权的“让路”事件,当时,社工党一共有75个议员名额,社工党高层决定让其中60名议员为拉霍伊投弃权,以便拉霍伊上任案能以简单多数结果被国会通过和授予拉霍伊组织新政府的信任权。在对手弃权下,拉霍伊最后得以在2016年10月底获得连任。

这是人民党欠下的大人情,因反对派是从不给对方弃权的,不过,人民党这次决定“赖账不还”,人民党的理由貌似很简单也不无道理。

人民党不愿还人情:欠人情和桑切斯无关

卡萨罗为主席的人民党在收到社工党的祈求信后,表示接收到社工党的要求,但不打算把几年前的人情还给社工党,人民党总部在回复里提醒社工党说,不要忘记桑切斯在2015和2016两次反对拉霍伊连任,后来的社工党弃权事件,则与桑切斯无关。

这也貌似有理。这涉及到2015和2016两次大选后,当时的社工党领袖桑切斯带领下的社工党议员一直阻挠拉霍伊连任,三次给拉霍伊投反对票,导致拉霍伊无法连任。

社工党之最后发生了上述的“弃权”事件,是一批社工党要员不满桑切斯“永恒阻止”新政府产生和日益与极左派我们能党亲近,导致社工党发生一场党内“政变”,一批社工党执委会(最高核心)委员集体辞职,让桑切斯的执委会不足法定人数,这是一次严重的党内“逼宫”事件,后果让几乎成“光杆司令”的桑切斯下台辞去领袖职务。

桑切斯被自己人轰下台后,社工党组成临时管理委员会接掌权力,临时委员会下令75名议员里50人为拉霍伊投弃权票。这是人民党认为未欠桑切斯人情的理由,意思也是不会为桑切斯投弃权。不过,桑切斯后来东山再起,重新执掌社工党,并在4月首相选举以弱势取胜。

社工党领袖比人民党要有局量和胸襟

这是两党政治上“公婆理由”,到了这个时候,真不好说人民党该不该还人情给社工党或者说桑切斯。不过,依据两党的行动作观察,社工党人比人民党人要开明有胸襟和有大局观,为拉霍伊弃权属于其一。

另一例子是社工党前首相萨帕特罗下台后的表现,萨帕特罗在第二任期内(2008-2011)遭遇全球性的经济金融大危机,西班牙陷入极大的困境,虽然舆论认为西班牙遭逢这个全球性的大危机,无论谁在台上都无能为力,但萨帕特罗政府被万炮齐轰,尤其是当时在野的人民党领袖拉霍伊,几乎在整个欧洲到处散播萨帕特罗政府的“坏话”,显然是与选举利益有关,最后是拉霍伊当选首相。

但拉霍伊接管的是处境千难万难的西班牙,因此,拉霍伊政府初年的一些危机应付政策同样遭遇万炮轰击,这时有记者想起萨帕特罗,问其对拉霍伊政府危机决策有何意见?记者显然是等候曾遭遇拉霍伊怒骂的萨帕特罗会反击说拉霍伊的“坏话”,但不料,萨帕特罗的回答十分出乎人意料,他表示,“我知道你们想要我说什么,但现在我们的国家处在非常困难的时刻,你们可以有你们的意见,但是从我的口中,你们是不会听到我即使一句批评拉霍伊的话的,我在此要说的是祝福我们这个国家和祝福拉霍伊,但愿拉霍伊渡过这个巨大的难关…”萨帕特罗曾三次说过类似暗中声援拉霍伊的话。

萨帕特罗在国际场合也曾在国家立场上捍卫自己的历史老对手人民党。

在一次拉美峰会上,当时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公开抨击人民党前主席和前首相阿斯纳尔为“法西斯”,萨帕特罗反击说“请尊重一个国家前领导人和一个民选首相”,“收回不当的极端言论”。萨帕特罗的做法让曾在西班牙国会与萨帕特罗斗嘴到脸红耳赤的阿斯纳尔感到敬重,罕见地亲自打电话向老对手萨帕特罗致谢。

这是社工党在一些大原则上相对要比狭隘的人民党要开明和具有胸襟。

不过,如今的人民党主席卡萨罗也趋向温和,其态度是本党坚持反对桑切斯连任,因要负反对派使命,但卡萨罗同时要求其余党派不要阻扰桑切斯留任。这个时候,你说人民党该不该还人情给桑切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