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绍:一个被严重低估的三国枭雄

84

中国历史一直遵循的是成王败寇之原则,这也无可厚非,成功了,那是赞誉满满,即使是犯人伦之大忌的李世民,屠戮功臣的朱元璋都是大大地好皇帝,没办法,成功者嘛,历史选择了你;而那些失败者就悲催多了,犄角旮旯地找不是,实在找不到就从道德的高度进行谴责,反正是会找出一堆你之所以失败的必然因素。

袁绍正是这一类人中的典型,一直是正面人物,怎么就一个官渡之战,立马被打上一堆的狂妄不羁,猜忌贤能,志大才疏等词,即刻被边缘化,成了美化曹操的一个陪衬了。对此我们也不能说什么,本来史书就有教科书之功能,既然你失败了,不找个原因来说明你为何失败,说不过去嘛。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即今天河南省口市人。东汉末年军阀,汉末群雄之一。曾指挥诛杀宦官,与董卓对立,被推举为关东联军首领。

在汉末群雄割据的过程中,袁绍先占据冀州,又先后夺青、并二州,并击败了割据幽州的军阀公孙瓒,统一河北,势力达到顶点。但在官渡之战中大败于曹操,不久病逝。

袁绍身上有个著名的标签,那就是所谓“四世三公”即他家四代都在朝廷任“三公”之职,他是司空袁逢之子,那可是一等一的高官,门生故吏遍天下,这也是后世对他侧目的原因之一,高干子弟嘛,靠着家庭背景上位,有啥值得骄傲的,是吧。

其实,如果深究起来,事实还真并非如此简单,他是袁逢之子不假,但却是庶子,也就是小老婆生的,更俗一点的来说,叫“丫头养的”,北京话中骂人即有这“丫的丫的”,指得就是如袁绍这样的出身。

这还没完,袁绍出身还并不这般地简单,这庶出只是官方所称,但如果看裴松之的《三国志注》会发现,说他是庶出还真另有隐情,他说:“魏书云,绍,逢之庶子,出后伯父成。如此记所言,则似实成所生。夫人追服所生,礼无其文,况于所后而可以行之!二书未详孰是。”

从这可以看出,袁绍虽然是袁逢庶子,但却是生于伯父袁成之家,袁成无子,自然就把袁绍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这也就是史上所说的“过继”给了他。

好奇怪,袁绍是生于伯父袁成家,或者叫养父家,那么他母亲肯定同袁成有一定的关系,所以,只能这样推论,袁绍的父亲也许是袁逢,而母亲可能是伯父袁成家中的丫头或家佣,或者是歌姬,袁绍是袁逢一时兴起的“野合”结晶。

所以,袁绍的出身就不是庶出,而应该叫“私生子”,难怪那正宗嫡子袁术看不起袁绍,经常揭袁绍的老底,当大家都去追捧袁绍时,袁术大怒说:“群竖不吾从,而从吾家奴乎!”

出身并不重要,但在中国古代却是硬伤,可这袁绍还真是争气,他虽然同曹操等一帮小兄弟是当时京城恶少,但却凭自己的真本事,打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对此,你要说那“四世三公”的名声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好处也很是难说,不能说没有,但绝对不是唯一。

要说沾光,那也有限,在他不到二十岁时被举荐为濮阳县长,袁绍生得英俊威武,有清正能干的名声,但运气也实在太差,父丧母亡,接连六年都在守孝,加上朝廷宦官弄权,他干脆就拒绝朝廷辟召,在家隐居了起来。

及至外戚何进当了大将军,看重他的才能召他入仕,他才出山为朝廷效力,这一时期他的所为在《三国演义》中有生动地描写,就不用俺再赘言了。

经董卓之乱后,他被推为反董联军盟主,董卓灭亡后,他东征西战,占据了青幽并冀四州,可以说是占据了北方大部地区,可以说,袁绍是第一个由士大夫转为地方军阀的第一人。

对袁绍的评价史上多多,最被人记得的当属他的发小,盟友和死敌的曹操对他的评价了,也是后人作为对其评价的准绳,这就是当年曹操同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所说:“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

《三国演义》虽是小说,但这段话却并非空穴来风,是有史书作支撑的,只是罗贯中将其归纳整理了一番。原话为:“吾知绍之为人,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画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土地虽广,粮食虽丰,适足以为吾奉也。”

曹操说这话就有点亏心了,何为“色厉胆薄”,袁绍的四州之地可不是谁让给他的,靠的是人格魅力和处事果断,赏罚分明,将士用命,才将其控制之地不断地扩大,他面对董卓废帝之议,敢横刀相向;他面对公孙瓒白马义从的冲杀,果敢地用强弩射退,要知道,这白马义从是赵云所属的部队,这何来“色厉胆薄”之说。

何为“好谋无断”,只有在决策正确的前提下,才能步步为营,数战而平群雄,以至最后统一了北方,如果没有准确地判断,没有果敢的决心,何能取得如此骄人战绩,史书说他是“当敌制决,靡有遗失”,这何来“好谋无断”之语。

至于“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想那东汉末年,军阀混战之时,谁人不是如此行事,你曹大人干得还少吗,大事当然不惜身,就是见一美貌女人这等在那个时候的小事,曹操也是也是不惜身的,不然何来宛城之变,典韦何以亡身,也就是说,那个时代之人,是大事小事都不惜身;大利小利皆忘乎命,这是通病。

袁绍一生的分水岭实际上就是官渡之战, 在此之前似乎说不出袁绍有什么不是来,对这官渡之战,后世推理、论证多多,大致结论就是,虽然有偶然因素,但失败是必然的,至于道理嘛,没别的,曹操是一世之枭雄,袁绍嘛,没肚量的小人而已,胜败在战前就决定了。

这官渡之战细想起来也着实有些蹊跷,可以设想一连串的如果,可以例举一连串的假设,怎么说袁绍都不应该败,因为他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似乎就因为跑了个许攸,烧了个乌巢,然后就一败涂地了。

过程及原因就不细分了,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战图,都有自己设计的官渡,我只是觉得烧了个乌巢不至于就崩盘,无非就是没了粮草嘛,坚持个几天,大后方又运来就是,真正断粮的是曹操而不是袁绍,这个无论在正史还是小说中都有很详细的描述,反正,这袁绍败得是有点匪夷所思。

但我也不同意后人站在道德地高度来对袁绍进行挞伐,似乎他除了长得帅气,好做点表面文章,行文人雅士之风外,其它就一无是处了;他那四州之地也是由他官二代的声名,源于宗族遗产,如同冲话费免费赠送的保温杯,白来的一般,却忽略了他本身出色的才能。

官渡之战并不是大家想象地那么简单,袁绍的失败也是由一连串的偶然,最后导致了必然,乌巢是同许攸关联的偶然,只是后来张郃等大将的反叛,才导致了此次战役的失败,这些偶然现在看来,很有点中途岛海战日本失败的意味。

从《三国演义》来看,官渡之战后袁绍仅率八百骑逃回,从此便退出了军阀征战的舞台,其实并非如此,官渡之战后,袁绍势力并没有四分五裂,仍然坚守四州之地,实力仍在,曹操未能占据袁绍地盘。

官渡之战并不是袁绍失败的根本原因,如果假以时日整兵再战,天下属谁尚未可谁,不幸的是袁绍生病,两年后去世。他的儿子们内讧,才被曹操趁机逐一剿灭,至此袁绍才彻底谢幕。

袁氏子弟内讧在《三国演义》中是被一笔带过,但事实上官渡之战只是将袁绍赶走而已,并没能占据袁氏的一寸土地,而曹操对袁氏内讧的北伐打得也很是艰苦,用了整整五年时间方才终结,可见袁绍势力之强大;而正是这五年,孙权巩固了江东,刘备有了诸葛亮,于是也有了后来的赤壁。

后世对袁绍很不耻,将袁绍之败归结于道德水准,智慧水平等不着边际的理由,将一大堆的不是弄在他头上,而《三国演义》也推波助澜,花了大量篇幅来叙述袁绍的刻薄寡恩,使得袁绍形象很是不堪,成了一个完全被边缘化的陪衬人物。

不过,说袁绍患得患失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俗话说,成大事者不纠结,似乎袁绍缺乏这一素质,观那曹操、孙权或刘备一众人物,都属心怀大志,欲一统天下之人,而袁绍这方面要弱很多,他的着眼点要短视得多,他更象一个普通人,以普通人的思维来对待这群雄争霸的乱世,所以也可以说,这也是他之所以失败的必然。

最典型的例子是对待汉献帝的问题上,他的谋士沮授最先提出“挟天子以令诸侯”,但被袁绍拒绝;而曹操的“奉天子以令不臣”在意境上就高出了许多,也对大家称袁绍只能叫个“主公”,而对曹操则叫“丞相”,是代表朝廷的,这也是如荀彧一类仕汉非仕曹之人的向心力所在,也是当曹操下荆州,下东吴时,那么多士大夫欲降的原因,因为,他们降的是朝廷,尽管心知肚明降的是曹操。

“奉”也好“挟”也好,其实最有可能实施的正是袁绍,他是离当年汉献帝逃离长安回归洛阳时最近的,而袁绍只是派人送了点东西表示了一下,后来还是被曹操占了先机,袁绍以后被曹操今天一个圣旨,明天一封诏书地捉弄,肯定是肠子都悔青了。

从这点来看,也充分暴露了袁绍的短视,但其中他自有不为人道的苦水,也就是说,他就是想将献帝接来怕也是不能,这其中的过节也不是当时的袁绍能想得到的。

谁当皇帝其实对袁绍都无所谓,只要不是董卓拥立的就行,这是当时他组织反董联盟的所想的,所以,当董卓废少帝立献帝之时,袁绍是坚决反对的;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袁绍说汉献帝血脉来历不清,拒不承认献帝之正统身份。

袁绍的这一说法,也使得董卓起了杀汉少帝之心,反正汉灵帝就这两个儿子,就剩下这献帝了,你袁绍想不承认也不行,所以,汉少帝之死凶手虽然是董卓,但起因却是缘自于这袁绍。

接下来的袁绍不仅坚决不承认汉献帝合法之地位,还张罗着另立皇室宗亲为帝,这时候如果再将汉献帝接来辅佐,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所以,这是袁绍不能行“挟天子以命诸侯”的根本原因。

为了对抗曹操,他还杀了以汉献帝的朝廷名义前来抚慰的使团,这梁子可算是结大了,不但将自己放置于整个名义上的正统汉室的对立面,而且也将自己同整个士大夫阶层彻底地剥离,成为一个地道之军阀,因为,士大夫是要忠君的,至少当时有个名义上的君。

上面说了这么多,实际上想表述的是官渡之战袁绍失败深层次的原因,也可以说是失败因素中的必然,但这个必然没有如许攸这样的不可控变数的偶然,也许是达不到必败的程度,这样说虽然很矛盾,但我觉得,应该是解释官渡之所以败的根本原因。

至于当时那些在官渡之战时给袁绍写巴结信的人,纠结的是袁绍的势,一旦乌巢被袭,就如同碰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一样,整个战况急转直下而不可收拾了,于是这官渡之战就结束了,袁绍也悲催了。

其实曹操也有赤壁之辱,刘备也有夷陵之耻,孙权不也被张辽打得满地找牙,但他们却都没有被后世所墨,怎么一个袁绍一个官渡就被后人黑成那个失形之状了,不懂!

“是非成败转头空”,袁绍,一个原本东汉末年历史舞台上的主角,却因一个官渡之战而沦为配角,并在史书中被严重地被边缘化,用以烘托曹操的“光辉形象”,实在是可惜了。

历史就是这样的无情,官渡之战后袁绍死了,如果赤壁之战后曹操也不幸了呢,是不是历史上又会多出一个袁绍第二,他一样地也会被后世所黑,被后人所笑,是吧。

(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