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连亲人都不放过,为何让狄仁杰得以善终?

192

据林语堂《武则天正传》统计,武则天一生共杀害亲人二十三人,唐宗室三十四人,朝廷大臣三十六人,这其中不包括牵连人数与党众走狗,一共九十三人,是挺多的。

那么为什么狄仁杰能得善终呢?这得结合武则天的上位之路与狄仁杰的为官智慧了。

武则天的父亲原本是个木材商人,因资助李渊起兵,加封为应国公,原配夫人死后,在李渊的劝说下,娶了44岁的隋皇室杨达的女儿,也就是武则天的母亲。武则天在母亲的培养下,五岁能文,九岁能写诗,十二岁就能引经据典讲历史故事。十四岁时,唐太宗听说她仪容举止美,召她入宫封为五品才人(一代女皇是从应召女郎走上成功之路的),赐号“武媚”。

从赐号来看,或许李世民是因她姓武,取“妩媚”的谐音,但更大的可能是初入皇宫的少女,她取悦皇帝的方式还是用女性的柔媚婉转,以美貌邀宠。

当美艳的新鲜感消逝之后,失宠的武媚去请教李世民的宠妃徐惠,因而收获得了千古警语:以才事君者久,以色事君者短。

任何人的成功路上都有那么几个看似无关紧要却起着关键性作用的人物。因为这句话,开启了武则天继续求知的道路,也因为长期浸淫在书籍之中,她一个女人才有了政治兴趣和历史眼光,也正因为她在年轻时能虚心接受这句警语而看出,这个女人对人才良莠的鉴别能力极强。

从一开始的不愿失宠,到后来的不甘心老死在感业寺,到再入宫时整废掉王皇后,她一步一步,既是被动,也是主动的扩张着欲望、实施着手段。饱读史书的她,太懂得失败的后果,要想活得更久一点更自在一些,就要权力更大。

这过程中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听话的儿子是绊脚石,女儿是棋子,可以利用的娘家势力要利用,需要斩断的李家手臂也必需得斩掉。

她成立的告密机制与重用的酷吏走狗,是在自身权力不稳固时的不得已手段,这机制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她铲除异己,在手、眼、耳所不能及的地方,最大可能的收集信息,以防事态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可以说,这一招她用得极高明,也成功,在封建王朝之下,她以一个前朝君王宫嫔的身份,做了下一朝的皇后,又在李唐皇室与朝臣的围攻下,开启了自己的武周王朝。这过程难免有误杀与冤杀,对于武则天来说,这不重要,别人不死,死的就是她,换成她死可能死得更难看。

历代创建基业的君王都有一个共性,前期鼓励热血与反抗,后期推崇温顺与服从,前期希望水浑,好摸鱼,后期只想水清,好管理。

当武则天终于坐上了至尊之位并稳固后,她只想国泰民安了,一开始争“国君”之位时,她只知道那是一种荣耀,是可以决断所有人生死的权利,那是一个让万民跪拜臣服的高点。

当终于做了万民之主时,她才知道那是责任,只有民众越幸福富足,她的拥护声浪才会越高。

她是高台的塑像,朝臣是大石,百姓则是碎石,她的高度虽由大石决定,但大石的稳定则由碎石决定,只有用碎石楔塞住所有的缝隙,石基才能风雨不侵。

她用小人巩固了地位之后,现在她需要用君子作楷模教导民众顺服,这也是所有执政者擅用的手段,所以佛教理念长盛不衰。

狄仁杰是聪明的,不应该用“聪明”,而应该用“智慧”,武则天上升的路上,他并不发支持或是反对的言论,让他去哪里当官,他就把那一方官做好。他对朝政有着极其明晰的判断力,以武则天当时的势头与政治资本,还有李唐的反抗决心和力度,文官的“死谏”与武官的“起兵”都只会让已方伤元气,最好的可能是武则天被拉下来了,国家的兵力与民众生产力却衰败不振。

其实,对于官民来说,谁坐在皇位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坐在上面的人能让官民共富,这一点,其他朝臣没有狄仁杰看得透,也或者各官追求不同。

狄仁杰当时的所作所为,就像我们国家某一时期的周总理,忍辱负重,抓住机会就为民说话为民谋福。

当来俊臣将狄仁杰下狱时,他的这种智慧再次显现,先认罪,再找机会向女皇喊冤,最后不仅自己逃脱了冤死的下场,还让同案的其他官员也免于一死。神断案件需要智慧,官场生存也一样。

武则天不一样的成功之路,让她有了与别的帝王不一样的烦恼:她身边所有的亲人,都开启了对皇位的觊觎之眼,这个真怨不得别人,她的一生对身边的人来说就是部励志剧,她就是坐上顶点的传销头领,激励着每一个下属对金銮宝殿的渴望。

她的儿子想:皇位本来就是我们李家的,当然应该给我。

她的媳妇想:我婆婆能当女皇,为什么我不能?

她的女儿想:我妈是皇帝,龙母无蛇女,我才应该做下一任女王。

她的侄儿想:现在的皇帝是我武家的,下一任当然还应该是我姓武的。

到此时,所有外人都已真假归顺,乱的是她的至亲家属,都是一边讨好她期望获得皇位继承权,一边心里渴望她早死让位,武则天都知道。

她急需要参谋,而遍观满朝文武,新晋的官员只想找到可靠的合适的依附,对她只是顺从敷衍。老的,那些跟她玩了几十年政治的小伙伴们,已经所剩无几了,不是被整死就是老死了。

还剩一个狄仁杰,他成了武则天老年可以交心的人。

武则天深知,生前之名可以靠自己的手段控制,死后的史记还得看继承人是谁。狄仁杰也知道,所以他对武则天说:如果立武氏为太子,将来他会为自己的姑母建庙立传吗?但如果立自己的儿子为嗣,就算是做不了太上皇,皇太后的位子是跑不了的。

两个聪明人到了老年都不糊涂是很难得的,武则天当然知道狄仁杰是为了李唐说话,但她自己本身也应该是想传位给自己儿子的,武家哥哥当年本来就是对她母女不好,更何况是异母哥哥的儿子呢?皇位给了女儿,不如说是给了女婿,再不给儿子,只能是给外人了,到时又是天下一场混战。

狄仁杰安排张柬之做宰相,或者一开始武则天就知道他的用意,但如果他的用意是最好的安排,为什么不去配合呢?皇位给自己的儿子才最亲也最名正言顺。

狄仁杰的聪明是永远懂得求同存异,并且在这种方略下换来了自己的平安和民众的富顺,他不做强者的拦路石,只做弱者的护身符,他不与强者的锋刃争强,只在她的刀柄控力。

所以武则天后期,皇权才能够平稳过渡,不能不说,这或者也是武则天所愿意看到的。

武周是唐朝的插曲,狄仁杰是拉回主旋律的指挥手。

所以说狄仁杰的善终不是意外,是大智而良。

元芳,你怎么看?(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