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舆论“杀死”的不仅仅是她/女性生存图鉴:成长,或者死去

623

 

欧浪网(文/豫立)最近,西班牙一位女性的性爱视频被前任因报复而曝光,视频被其前男友发送到社交网络平台之后,被迅速扩散,最终导致受害人的同事们也都浏览了这一视频,据悉,受害人Veronica还因为此事而向丈夫道歉,最终,Veronica备受精神折磨,自杀身亡。

这一悲剧的上演不得不让人再一次审视女性在社会中做遭受到的种种不平等,案件发生之后,警方与法律机构已经依法着手处理这一事件,《世界报》消息, 本周五,马德里女性主义运动机构号召了一场集会活动,对Veronica进行悼念,并要求司法部门依法尽责追查,与此同时,这一集会活动也是再度为女性的性自由权力发声。

纵观社交网络暴力事件,其中女性受害者因此而受到巨大精神伤害甚至走向死亡的案例不少,而在这些网络暴力背后,不仅仅是“键盘侠式的群体行为,还有性别平等的缺失。过去,社会所塑造的女性职责为照顾家庭延续后代,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女性看似获得了更多的权益,例如可以自由工作,但在自由工作的背后,依旧是性别歧视的舞台,包括适婚女性所面临的隐形孕妇歧视,男女同一职位的薪资差别等,女性在社会中的种种不平等遭遇并不仅仅与某一个特定群体或某种文化环境相关,它与每一个人都有关系,而这其中的每一个人又都是社会大背景下的产物,深受社会意识和既定规则习俗的影响,因此,女性意识的觉醒与女性平权艰难而漫长。

柯尔伯格在对人的道德发展进行研究时,将人的发展分为了不同的阶段,其中前习俗阶段包括了服从与惩罚定向,到了习俗期,则包括人际和谐与一致,也就是被认可的定向,这一发展阶段对“好”与“坏”进行区别。这也就意味着,当女性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会“习得道德”以避免惩罚、获得他人的认可。这里提到的道德则通常为社会普遍价值观、更具体来说也是家庭价值观的输入。而关于性的话题,到目前为止,依旧不是一个在所有社会和家庭中都可以谈之不色变的话题。这其中就包含了对于女性性平等与性自由的压制。例如在许多社会中,依旧持有“女性在与丈夫生活之前应保持处女之身”的价值取向,以及“男性出轨实属天性”这类断言,而在这类言论的背后,不仅仅是男权社会的利己主义作祟,更是将女性物化的表现,长此以往,女性将被不断弱势化,而现在,女性意识虽然不断觉醒,但是针对这一觉醒的打击也在不断发力。

在性别面前,很多时候受害女性是被进一步“迫害”的一方

引起巨大轰动的纪录片《日本之耻》 主角伊藤诗织在工作中遇到了山口敬之,后者曾为安培晋三著书立传,2015年后者找借口迷奸前者,诗织报警后,警方因为接到高级长官电话而放弃逮捕山口。这一事件后来在日本不了了之,直到BBC以纪录片的形式将这一事件曝光,然而,在日本大家却开始因此而疯狂的指责诗织这位受害者,有人在网络上骂她是妓女,有人骂她靠睡觉上位。而日本的自由党议员也公开站位,称怀疑裁决的公正性是对日本司法体制的侮辱,所以对于此事,“我认为男性才是受到巨大伤害的一方。”注意,这里说话的是一位女性议员,随后,就连受害人的家人也开始指责其做法……

2018年2月14日,张佩与男友在北京朝阳区某酒店开房,但是三天之后,两人竟然看到了自己在酒店开房的性爱视频,原来是因为被偷拍而成为了受害者。但是事件发生之后,被网络疯传的视频也引发了舆论的不断发酵,不仅两人的熟人不断询问,还有未知的网友不断嘲讽与谩骂,最终受害女性精神崩溃三次自杀,其中两次割腕一次吞食安眠药,好在最终被及时发现,挽救了年轻的生命。

现在,Veronica在与前任男友发生性关系时,被前任录像,在其结婚后,前任拿着视频对其进行威胁,威胁无果又散布视频,Veronica作为整件事的受害者,却最终要面对舆论甚至向丈夫道歉。

群体言论的扩散让受害女性进入绝境 

乌合之众具有的特点中包括互相传染与缺乏理性。在面临一些突发事件从心理层面成为一个群体之后,大部分人会因为缺乏思考做出与大多数人一致的行为,每一个人在面临突发事件时都可能会成为心理层面的群体一员,而“键盘侠”的存在让当今的网络社交平台成为一把利刃,割在那些“不一样”的女性身上,在Veronica案件与张佩案件中,如果网络舆论与周围熟人并没有对视频抱有好奇甚至是嘲讽的态度,而是站在受害人的一方,不以带有性歧视的语言和行为来攻击或调侃受害人,也许悲剧不会上演。

在网络的背后,是深受社会普遍价值取向与自身经历综合作用影响的个体,但是当潜意识里抱有性别不平等和“女德”观点的个体在面对这类事件时,则成为了一个群体,相互影响甚至点燃,最终舆论如山倒,压垮了受害女性的精神世界。

伤害女性的Ta们,也包括了女性本身

女性同性攻击是性别暴力的一种,《女性之间的暴力:一种被忽视的性别暴力》中提到:女性同性攻击的内容往往是性侮辱与容貌丑化,这其中就包括对女性身体或性器官的侮辱,对女性性道德或性声誉的诋毁,此外,故意丑化对方的容貌或指出对方外形上的某些不足也是女性攻击同性时惯用的伎俩。而在同性别攻击中,也可以看到一些类似于拉帮结派、对同为女性的另一人进行孤立与诋毁的现象。从以上几个案例中可以看出,当女性成为性侵害或性暴力的受害者时,在对其进行指责的群体中不乏女性的存在。

其实在女性同性暴力之间的施暴者也是受害者,这类施暴者的观念与做法是其所处的社会环境与家庭环境共同作用下的产物,例如从小就被灌输女性工作好不如嫁得好这类理念的女性,在“嫁得好”之后,很容易对追求“工作好”的女性产生劝导倾向,一旦劝导不成,甚至就会认为对方的价值理念“不正确”,进而有可能产生语言暴力等行为,反之亦然,后者也可能因此而对前者产生“语言暴力”。

在这类施暴者中,除了环境产物,也存在一些因自己是受害者而进一步对他人施害以同化对方获得精神满足的个体,例如一些因为多种原因而无法遵从自己意愿或者无法意识到自身意愿的个体,在面对同性的意愿自由时,也可能出现语言暴力以获得精神满足。

而回归到以上女性遭遇性侵和被偷拍性爱视频的案例来看,在同性间的舆论暴力中,施暴者认为,错在女性受害者或者女性受害者应当因为某种约定俗成的规则而选择沉默。

今天女性主义组织为Veronica而呐喊,就是为了让女性明白,你是一个独立的人,却不是一个孤立的人。

尽管性别暴力与性别不平等始终存在,但是黑暗总是与光亮并存,去除黑暗的办法是让光亮进入它。女性不仅仅可以努力尝试看到自身作为一个独立人的价值,明白自我支撑的重要性和可实践性,更可以与同样努力看到女性本身价值、赞同平权的男性、女性结盟,尽量不为了“被接受”、“被认可”与“标准”而活,相信自己可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一位女性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人。

参考:

勒庞《乌合之众》,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

李鹏程《女性之间的暴力:一种被忽视的性别暴力》,

北京社会科学,2016

柯尔伯格《道德教育的哲学》浙江教育出版社,2000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