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波兰都愤怒了!纪录片曝光数千幼童被神父有组织性侵

93

 

“你毁了我一辈子,你知道吗?”

最近,一部关于天主教神父性侵孩童的纪录片《不要告诉别人》,在波兰火了起来。

光是在YouTube上就能看到两千多万的点击量。

要知道波兰本身也只有三千多万的人口,考虑到大多数人还能通过线下方式观看,波兰大半个国家可能已经看过了这部电影…

image

电影采访了很多现在已经成家立业的恋童癖受害者。他们都是在七八岁的时候被性侵的,但站出来主动揭露神父们的罪刑之时,大都已经三四十岁了。

导演还与受害者一起探访了那些已经垂垂老矣的施暴者,让他们面对自己几十年前的犯下的罪刑…

image

(图:电影在波兰公映)

对于生活在中国这样非常世俗的社会中的读者,大家要先明确一个概念:波兰是一个86%人口都信奉天主教的国家,40%的人每周参加弥撒。天主教在人们日常与精神生活上都有着无可争议的支配地位。

image

(华沙施洗者约翰大教堂

图源:in your pocket)

在80年代波兰统一工人党下台以后,天主教几乎是成为了波兰国内唯一的道德评判标准。人们,包括那些受害者从不会质疑天主教神父所做的任何事情:神父是不可能做坏事的,神父就是道德本身。

image

(图源:journal.ie)

对于“过于亲密的举动”,家长也都会理解为神父是在展现自己对孩子的爱…

这就是为什么有受害者回忆说,当自己被神父性侵,自己心里还会想着“如果自己觉得神父做了什么坏事,那么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有当近几年来,随着美国多地逐渐有受害者走出来揭发天主教神父系统性地迫害孩童时,全世界其他国家受到神父虐待的孩子才逐渐意识到:自己也是受害者。

image

(图:Anna Misiewicz)

Anna Misiewicz被性侵的时候是一个6岁的小姑娘,今年已经39岁。当时,她与几个孤儿一起生活在神父运营的孤儿院里。

“那个神父说我很特别。”

“他有一次要我进到他的房间里面去,我进到房间以后,他就把房间门给反锁了”

image

“在房间里,他起先开始摸我的胸部”受害者回忆说。

“然后他握住了我的手,用我的手给他手淫”

“然后他强迫我和他嘴对嘴接吻。神父很喜欢喝牛奶,我能感觉到牛奶的味道在我嘴里发酵”

image

“从那以后,我一闻到牛奶的味道就会恶心”

“我的一辈子都被毁了”

Anna说,自己在6岁的时候,曾经十多次被神父叫到屋子里进行这样的“谈话”。

更可怕的是,一年以后当Anna 7岁时,她不再被神父叫去屋子里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年轻的小女孩。

image

(图:安娜接受采访)

在纪录片导演的安排下,成年后的Anna得以与当年性侵她的牧师再次见面。

这时的牧师已经垂垂老矣,早已经退休。在镜头前,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说自己在这么多年里有多么后悔,还说自己每天会给Anna祈祷。

image

但几句轻描淡写的悔过以后,他开始给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

“我年轻的时候有些愚蠢的冲动”

“都怪魔鬼蛊惑了我的心灵”

末了,神父还询问Anna自己能不能亲吻你的手(基督徒的一种仪式)

Anna忙收回了自己放在椅子把手上的手,连说不要不要…

image

神父然后又责问Anna:

“既然你这么多年一直饱受煎熬,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呢?”

如果在退休前去找神父,那么Anna就可以通过天主教会的内部机制获得一部分补偿也就是“封口费”。

随着采访的进行,所有人都感觉到:这个神父对自己当年所作所为没有一点忏悔,言辞上极力为自己辩护。

image

如果轻描淡写的道歉有用,那么还要法律做什么?

Anna离开前告诉神父:希望你死后,上帝会给你应有的惩罚。

Anna的故事不是个例。

在今年三月份,波兰天主教会承认在过去30年里,超过400名神职人员有性侵孩童的行为。这仅仅是他们承认的数据。

而且这些神父因为工作原因,在医院、孤儿院、学校等场所可以接触到很多幼童,很多这些场所都是封闭或者半封闭的,这使他们都可以在长时间里侵犯多名受害者。

image

(图源:the weekly standard)

这么多年来,到底有多少波兰幼童惨遭毒手,真的细思恐极。

这让很多人发出了疑问:既然受害者那么多,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出来指认施暴者,也很少有牧师被逮捕呢?

纪录片给出了三个原因。

其一,就是这些罪刑都已经发生太长时间了,很多都已经过了追诉时效期,大多数性侵受害者现在都已经成年,甚至部分施暴者都已经去世。再加上很多受害者受到了创伤,不愿意再去揭开自己的伤疤。

image

(图:美国宾州的一名受害者在法庭上哭泣

图源:syracuse)

其二,很多幼童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神父猥亵。在外面的世界里,神父是社会地位很高的角色。家长对他们崇敬,社会对他们仰视。如此一来,受害者即便自己觉得有些问题,也不敢提出。

image

(图:Anna与性侵自己的神父合影)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天主教机构内部对于威胁幼童牧师的包庇和保护

image

(图:波士顿环球报:教会多年来允许神父性侵)

天主教全世界信徒有超过11亿,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国际宗教组织:

最小的基层单位是”堂区”,即每个教堂管辖的范围;

数个“堂区”组成“教区”,数个“教区”组成“教省”,教省再往上就是梵蒂冈。全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徒,就通过这样庞大的结构组织起来。

image

(图:天主教教省地图,

可以看到和世界地图不一样)

部分猥亵儿童的天主教神父,就是在这套体制的包庇下,在猥亵幼童事情曝光之后从出事地点被调到其他教区,继续去祸害其他地区的孩子。

而面对警察的追捕,教会会拒绝提供内部信息,拒绝合作…

image

(图源:black hole zoo)

Ok,不想让警察来插手自家事儿,那么至少天主教会内部会对神父进行处罚吧?难不成天主教会让强奸幼童的牧师继续任职吗?

事实就是:会…只要你是神父,你一辈子都会是神父,

image

(图源:the monthly)

《不要告诉别人》的导演顺着线索找到了一个曾经被指控猥亵男童的神父。

这个神父还比较年轻,没有退休。在几年前,他因为猥亵男童被波兰政府判刑了2年零三个月。(插句题外话:判的也够轻的)

在牧师服刑期间,天主教会非但没有开除他的教籍,而且还为他保留了神职位置。他一出监狱,就被安排到了别的教区的教堂继续当神父…

当时起诉的检方预见到天主教会会包庇犯人,特意申请法院在刑期上再加一个禁止他进行与孩子工作的禁令。

image

结果导演一到他所在的教堂,第一眼就看到他给孩子们做祷告…

新的教区里每一个孩子,都是潜在的受害者…

他们询问教堂负责人,知不知道这个人曾经是猥亵幼童的罪犯,知不知道他在孩子身边会很危险。得到的回复却是:不知道、不回应。

导演后来又采访了一个受害人,Artur Nowak,被神父性侵时只有11岁。

image

他和他的家人都向神父的上级主教反应了这个情况,寄希望于天主教内部能对这个神父采取措施。

结果这个性侵幼童的神父Cybula继续步步高升,后来还成为了国家总统的牧师…

当记者们找到这个神父时,不巧他刚刚过世。

image

华沙的教堂给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主持葬礼的神父饱含深情地说:

“我确信,当我们的兄弟见到耶稣之后,耶稣会告诉他:做的好,我正直虔诚的仆人,现在我可以去接受上帝的欢愉了。”

“I am certain that Christ will welcome our brother with these words: well done my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 lets enter the joy of thy lord ”

image

也就是这个人,在性侵11岁刚刚发育的男孩时说:

“你绝对不能告诉别人,如果你敢告诉别人,我就让你7岁的弟弟来服侍我”

“如果我不射精,就不会是罪孽”

“我是在教你如何去爱”

image

事实上,天主教从来不缺少对有罪的神父的宽恕和原谅。

在记录片中,有神父解释说:人生来就是有罪的,那么再多一个罪也并不重要。只要对上帝忠贞不渝,你的罪孽就可以得到救赎。

你就可以上天堂。

纪录片上映以后,波兰政府刚刚宣布:增加恋童癖罪犯的刑期,最高可判30年监禁或者无期徒刑。法案正在起草当中。

这部电影也激起了波兰人广泛的讨论。

image
image

但是,在打击恋童癖神父上,这仅仅是走出了第一步。

这个已经存在了2000年的天主教会,太知道如何与世俗政府周旋,也太知道如何去保护自己做了错事的神父了。

image

澳大利亚神父George Pell(左)

曾经性侵幼童,

后来被提拔到梵蒂冈成为财政部长。

目前被曝光的神父,还都集中在发达国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波兰则是刚刚觉醒。

那么还有多少在发展中国家作恶的神父成功地掩盖了自己的罪刑?我们不得而知

就用2015年讲述波士顿幼童遭神父性侵的电影电影《聚焦》台词作为结尾:

image

“是时候了,罗比! 是时候了。

这些神父知道孩子们在遭受什么,他们却什么也没做。

受害者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可能是我们任何人!

我们要抓住这些坏人, 我们要告诉人们没有人可以逃脱罪责。 牧师不行,主教不行,就算是教皇也不行!( 英国报姐)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