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利安人曾经来过中国?美国人:从来没有过;德国人:这个可以有

96

提示:这时候,面对今天的中亚以及中国新疆,我们似乎可以这样发问了:雅利安人在哪儿呢?一句话:在人种概念被搞得面目全非的时候,雅利安人这个名字被坚强不屈地保留了下来,事实是,它也只能是个名字了。

什么是雅利安人?

按照传说,雅利安人很猛,他们被称为文明的粉碎机,摧毁了四大文明古国中的三个:古巴比伦、古印度、古埃及。因为这种破坏能力的存在,后来许多国家和民族都宣称雅利安人是自己的祖先。其实,我们说的后来,也是近现代的事情,距今天也就二百年左右的时间。

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自1775年,德国生理和解剖学家弗雷德里奇·布鲁门巴赫提出“人种”生物概念以来,至今也就200余年时间。其根据人种的自然体质特征,以本质主义方式(即以体质特征为标准)通常将全世界的现代人类划分为四大人种:欧罗巴人种(又称白色人种或高加索人种或欧亚人种)、蒙古人种(又称黄色人种或亚美人种)、尼格罗人种(又称黑色人种或赤道人种)和澳大利亚人种(又称大洋洲人种或棕色人种),俗称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和棕种人。

我们不知道用一个只有200来年的科学去分析和套用远古的历史是不是能够真正做到科学,但我们知道,这种分析和套用曾经被一些人玩得风生水起,甚至走火入魔了。破坏文明的雅利安人成为“英雄的祖先”成为无数人乐意争夺的历史或者人种资源。最有名的是希特勒,他在《我的奋斗》一书中认为德意志民族起源于雅利安人,从心理上为自己找到了能东征西讨,甚至彻底颠覆一个旧世界旧秩序的祖先。

但是,后来美国人的研究让希特勒这一理论很打脸,美国人搞了一个世界的世界人种基因图谱(Y染色体),针对雅利安人这一项,图谱表明:在现代德国人中的雅利安基因占19.5%。而在俄罗斯人中的雅利安人基因占47%。雅利安人成分最高的是波兰,超过50%。这就是说,真正是雅利安人后裔的人并不将雅利安人当回事,而和雅利安人没多少关系的人却把雅利安人当成了祖宗。历史在这里多出来了一份人为的幽默。

乌拉尔山脉是欧亚两洲的分界线。北起北冰洋喀拉海的拜达拉茨湾,南至哈萨克草原地带,绵延2000多公里,介于东欧平原和西伯利亚平原之间。雅利安人最早生活在乌拉尔山南部的草原,后迁移至中亚的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平原。

这些人被称为雅利安-旁遮普人,大约在公元前14世纪,雅利安-旁遮普人南下进入南亚次大陆西北部,这就是印度古文献中提及的雅利安人。他们往南驱逐古达罗毗荼人,创造了吠陀文化和建立了种姓制度,把雅利安-旁遮普语族的语言带到了印度。最终古雅利安人和古达罗毗荼人融合成了今天体征独特的南亚次大陆人。

《梨俱吠陀》是是印度最古老的一部诗歌集,证实了当年雅利安人是通过连续多次的迁徙,到达了出现于印度西北部,并占领了这一地区。另外,印度的四种姓是按肤色深浅而设置的,其中婆罗门和刹帝利种即来源于征服者——浅肤的雅利安人。

在波斯人的传说里,雅利安人是这样的:国王费里顿(Feridun)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图尔(Tuirya)、二儿子萨勒姆(Sairima)和小儿子雅利安(Airya),国王在年迈之际三分帝国,大儿子图尔(Tuirya)统辖东部,演化成了图尔人(图兰人),是突厥人的祖先;二儿子萨勒姆(Sairima)统辖西部,是罗马人的祖先;小儿子雅利安(Airya)执掌中南部,演化成了伊兰人(伊朗人),是雅利安人的祖先。

一个国王的3个儿子成了这么多人的祖先,这本身就让人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混沌不清。在美国人的图谱里,斯拉夫人才是真正的雅利安人。而斯拉夫人却是自称雅利安人后裔的希特勒梦想要消灭的。雅利安人基因比重在欧洲自东而西衰减,自北而南衰减。在挪威人中占31%。而在意大利却几乎没有。

这样一说,什么是雅利安人实际上已经很清楚了——他们的“根”是斯拉夫人,最早生活在乌拉尔山脉向西至挪威这一区域,而当他们中亚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平原时已经被严重地混血了,而当他们再南下至印度时,已被混血至面目全非,却真正拥有了雅利安人这个称谓。

雅利安人有没有到过中国?

南亚次大陆,又称印巴次大陆,是喜马拉雅山脉以南的一大片半岛形的陆地,亚洲大陆的南延部分。这一区域自然地理上北有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的耸峙,南有阿拉伯海和孟加拉湾的限制,西有伊朗高原的阻隔,东有印、孟、缅边境的层叠山障,自成单元的天然态势非常明显;人文地理上,长期经历着相当封闭的社会—历史发展进程,同样具有很显著的独立性。

面对这样一方区域,再问雅利安人有没有到过中国,我们的回答只能是几乎没有。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必须留意到雅利安人在中亚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停留。我们说,雅利安人由此至南亚次大陆不可能是一个不留地全部迁徙,而是多少有些迫于无奈地离去,当然有相当一部分还会留驻于原地被融合。

雅利安人入侵印度那时大概是公元前14世纪,今天的学界有这样一个假设,雅利安人的各个分支就是在这个时候从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平原推进到帕米尔高原西部和喀喇昆仑山脉一带的阿富汗高原,然后从这个基地到达南亚次大陆西北部的旁遮普平原。从这一地区,另一些雅利安部落朝着相反的方向,西向移入伊朗高原东部地区。

在伊朗高原东部地区,雅利安人第一次出现在亚述(古代西亚奴隶制国家,位于底格里斯河中游)记载中是在公元前9世纪中叶。一般认为,他们开始占领伊朗不早于公元前1000年。如果上述估计的时间是正确的,那么雅利安人占领伊朗的时间就比其迁入印度晚得多。因此,伊朗人保留了对雅利安人“最初家乡”的记忆,称之为“雅利安人故乡”。但是,这个故乡也不过是迁徙途中有歇脚地之一。

这时候,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便显现了出来,那就是雅利安人为什么不向东入侵中国呢?答案是不是没有入侵,而是没有成功。即雅利安人很不幸地遇到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王朝——商朝(约公元前1600年—约公元前1046年),败给了一个女人。

雅利安人渐渐地继续东扩,引起了商朝的注意,据说,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率领商朝部队打败了雅利安人的进攻,不但保证了商朝的安宁和华夏民族的安全,还俘虏了大量的雅利安人,把他们当做奴隶,甚至当年陪葬。正因如此在商朝王侯贵族的陪葬墓坑中有很多白种人骸骨。

这也可能是雅利安人东进消停的一个原因,到了公元前3世纪的时候,留驻阿姆河和锡尔河的雅利安人又很不幸地遇到塞人。

据载,这一时段,中亚草原游牧部落绿洲农业居民的原始公社制度先后开始解体,中亚最早的国家形式逐渐形成。在中国的史书中,出现了“塞王”,大概标志塞种也建立了奴隶制的国家。而在距今3000多年前,塞种人就已活动在中帕米尔(葱岭)、天山及新疆北部大部分地区。同众多的游牧民族一样,他们主要是“随畜逐水草”,兼冶炼和加工铁器。在公元前3世纪末进入阶级社会,建立国家政权,“塞王”是他们的最高统治者。

这个民族到底是谁,我们现在还说不清楚,有人说他们是Scythia(斯基泰)的一个民族;也有人说,他们是一个勇武善战的强大民族,“住在东边日出的地方”,被叫做马萨亥特人;或者直接起源于中亚,叫做赛多涅斯人。虽然说清民族来源,但他们的崛起势必意味着与留驻的雅利安人的融合。

更加有意思的是,在中国的古籍里,我们看到这些被称为塞种的人算是广义上的“中国人”。即在公元前7世纪或者更早,在今天的甘肃、青海两省黄河以西,即河西走廊与湟水流域(古称河西地区),和北方草原地带,居住着许多游牧民族,其中见诸古代典籍的就有允姓之戎、大夏、莎车、大月氏、匈奴、楼兰等,这些人都在《汉书》里被称为塞种。

塞种人活动在河西走廊、湟水流域和北方草原上,他们依靠强弓劲马,在这一带纵横驰奔,经常与河东之地的定居人民发生冲突。至秦穆公时,为了彻底解决来自河西地区游牧民族的侵扰,用能人由余的智谋,在公元前623年,派兵攻打戎王,占领了许多游牧民族的地区。最终导致了这些被打败的民族向北和西方迁徙。至公元前7世纪末,这些人开始出现在赛地,即伊犁河和楚河流域(西汉以前古称塞河,夹在咸海以东锡尔河与天山西北喀尔齐斯河中间的一条河,位于当代吉尔吉斯斯坦与哈萨克斯坦境内)。

《汉书·西域传》说:乌孙国的东边与匈奴相连,西北面是康居,西邻希腊化的大宛,南面是居住在城郭内的国家。这地方原本有塞种人居住。大月氏向西方迁移时,打败了塞王。塞王向南过悬度,进入了克什米尔(罽宾,原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的极东部城市)地区,大月氏便占领了原塞王的辖地。后来乌孙王昆莫占有了大月氏的领地。所以说乌孙的人民中有塞种人和大月氏人。又说:从前匈奴打败了大月氏,大月氏向西征服了大夏,而塞王南迁迁移,塞种人分散为许多小国。从疏勒起,西北的休循国、捐毒国等都是塞种人的国家。

这时候,面对今天的中亚以及中国新疆,我们似乎可以这样发问了:雅利安人在哪儿呢?一句话:在人种概念被搞得面目全非的时候,雅利安人这个名字被坚强不屈地保留了下来,事实是,它也只能是个名字了。

结语:雅利安一词一说源自伊朗的波斯文,意为“有信仰的人”;另一说源自梵文,意为“高尚”。19世纪,雅利安语一名被用作印欧语的同义语,从狭义上说是指印度-伊朗诸语言(Indo-Iranian languages)。现在此名在语言学中,仅用于印度-雅利安诸语言(Indo-Aryan languages)一支。我们认为,社会发展到今天,能够撑起雅利安这一名称的也可能就是语言了。

另外,科学研究表明,金发碧眼并不是雅利安人的特征。他们因为与塞种人不断闪战而被击败西迁,甚至,有希腊历史学家记载他们被塞种人歼灭或消灭。现在看来,萨尔马希安是构成斯拉夫民族的主要血源之一,可斯拉夫民族并没有对于雅利安人的认同感。所以,雅利安人也只能是一个历史名词,甚至是传说了。(来源:搜狐历史 文/路生)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