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觉敏:门外汉创青田面,一口家乡一口情

526

 

 

欧浪网(记者/筠茹)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中国浙江省的一个小县城里有一批青年正踏上远方的征途。他们依依不舍地收拾好行李,挥泪告别家乡父老,准备只身漂洋过海而谋求更好的生活。他们中有在政府机关,医院,银行,税务局,法院等金牌单位的工作人员,也有即将去大学深造的莘莘学子,但他们却毅然放弃国内稳定的工作,漂泊海外。

陈觉敏,他就是这群这群勇敢年轻人的一员。1988年,他37岁,作为一名刑事现场勘察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依靠每月固定的薪水,生活还算稳定。“那时候的中国,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哦。每到过年,县里那些海外回来的人穿的都非常时髦,而且也特别阔气,感觉很不一样。我当时虽然是政府工作人员,但是没有多余的钱给孩子买零食。”陈回忆说。“我的父亲在30年代就出国了,若不是我的爷爷劝他回来,他准备留在国外的。所以,我当时就想国外应该不差,莫不如出去闯闯看。”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因为一旦出国,不仅与家人海北天南,而且国外的不确定因素非常多,生活将非常艰难。“当时,我的孩子还小,但是为了他们能有更好的未来,我不得不暂时离开他们。”

他先去荷兰寻亲,后辗转至西班牙。1991年,他来到欧洲南端的西班牙,“那时候华人岗位很少,也就几家中餐厅,所以我先到一家中餐馆打工,洗碗,刷盘子,洗菜,切菜。我之前在国内是技术人员,所以刚一开始的心理落差很大不太适应。但是为了生活,我抛开一切,坦然面对现实,并下定决心要做出成绩来。” “那时候餐馆的工作时间是12点吃早餐和中餐,下午17点上班一直到晚上11点钟下班。一天只有两顿饭,下班后体力透支,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盯着天花板,很孤单,常常盯着盯着眼泪就劈里啪啦地往下掉。虽然是男子汉,但是想想老婆和孩子,就是会掉眼泪。”说着说着,他眼眶有些泛红。

“因为一天两顿饭,所以下班以后,肚子会很饿。那个年代的超市很少,都是香港人和台湾人开的,泡面的包装非常小。我记得很清楚,60g就要100多比塞塔。我记得那时候都舍不得吃,一小包面我放一大锅水。“陈老一边回忆着,一边若有所思。青田人的创业精神似乎是流淌在骨子里的,几乎每一个青田人都经营自己的生意,无论是百元店还是餐厅,无论是酒吧还是糖果店,他们任劳任怨,经营地有声有色。“因为肚子饿,而且方便面又那么贵,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从西班牙当地生产面条,这样面条的成本会降低,价格也会比他们实惠。想倒是想,但我只是个技术人员,现场勘察我可以,生产面条就完全没概念了。”

“因为我的专业背景,我当时做了详细的市场调查,西班牙的华人挂面市场还完全是空白,所以撸起袖子说干就干。我当时托人从国外买了很多生产挂面的书,引进了两台小型制面机器,边看书边摸索挂面制作技术。如何掌握好和面的时间,和面的水分,以及气候的变化,都是难题。面条的烘干技术就是一大难关,面条的湿度控制不好,挂的时候就会掉到地上。记得当时我看到一本介绍面条烘干技术的书,因为当时对烘干技术毫无头绪,我就大胆地给书的出版社写信。我恳求出版社帮我联系到书的作者,并传达我想向他请教面条烘干技术的请求。可喜的是,奇迹居然真的发生了,这位作者给我回信了。因为那时候通讯不便,为了能掌握详细的烘干技术,我特意到中国重庆向他请教。多亏了他的细心指导,我成功攻克了面条烘干的难关。回到西班牙后,我前后不断尝试,经历了3个多月的时间才生产出来西班牙第一款中国挂面。”

因为生产挂面的想法是在他想家的时候萌生的,所以他把它起名为“青田面”,为寄托家乡情谊,让无数思乡的外出打工者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乡情。青田挂面的主要特点就是薄且劲道,吃起来非常爽滑。“因为青田面是西班牙当地生产,原料和生产规格符合欧盟标准,要比国内进口过来的面更加新鲜一些。”虽然青田人不怎么吃挂面,但陈觉敏的“青田面”一经推出受到了很多华人移民的欢迎,供不应求。为了区别市场上其他青田面,他们将原来的“青田面”更名为“佳佳青田面”。陈老最后总结他的成功法门时,说到16个字:“调查市场,苦心钻研,不怕吃苦,持续学习。”

1993年诞生的青田面,如今已经走过了26个年头,陪伴着两代华人的成长,承载着三代人的回忆。它的味道从来都没改变,是一份熟悉的家乡味,是一份浓浓的父老情。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