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子加入IS结婚3次想回家 美国政府:没门

72

 

福克斯截图

英国IS少女刚被下令取消英国国籍,大西洋另一端的美国也拒绝了一名本国IS女性的回国请求。

美国女子穆塔纳(Hoda Muthana)5年前赴叙利亚,投奔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并成为一名“圣战新娘”。在经历了三次婚姻后,带着18个月大儿子的穆塔纳请求返回美国。

据福克斯(Fox)新闻2月20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发表声明称,不会允许已经不是美国公民的穆塔纳进入美国。

“她(入境美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有效的美国护照,不享有护照的权利,也没有任何前往美国的签证,”蓬佩奥补充:“我们仍强烈建议美国公民不要前往叙利亚。”

这边话音刚落,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推特发声:“我已指示蓬佩奥,他也完全同意,不允许穆塔纳回国!”

福克斯新闻称,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国务院用来认定穆塔纳不是美国公民的具体条款是什么。

曾煽动“让美国人鲜血四溅”

现年24岁的穆塔纳来自美国阿拉巴马州,2014年底她瞒着家人离开美国前往土耳其,此后抵达叙利亚,在IS大本营拉卡安顿下来。2015年,她因加入IS登上美国新闻头条。

在叙利亚,她和来自澳大利亚的IS成员拉赫曼(Suhan Rahman)结婚,但没过多久,拉赫曼就在叙利亚北部重镇科巴尼被杀。

穆塔纳第一任丈夫拉赫曼  图自facebook

之后穆塔纳愈发激进,甚至在社交网站煽动美国人发动恐怖袭击,她曾在推特上写道:“开着车,让他们鲜血四溅,或者租辆卡车碾过他们,在退伍军人节、阵亡将士纪念日……杀了他们。”

很快穆塔纳又嫁给了一名突尼斯IS分子,并生下儿子亚当。第二任丈夫后来在“伊斯兰国”另一个据点摩苏尔被杀。2018年,穆塔纳和一名叙利亚IS分子有过一段短暂婚姻。

随着“伊斯兰国”逐渐崩溃,大约六周前,穆塔纳带着18个月大的儿子逃离IS并被库尔德武装俘获,随后被送往叙利亚阿赫尔(al-Hawl)难民营,和来自世界各地的IS“圣战士”的妻儿关押在一起。

如今,对于自己投奔IS的举动,穆塔纳深感后悔,称自己离开美国时犯了个“大错误”,并表示自己是被洗脑,误解了伊斯兰教,她和朋友当时认为加入“伊斯兰国”,就是遵守伊斯兰教义。

她17日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她的家人非常保守,她的行动及人际互动都受到限制,她声称这些因素导致她变得激进。“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太傲慢了。我很担心我儿子的未来。

穆塔纳形容自己在“伊斯兰国”的经历“让人心惊肉跳”,已经认识到极端组织真面目的她坦言:“我没多少朋友了,因为我越谈论IS的压迫,就越失去朋友,我曾经被洗过一次脑,他们还在被洗脑。”

被俘以来,穆塔纳一直未能和美国官员接触,她恳求美国原谅自己的无知:“我19岁离开的时候真的很年幼无知,我相信美国会给我第二次机会,我想回美国,我再也不会回到中东了。

穆塔纳和儿子  图自CBS

身份争议

蓬佩奥的声明没有说明美国国务院不把穆塔纳视为美国公民的理由。

穆塔纳1994年生于美国,她在前往土耳其之前已经获得美国护照。《纽约时报》称,穆塔纳的父亲曾是也门外交官,根据美国法律,在美国出生的外交官子女无法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因为外交官仍处于本国管辖之下。

不过代表穆塔纳家人的美国穆斯林宪法中心主任查理·斯威夫特(Charlie Swift)指出,穆塔纳是在她父亲被解除外交官职务后一个月出生的。

斯威夫特说,在穆塔纳加入“伊斯兰国”后,她的家人收到了告知穆塔纳已被吊销美国护照的信,她的父亲向美国政府提交了自己在女儿出生时非外交身份的证据,但未获得答复。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前会长戴维·利奥波德(David Leopold)认为,如果穆塔纳持有有效美国护照,可以“无法辩驳地推断”她拥有公民身份,如果她是美国公民,“那蓬佩奥所说的一切都无法剥夺她的国籍”。

利奥波德补充,在某些情况下,政府可以撤销一个人的公民身份,例如叛国罪。但是若只是宣誓效忠一个恐怖组织或向其提供物质支持,这样的罪行是不够(被撤销公民身份)的。

此外,他也认为,如果穆塔纳的父亲在其出生时仍是外交官身份,那穆塔纳就是美国永久居民而非公民,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就有理由阻止她入境。

穆塔纳的律师则认为,“特朗普政府试图不当地剥夺公民的国籍,穆塔纳拥有有效的美国护照,是美国公民。”

美联社援引伯明翰伊斯兰协会主席陶菲克(Ashfaq Taufique)的话说,如果穆塔纳能够回国,她可以成为向年轻人传授网络激进主义危险性的宝贵资源。

特朗普玩“双标”被嘲

蓬佩奥发声拒绝穆塔纳回国后,特朗普紧接着在推特表示支持。但就在几天前,他还警告:“美国要求英国、法国、德国及其他欧洲盟国接回我们在叙利亚抓获的800多名IS武装分子,并对他们进行审判。IS要垮台了。(欧洲如果不这样做)另一种选择可不是什么好办法,我们将被迫释放他们。”

特朗普2月16日推特

截然不同的反应让网民在留言中嘲讽特朗普玩“双标”:

“但是你想要释放到英国的800名IS俘虏呢?迈克(蓬佩奥)对此怎么看?”

“你之前不是要求欧洲国家把所有抓获的IS分子带回去,并把他们绳之以法吗?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有人对美国政府处事方法表示不满:

“很显然,这关乎总统是否能决定某人有权成为公民,在美国,我们有样东西叫审判,审判的结果可以是监禁,但不是流放。这不是古希腊。”

“我认为这个决定是错误的,这个女人和孩子应该被送回国,她应该被逮捕,但孩子是无辜的,且是美国公民。”

也有人表示支持:

“谢谢你,总统先生!当她犯下叛国罪时就丧失了公民身份。她站在敌人那边,不能再接受我们国家的宽容了。”

就在美国政府对穆塔纳做出处理前一天,英国发生了一起类似的事件。2月19日,英国内政部下令撤销了一名加入IS的英国女子的公民身份。

和穆塔纳经历相似,19岁英国女子贝居姆(Shamima Begum)4年前前往叙利亚,并与一名“圣战者”结婚生子。上周,在生下第三个孩子之际,贝居姆向英国政府发出回国请求。

然而,英国内政部19日向其家人发出通知,告知他们已于当天下达剥夺贝居姆英国公民身份的命令。信中敦促贝居姆的家人与其联系,向她转达这一消息,并表示她有权对此结果提出上诉。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