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劳每天吃剩的“垃圾”,养活了全球多少人?

242

 

最近,一张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照片被上传至网络。

在照片中,两个“贫民窟”长大的孩子蹲在一堆垃圾前,拿着餐厅里“吃剩”的食物,眼神中没有透出任何嫌弃,就像是平常的食物一样。

这就是马尼拉“贫民窟”的日常——

我们吃剩的“一根鸡翅”、“一包薯条”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一日三餐。

从原始社会的“茹毛饮血”到今天的“清洁饮食”,食物早已不光是填饱肚子这么简单。

食物还关乎“健康”、“幸福感”,甚至是“尊严”。

人类一天会浪费多少“食物”?


(图源:bilibili)

拿“超级大国”为例,美国杂志《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刊登的报告显示:

美国每年有3000万英亩土地种植的食物最后都被丢进垃圾桶,占所有农地的7%。

你无法想象,在纽约街头被人咬一口丢掉的汉堡,却成为马尼拉穷人们无法享受的“美味”。

“PAGPAG”,是指那些餐厅吃剩的食物经过挑选、清洗再加工形成的“美味”。

在马尼拉,它们算不上美味,甚至比“地沟油”还不健康,儿童吃了还会腹泻、呕吐,甚至丧命。

但现实是——它却拥有无数“粉丝”,每天都被“抢购一空”。


(图源:bilibili)

距马尼拉市中心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有一个垃圾回收站,每天成百吨的垃圾会运送到这里。

每天凌晨3、4点,从事“PAGPAG”生意的穷人就会来到这里开始在垃圾堆里挑选。

拣出的大部分是“快餐店”的食物,吃剩的薯条、汉堡、鸡腿等等。

(图源:CNN)

这些人将别人吃剩的“垃圾”做成“PAGPAG”,不光是自己食用,还会以低价出售给其他穷人。

通过分拣、再生产“PAGPAG”,每人一日大概能挣2美金左右。

很多在马尼拉吃不起饭的穷人,都会选择购买。

(图源:bilibili)

这些“拾荒者”会先将垃圾分拣,譬如纸袋、塑料之类的。然后,再将“肉类”食物挑选出来。

如果是鸡腿的话,他们会将骨头扔掉,把上面残留的肉留下,单独装好。

(图源:bilibili)

为了确保这些食物没有“发馊”,他们通常会闻一下,有时候实在闻不出来的,他们还会尝一下。


(图源:bilibili)

一位在“贫民窟”生活的老奶奶表示,卖“PAGPAG”甚至能够养活家庭。

以前,她只卖水果,看到邻居都在卖“PAGPAG”,她也跟着卖了起来。

开始,还担心吃别人剩下的食物是否卫生。但是,周围加工“PAGPAG”的人都说,用水清洗过后,再用水煮一遍就没有问题。


(图源:bilibili)

据这位常年卖“PAGPAG”的奶奶说:

“PAGPAG要比水果好卖,水果卖不出去的话会烂掉,可是PAGPAG不会,很快就会卖光。”每天早晨4点就会有人把“PAGPAG”送到村口,然后奶奶会把它包成不同的分量。


(图源:bilibili)

这些“PAGPAG”根据肉多肉少,售价也不同,但都不会超过1美元。

有时候,邻居也会来买,即便不超过1美元,他们也会砍价。因为实在是太穷了。

(图源:bilibili)

这样,通过卖“PAGPAG”,每天收入可以达到3-4美元,然后可以到市场上换一些米和清水。

制作“PAGPAG”也需要有正确的方法,因为这些食物都是被人吃剩的。

先要用清水反复清洗,然后再用热水煮,都完成之后,在加入番茄酱等调味料烹制。

(图源:bilibili)


揭露泰国旅游黑幕(记录片《黑象》)的导演,曾来到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将镜头对准了高楼大厦之下无数矮小破旧的“贫民窟”。

马尼拉——BBC曾将其评价为世界上最险恶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

在“富人区”中,华裔富商乘坐高级轿车穿梭在高楼大厦中。

而几十公里外的贫民窟中,穷人的生活你无法想象。


(以下图源:纪录片《无底洞》)

“死人的别墅,活人的贫民窟。”

这句话常常被人拿来评价马尼拉的贫富差距。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在马尼拉1600万人口中,有35%的人口,生活在贫民窟中。


他们每天吃着“PAGPAG”,挣着微薄的收入,有些情况好的,可以开店卖水果,或者开车。

但大部分人,都靠捡垃圾、剥大蒜、洗衣服、制作煤炭等方式生活,在他们生活的周围就是巨大的垃圾场。

他们干着又脏又累的工作,收入却低到无法想象,大概是每天6~15人民币。


由于偷电严重,这里的电费甚至快赶上了纽约。

只有政府提供的水,才是最干净的,但也需要花钱。为了能够喝到水,很多人会选择自己过滤“污水”。

这里的孩子大多都是营养不良,很多人因为各种疾病,不到中年就会离世。


很多孩子从小为了帮衬家里,选择了放弃读书。

从事捡垃圾、剥大蒜等工作,即使有了政府的一些补助,对整个家庭也是微乎其微。

“PAGPAG”在当地的意思是“掸掸灰”,而在这些人的生活里,把“PAGPAG”的意思变成了加工“剩饭”的新食物。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忙着活,忙着在现有的环境和体制下力争上游,殚精极虑争取更好的位置和生活。

有人忙着死,希望尽快结束现有的生活状态,因为无力改变,寻找新的开始。

这些底层“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孤立无援,他们在沉默中坚忍、支撑。

只为了这微小希望。(新闻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