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交友让人上瘾:美国三分之一新婚夫妇通过网上认识

70

Bianews 2月14日消息,据Mashable报道,在Tinder这样的交友应用上,用户往往瞬间就会做出选择。用户看着满屏幕的照片,心里可能在想如果和某人配对成功,会不会一起喝酒聊聊天。也就是说,用户并没有做出明确的决定。

这样情况下,这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约会心态,更别说认真发展成情侣关系了。

用手指点击屏幕,好像只是一个游戏。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游戏,做出的每个选择,都会汇集到无法控制的力量中去,点击屏幕,人类的未来就在你的指尖之下。

交友应用让人上瘾

数千年来,人类往往和自己部落的成员结婚生子。直到我们开始游历世界并在别的地方定居,才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关于宗教、种族和阶层观念仍会影响对约会对象的选择。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人通过家人亲戚介绍认识自己的另一半。在1950年代,朋友介绍开始成为主流。

在1960和1970年代,尽管人们高呼爱情至上,但这样的情节主要还是出现在电影中。当时,近半成婚姻中的男女是通过亲友介绍相亲认识。

在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时代开始后,网络交友开始出现。调查显示,到2000年,10%的异性夫妇和20%的同性伴侣都是通过互联网认识的,占比已经高于亲戚介绍。

到2010年,两种情况分别达20%和70%左右,而朋友介绍的占比下降20%。推出Tinder之后,斯坦福大学对截至2017年的数据进行了调查,研究发现,29%异性恋者和65%同性恋伴侣是通过网上认识的。

2014年,Tinder每天10亿次点击量,现在已经接近20亿次。Tinder表示,36%的Facebook用户创建了Tinder帐户,相当于8亿人。而Tinder“配对”的数量比全世界的人口数量还要多。

Bumble作为人气很高的交友应用,其社会学家建议用户每天点击该应用的时间不得超过半小时,效果最佳。Badoo是具有国际范儿的交友应用,其3.7亿用户每天平均使用该应用的时长为90分钟。

互联网对婚姻的影响

很多人在网上认识之后就会见面。世界各地,每周通过Tinder订下的约会约100万个。部分用户通过这样的方式,相识相爱并结婚。2015年一项研究显示,与假设的没有互联网的世界相比,网络交友的普及可能导致婚姻总数增加33%。

研究人员表示,网络上认识的情侣第一次约会后,会更加快速地走向婚姻殿堂。

目前,美国至少三分之一的新婚夫妇是在网上认识的。也就是说,每年有60万对美国夫妇,如果生在其他时代的话,他们本来会是陌生人。

而这些夫妇结婚之后,可能还会介绍各自的朋友相互认识,并促成新的婚姻,所以网络交友的影响力还会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扩散。

有多少人会想到自己的生活可能因Tinder和Bumble上的某个配对而改变呢?

如果经常开车去上班的话,人们会发现很多司机会使用和自己一样的地图应用进行导航,结果创造了全新的流量模式,就会明白这其中的意义。数字工具的广泛采用,导致了突然呈现的现实结果。

仔细聆听你的交友应用,你可能会听到爱情的咆哮声,这是一股已经改变了世界的巨浪,至今没有出现放缓的迹象。

人种和阶层

有证据表明,与日益多元化的社会相比,网络交友正以更快的速度来“创造”跨种族的婚姻。

1967年,美国跨种族婚姻占比3%,1995年时占比约9%,增长较缓慢。然而,2017年和2018年的两项研究表明,自1995年来,网络交友大大加快了该增长。其中一项研究表明,在网络交友越来越受欢迎之后的几年内,该增长在2006年左右变得更快。

在2000年代,跨种族婚姻占比从10.68%上升至15.54%,增加幅度很大,该比例在2014年再次突增至17.24%,2015年仍然高于17%。有趣的是,该增长是在Tinder创建之后不久出现的。

另一项研究表明,如果在网上交友,认识其他种族对象的几率增加约7%。随着时间推移,以及网络交友变得越来越流行,该几率仍会上升。

高端会员制交友应用

但是,网络交友并非只有好处。因为将人们隔开的因素不只有种族,还有阶层。比如,财产方面的数据可能并不很清楚,是人们不会在网上如实介绍自己的财务状况。

但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了解该情况,如高端会员制交友应用。League拥有30万名会员,还有50多万人申请在等待结果。另外,还有Luxy,该应用一半的会员身家都在50万美元以上。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网络交友服务Raya只接受了8%的申请人,目前在十几个国家拥有1万会员。

据纽约时报报道,部分用户愿意花1万美元,成为会员。但是其接纳会员的标准涉及Instagram上的粉丝数量,及是否认识现有会员。

在Raya上,有钱有人脉的会员就算不认识,也久闻大名。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暗中渴望加入Raya,未来可能会出现多个层次。交友应用将成为社交阶梯的新梯级,因为用户会以“收入在同一等级”或“Instagram粉丝量同一等级”为标准与其他人约会。

这样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好几代人。如果你和你的伴侣是在Raya上认识的,而你的孩子想使用Tinder,你可能会对孩子说教一番。这样看起来,交友应用会创造一个新的贵族阶层。

通过使用这些大众化的交友应用,并非更高端的会员制产品,我们对随机缘分充满期待。缘分可以跨越种族和阶层,以及其他一切分裂我们的东西。我们可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社会更开放、更多元化。

即使我们使用具有某些具有种族或阶层偏好的应用,我们仍然可以遇到一些出乎意料的配对,来摒弃我们的先入之见。

(文章来源:搜狐新闻 Bianews编译,来源:Mashable)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