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割肉急于还债 苏宁又收购37家万达百货

199
王健林的强大朋友圈,再一次帮他接了盘。

今天(2月12日),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会上宣布,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进一步锁定优质线下资源。

于万达而言,这意味着王健林的万达“减肥”计划又进一步,2016年,王健林还是首富,而自2017年开始,在主动转型与被动转身的双重压力下,万达割肉瘦身,大量出售旗下物业和土地储备,降低负债率转型轻资产。

而万达能否成功转型,由重变轻,关乎万达商管能否按时上市,完成其与腾讯、苏宁、融创、京东的对赌协议。苏宁拿下万达百货,无疑是又给万达的瘦身计划加了一把力。

不过这笔交易的对价并未公开。据报道,苏宁方面表示,有关本次收购万达百货的相关信息,尚未达到深交所信息披露标准,待该项目交割完毕后,公司会在2019年定期报告中及时披露。

苏宁借道万达在CBD占坑

万达百货创立于2007年,是在万达商业地产发展初期,为了支持万达广场而衍生的业态,在万达眼中,商圈才是大局,百货只是配套业态之一。不过鼎盛时期,万达百货全国门店总数达到110个,与商业地产、文化产业、高级酒店一起并称为万达集团的四大支柱产业。

2015年是万达百货的分水岭,这一年万达百货关了56家门店,如此大调整也印证了传统百货业态风光不再,即便是万达百货也在急速衰退。频频关店之后,万达百货直接被王健林“踢”出财报。

而苏宁与万达的合作也始于此。2015年9月,当时苏宁在北京宣布和万达进行战略合作,苏宁云店进驻万达广场,算是补了万达百货的空缺。苏宁将根据每一家万达广场的不同特点进行云店的品类组合和规划,万达方面则将根据苏宁云店的设计和运营需求,为苏宁进行物业资源的开发定制。

2018年年初,双方的合作首次上升到资本层面,苏宁与腾讯、融创等入股万达商业的活动中,苏宁出资95亿元购买大万达商业3.91%股份。其后,万达商业更名为万达商管,开始加速剥离房地产业务。

以家电为主业的苏宁,正致力于做宽经营范围,目前苏宁旗下已有苏宁易购、家电3C家居生活店、苏宁小店、红孩子母婴店、苏鲜生超市,进行城乡地域及消费品类的全覆盖,此次苏宁拿下37家百货门店,是苏宁向综合零售布局的重要落子。

而作为国内连锁经营企业第一名,苏宁旗下各业态门店已超6000家,张近东一直强调“好的线下资源是稀缺的”,去年苏宁小店负债狂奔,也体现其对线下资源的势在必得。万达百货这37家门店大都位于一、二线城市的CBD或市中心区域,无疑又对了张老板的胃口。

作为投资方,如果万达商管能按协议上市,苏宁大概率获得丰厚的回报。从2014年以来,苏宁的扣非后净利润大多为负数,2015年苏宁开始通过抛售阿里股票等非经营性手段补充现金流。如今苏宁已清空所持阿里股份,共获利141亿元,但仍需要不断投入智慧零售,万达商管,有望接替阿里成为苏宁的业绩“压舱石”?

万达加速瘦身还债

去年一月,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融创、京东与万达商业签订战略投资协议,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而万达商业要在2023年10月31日之前合格上市,不可以更改其主营业务,2019年租金净收益要达到190亿元,如果低于这个数据,投资方有权要求万达给予现金补偿。

今年1月12日万达集团2018年年会中,王健林表示旗下万达商管要在2019年完全剥离房地产业务。当然,在集团层面,万达不可能全盘放弃房地产,去地产化的万达要做门槛高、现金流稳定、有科技含量的生意,而是在有息负债总体逐年减少的情况下再做重资产。

王健林的判断,中国经济正发生两大深刻变化。一是内需成为经济发展主动能。过去外贸、投资是主动能,现在内需是主动能。二是由商品消费为主转向服务消费为主。万达今后要紧紧抓住服务消费、体验消费产业,把这些产业做大做强。

在王健林看来,房地产是为了商管而存在的,他会议上表示:“地产集团为了保证商管每年开业50个广场,每年还需要力争上10到15个重资产项目,地产集团不追求销售额,而是为商管而存在。为了资本市场的需要,彻底把商业管理和地产业务剥离。”

万达轻资产分为两类,一种叫做投资类,一种叫做合作类。投资类就是别人出钱,万达帮别人找地、设计、建设、招商、竣工运营后移交给别人,其中还有一个资本化程序。合作类就是万达既不出钱,也不出地,觉得项目合适,跟别人签合同,帮别人建设,建成后租金三七分成,这是万达力推的模式。

“轻资产项目收入扣除所得税后就是利润,重资产项目租金虽然全归自己,但要扣除各种费用。万达商管越往后,租金收入含金量会越高。”王建林认为。

虽然往服务业的方向走,万达商管要成为一个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商。但万达的“攒商圈,做配套”的逻辑并没有改变,不过换成了资本运作的方式,例如未来万达进军大健康产业,要引进国际一流的医院,但同样商圈越繁荣,万达的收益越高。

若找个对照,万达商管有些像阿里,赚的都是“平台”服务费,现金流稳定,周期影响小。王健林预期,凭借租金等服务业收入,再过几年,万达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了。

值得一提的是,万达商管说不定会保留电商业务,去年5月,万达、腾讯、高朋宣布,三方将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万达商管集团占股51%,腾讯占股42.48%,高朋占股份6.52%,飞凡将会注入其中。

在零售方面,王健林屡败屡战,继续拉人帮忙,不过所占股权也越来越少,到万达百货这样重资产而且本身不擅长的业务,直接完全清出。

而苏宁帮万达退出非优势重资产,这是一笔互利的交易。目前苏宁的业态涵盖家电、母婴、生鲜等,但在服饰为主的高端百货业态还没有布局,这次收购万达百货,显然也有更上一层的意思。

相关报道:错失《流浪地球》,王健林又把万达影视卖了!

春节期间,万达撤资《流浪地球》,转而投资吴秀波主演《情圣2》的花边在网上流传开来。

虽然万达与《流浪地球》项目有诸多关联,此片也曾是万达影视的筹划项目。但对于王健林而言,构建“影视生态圈”才是他最为关心的。

2月10日晚间,万达电影(19.100, -0.11, -0.57%)(002739.SZ)发布公告称,将向万达投资等20名交易对方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 95.7683%的股权,交易价格为 105.24亿元。

据悉,本次调整不构成对重组方案的重大调整,也未导致万达电影控制权发生变更。王健林持股比例由53.20%变化为 47.59%,仍为万达电影的实际控制人。

 重组方案四度易稿

万达电影的重组历时许久,早在2016年就开始运作,期间经历了一次收购中止和四个版本的收购方案,可谓一波三折。

去年6月,万达电影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向万达投资等21名交易对方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96.83%股权,交易作价116.19亿元。期间,为了提高重组方案的通过率,万达影视不得不剥离亏损的传奇影业。

五个月后,万达电影再度调整重组方案,将交易价格、交易方式、业绩承诺都统统调低了一个档次。与6月份的交易对价相比,此次价格减少至106.5亿元,收购的股权份额仍不变。2018年11月5日,万达电影停牌489天后复牌,却四度跌停。

而在2月最新披露的收购调整方案中,由于青岛西海岸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未能获得其主管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核准其参与本次交易的意见,公司拟将其持有的万达影视1.0579%股权不再纳入本次交易对方和标的资产范围。

依据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8年7月31日,万达影视 100%股权的评估值为 110亿元,则其95.7683%股权的交易价格为105.24亿元。三年间,万达电影收购万达影视的价格一次比一次低,标的估值从372亿降至105.24亿,标的估值缩水70%。


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交易对方,除了有王健林的配偶林宁女士,还出现其老朋友泛海控股(4.850, 0.04, 0.83%)卢志强的身影。

早在2016年初,王健林向其朋友圈广发万达影业的融资推介书。这份推介书称,万达影视2016-2018年的利润将分别达到3亿、4亿和5亿元。

彼时,泛海控股以10.57亿的资金从王健林和万达集团处受让万达影视6.61%的股权。就此推算,那时万达影视的估值约为160亿元。目前,泛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万达影视中的持股比例为8.82%。

  业绩承诺一降再降

1月14日,万达电影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2018年实现国内票房79.8亿,同比增长10.1%,并喊出“票房连续十年位居全国第一”。

但是,万达电影全球票房及观影人次的同比增长率正在逐年下降。2018年,万达电影的全球票房为95.6亿元,同比增长8.9%,观影人次2.3亿,同比增长7.5%。而2015-2017年票房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9.6%、20.5%、13.14%,观影人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8.9%、22%、12.98%。

经历了一波三折的重组后,万达电影目前的市值为338亿元,较2017年7月停牌前市值近609亿元缩水271亿。

  为了解决院线运营效率下滑的隐忧,万达希望打通影视行业上下游来对冲风险,把万达影视装入万达电影。公告称本次交易后,万达电影的电影业务将向上延伸至电影投资、制作和发行,全面覆盖电影全产业链。

装入上市公司万达电影的万达影视,两年前几次减少了注册资本,工商登记变更了34次。在王健林自称“最难忘”的2017年,从万达影视退出的投资人数量达历年之最,其中包括了他的老朋友巨人投资的史玉柱和河南建业的胡葆森。

除了变动频繁,万达影视的业绩也随着影视行业的整体退潮而疲态尽显。从财务数据来看,万达影视2016年至2018年1—7月分别实现净利润3.64亿元、5.97亿元和5.61亿元,预计2018年万达影视可实现净利润8.12亿元。

万达影视的利润主要来自于其收购的三家公司:骋亚影视、互爱互动和新媒诚品,分别代表了电影、游戏和电视剧制作业务。2017年,万达影视净利润为5.9亿元,旗下公司互爱互动贡献了2.87亿元,新媒诚品贡献了1.35亿元,骋亚影视的净利润在报表中未有体现。

目前,中国电影(15.710, -0.44, -2.72%)IP的衍生生命力还处于生长阶段,从电影转化为网剧、游戏的成败充满未知数。与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等相比,对于并没有互联网基因优势的万达影视来说,仍存在巨大挑战。

自万达电影宣布收购万达影视以来,万达影视的业绩承诺便是一调再调。


去年11月27日,万达电影正式抛出第三版重组方案,万达投资和莘县融智、林宁女士承诺万达影视2018至2021年的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12.74亿元。

而在上一个版本的方案中,对赌协议的业绩承诺是2018至2020年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8.88亿元、10.69亿元、12.71亿元。

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增加了一年的业绩对赌。然而对比发现,2018-2020年几乎每年都下调了1-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影视2018年的业绩承诺从第一版中的21.38亿元大幅缩减至7.63亿元,缩水了64%。显然,王健林预料到影视寒冬下,业绩达标恐有困难。(新闻来源: 高街高参)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