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航罢工:机师首次落地抗争 提升台湾劳权意识新希望

17

 

这次发生在春节假期的航空业罢工占据了台湾各大媒体的大幅篇幅。

台湾桃园市机师工会与中华航空公司劳资协商破局,2月8日凌晨宣布发动台湾史上首次飞行员罢工行动。

这是曾有国营背景的华航继2016年空服员罢工后,第二次遭遇工潮。据台湾媒体报道,截至10日凌晨,参与罢工飞行员已迫近500人,占华航飞行员总数30%。成千上万旅客受航班取消或延误影响,打乱春节假期。

劳资双方9日再次协商,但持续六小时后再次以失败告终。劳方继续罢工,曾表态能维持90%运力的资方仍坚称要对旅客负责。

研究工运的学者对BBC中文指出,近年台湾劳工的维权意识有所提升。这次华航机师罢工似乎有望再次提涨台湾的劳工权益。

为何罢工?

根据台湾劳动部规定,若涉及工资、工时或休假等事项,经过调解未成立,工会就可以经过全体投票过半后就可以罢工。

从去年8月至今,华航与桃园市机师职业工会共开了五次协调会,但机师工会表示,华航资方在过劳议题上态度不退让,工会逼不得已,决定罢工。

台湾桃园机场停机坪上的一架华航空中客车A350客机(26/5/2018)
华航在国民党政权从中国大陆迁台10年后由政府与执政党出资成立,今年年底将以民营企业身份迎来60周年。

机师工会向台湾媒体表示,华航无视他们过劳的工作环境,并强调他们不是贪婪的一群人。工会质问资方,“究竟飞行员身体健康、飞安重要,还是人力成本重要?”并说明,这一点没有妥协空间。

机师工会所提出的诉求,包括过劳航班增派人力、副驾驶升训制度透明化、保障国籍机师招募与培训、禁止对工会会员秋后算账,谈判达成的权益由会员专属、撤换破坏劳资关系的主管,以及比照民营的台湾长荣航空保证第13个月工资发全薪。

对于增派人力回应的诉求,先前回应增加派遣人力将大幅提高公司人事成本,严重影响公司竞争力。而在罢工行动展开后,改口有改善空间且软化先前强硬态度,有诚意继续协调。

经过台湾交通部持续介入调解,2月9日两方再次进行协商,根据台湾媒体报导,台湾交通部倾向支持疲劳航班和保障本国副机师升训权这两项诉求。

同时,华航从8日起,针对罢工发布紧急应变措施,并强调从未拒绝谈判,并重申不放弃协商,希望工会能以旅客为重。华航初步统计,目前约10%的运能受罢工影响而停摆。

协商从下午持续至晚上,机师工会理事长李信燕宣布谈判失败,双方只在疲劳航班人手配置上局部达成共识。华航方面表示对谈判破局感到遗憾,并称资方已充分展示善意,期待双方尽快重返谈判桌。

台湾桃园市机师工会理事长李信燕在台北出席劳资协商后会见记者(9/2/2019)
机师工会理事长李信燕批评华航人手过剩,却不愿意用来改善疲劳航班问题。
“过劳”班表

罢工行动中的其中一个诉求,就是要求过劳航班增派人力。本身为长荣飞行员,且具备飞行员教官资格的李信燕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表示:“华航的人力目前过剩,但却对疲劳航班,不愿意有改善,这是为什么?”

根据台湾《航空器飞航作业管理规则》(AOR),两人一组的飞航组员,可连续执勤14个小时,三人一组可连续执勤18小时,四人也就是双组员可连续执勤24小时。华航目前规定,超过12小时就会有三个人轮班,符合标准,华航则认为该规定更优于规则,不过华航有多名飞行员却认为华航的班表让机师过劳。

台湾民航局也有规定,航空驾驶员飞行一年内不得超过1000小时,一个月最多不超过120小时;国内短程飞航一天不得超过8小时,一星期内必须有30小时以上的休息时间等。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航飞行员向BBC中文介绍,这些时数是从飞机启动后推到进机坪开始计算,他说:“我们一个半小时前就要报到,因此如果一个月飞80个小时,月休就只有八天。”

台湾桃园机场一队华航机组在机长带领下通过值机柜台(台湾中央社图片8/2/2019)
劳资双方在现行班表是否导致飞行员过劳、危害飞行安全方面争持未息。
台北(松山)机场外华航机师向工会干部交出“检定证”加入罢工(台湾中央社图片8/2/2019)
数以百计华航飞行员响应工会号召,交出飞行执照,支持这次历史性罢工。

事实上,民营的长荣航空也有类似问题,长荣一名飞行员向BBC透露,公司规定符合《劳动基准法》,却不合理。他举例,若从台北飞到柬蒲寨金边,06:45报到,下班时间是17:00。中间落地后,停一个小时,但这个小时要做检查准备回程飞行,根本无法休息,“一整天下来非常疲累”。

不过他也强调,长荣成立工会后,资方有持续改善。“像是以前班表会连续上班五天,都是短班,非常累。现在则最多三到四天。”

罢工引发两极反应

台湾史上第一次机师行动罢工,适逢春节运输巅峰时段,影响人数成千上万。罢工首日,高雄小港国际机场就有上千名旅客受影响,有旅客不知情到机场才知道飞机不飞,而把怒气发泄到地勤人员上。

杨姓华航员工向BBC中文表示,对于机师罢工没有意见。但像是之前的空服员罢工和这次机师罢工,第一线面对客人的都是地勤。她抱怨:“地勤的劳动权益也很差,常常一整个航班200多名乘客,却只有一名地勤负责他们的登机工作。”

台湾桃园国际机场一面航班显示屏上显示一趟华航航班被取消(8/2/2019)
罢工导致航班取消,但华航管理层一度强调能维持九成运力。
台湾桃园国际机场华航值机柜上的华航地勤人员(台湾中央社图片8/2/2019)
航班混乱,地勤人员成为旅客出气对象。

台湾许多旅行社人员也因为罢工而忙着处理顾客的机位问题。台北、台中、高雄三都旅行商业同业公会也发表声明谴责突袭式罢工手法,并呼吁机师工会不要把消费者当作劳资谈判筹码。

不过,除了反弹声浪,也有许多人支持华航机师争取劳权,像是长荣航空企业工会、高雄市产业总工会、台北市医师职业工会以及台南市产业总工会等,都表示声援机师工会罢工。

台北市医师职业工会表示,若非忍无可忍,工会也不会断然采取最终手段,大力支持罢工行动。

劳权意识抬头

从2016年空服员罢工行动后,隔年台湾铁路管理局列车司机则在春节罢工,也使得交通业的过劳问题引发关注。

长年研究罢工的台湾交通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邱羽凡分析,从2011年台湾实施新的劳动相关法律后,简化罢工条件后,台湾的劳权意识的确有提升。

邱羽凡向BBC中文表示,台湾工作环境过去十年变化很大,这几年可以看到各行各业开始有罢工行动,劳工会争取自身权益。

不过,她也强调,台湾人对罢工还是太陌生,因此第一时间很容易指责罢工的人员。她表示,劳工为钱而抗争本来就没错。台湾的薪水低,劳工付出劳力就应该有对应的收入。“所有人都应该希望劳动价值更好。”她指出,台湾的氛围很怪,好像若为了钱站出来就是错的。

参与罢工的华航空服员在华航总部外集会(23/6/2016)
邱羽凡:台湾人对罢工还是太陌生。

邱羽凡说,“很多人批评机师薪资高不应该罢工,并不符合逻辑”,劳工要求合理薪资天经地义,像是德国的罢工都是为了加薪,争取合理的劳动条件。

她更强调,很多人不清楚这次机师罢工的诉求,主要其实是疲劳航班的问题。她说:“改善机师疲劳问题,其实是帮政府做了政府该的事。”

邱羽凡解释,罢工的目标就是让资方产生经济上的损失,而不是要造成旅客的不便。若华航协助旅客转搭其他航班,工会不可能反对。她说:“任何航空公司若知道工会可能罢工却没有准备,那就是公司的问题,而不是由工会承担旅客损失。”

她批评,这次华航以及多间旅行社都没有为了罢工而准备相关的应变措施。

不过邱羽凡还是乐观看待华航机师罢工事件,她认为这会带起其他工会或劳工更勇于争取自身权益。她说这几年的罢工事件,突显台湾人会开始愿意了解罢工背后的意义,这就是劳权意识正逐渐抬头。(BBC)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