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超市处在技术破产 宣布全球裁员

1278

 

 

欧浪解读2月9日马德里(柳传毅)  用西班牙《国家报》的说,西班牙小超市连锁DIA(中文称“天天超市”)“2018年账务很坏,非常坏”(Las cuentas de Dia en 2018 fueron malas, muy malas),坏到资不抵债的技术性破产状况,依据DIA,公司至去年为止的债务升至15.55亿欧元,比2017年高出5.06亿,负资产至1.66亿。未来的DIA极可能是由俄罗斯巨富全面控股。

DIA集团于昨天发表2018年账目汇报,亏损3.52亿欧元,相对于2017年的盈利1.01亿,DIA去年全球作业72.88亿欧元,相对于上一年的82.17亿,同比下挫11.3%。在西班牙,DIA去年作业51.48亿,降幅为2.4%。在此赤字后果下,公司在“自己吞噬自己”,处在资不抵债(-1.66亿欧元)状况下,属于技术性破产。依据DIA账目报告,公司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3.37亿欧元,大跌35%,若是调整前,跌幅达48%。

DIA发表灾难性报告后,宣布DIA进入大调整程序,措施之一包括全球大规模裁员。DIA在全球有分店近7000家,员工43682人。在西班牙有员工26600人,在西班牙的裁员计划是缩小职工表8%,这影响到西班牙须裁员2100人。DIA表示,今年将关闭西班牙分店300家。

半年连换三个CEO  日薪1300欧元

这是DIA再一次颁布账目预警,报告并将责任归结为前两任CEO的领导无方。去年,DIA遭遇严重盈利示警后,甚至宣布停止2019年派息,在去年两次盈利警报后,DIA股价从去年年初时4.60欧元大倾泻至0.36欧元一股,贬值90%。去年年底左右,因DIA账目波动太大,西班牙Iber 35股市委员会宣布将DIA逐出西班牙股指,暗示在西班牙北方财团控股下的DIA接近末日。

从去年12月起接任CEO的Borja de la Cierva在颁布账目报告时说,“去年是DIA最波动的一份,其困难程度甚至可能是DIA诞生40年来最难的一年,去年的经营结果属于显著性未达预期目标。”

DIA董事大会从去年夏至年底,接连将两个行政总裁CEO“斩首”,于12月换为Borja de la Cierva。解雇两个CEO也让DIA背负更多债务,例如被指领导无方的Ricardo Currás,将其炒鱿的解雇费就要164万欧元,现任Borja de la Cierva的报酬为固定性,任期内为512万欧元,等于日薪1300欧元。

弗里德曼可能大规模整顿DIA模式

DIA坏消息其实从本周二就开始,这一天,通过Letterone投资公司持有DIA 公司29%股份的俄罗斯巨富弗里德曼(Mijail Fridman)依据西班牙证券市场监管规则,宣布发起要约收购,弗里德曼的目的是全面控制DIA。

属于普京老友的弗里德曼于2017年意外杀进DIA股市,以高于市面420%的股价敌意收购DIA。当弗里德曼持股达30%时,掌控权可完全落入俄罗斯财团手中。在弗里德曼宣布DIA发出要约收购后,西班牙证券监管委员会CNMV秘书长置评说,弗里德曼发出的要约收购为合法,也适宜DIA的命运。

DIA此后命运难料,一方面,弗里德曼的敌意收购遭遇一些股东以及DIA高层的抵抗,另一方面,弗里德曼的债务重组方案与DIA高层格格不入,在此后的要约收购会有一次恶斗,但因弗里德曼可将持股轻易跨越30%门槛,因此,弗里德曼全面执掌DIA会是预料中的事。弗里德曼以后将全面改变经营模式,删除庞杂、繁多以及管理混乱的各种DIA品牌店。

品牌店太多和客户定位失措是DIA的最失败经营策略。

DIA以廉价品位深入人心,但DIA在几十年发展中,扩张太迅速又如西班牙谚语所言的“贪多嚼不烂”,在经营里逐渐迷失自我。DIA陆续涌现十多种品牌店,某些品牌店试图摆脱“贱价超市”标志,将自己定位为价位较高档次的品牌超市,为此,曾有西班牙经济媒体打比方说,“这就像以高价位高质量而著名的英国百货公司,却突然打出一个低价位品牌店,或者如德国廉价小超市Lidl自我拔高,突然走起了英国百货公司那种高品位奢华经营路线一样”,丧失消费者的固有信心。

当然,DIA的霉运还包括在拉美市场以及在中国遭遇大跟斗,尤其是阿根廷和巴西经济危机以及本地货币贬值,让DIA遭遇经营下挫和债务以高节奏攀升。另外,DIA在加盟策略上也遭遇无信誉抨击。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