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门卫到上海滩首富,买下南京路半条街死后亿万家产却惨遭瓜分

130

鸦片战争之后,上海正式开埠通商。然而英国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辛辛苦苦发动战争,上海却成了犹太冒险家的乐园。近代上海滩的犹太工商金融企业多如牛毛,犹太商人也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在众多犹太商人中,欧·爱司·哈同算是最为传奇的人物。他没有沙逊洋行老板高贵的出身,从最底层的门卫干起,竟最终成了远东第一大富豪。

哈同出生于巴格达,父亲雅伦·哈同是沙逊洋行职员。大卫·沙逊为躲避巴格达对犹太人的迫害,举家迁往孟买,哈同一家也跟着搬到了印度。哈同幼年家境贫寒,每天必须步行很远,到沙逊家族捐助的慈善学校上学。艰苦的岁月让哈同学习异常刻苦,同时也让他养成了终生简朴的生活作风。

沙逊慈善学校毕业的犹太青年可被派遣到世界各地的沙逊洋行就职,1872年,年轻的哈同来到了香港的沙逊洋行,做了一名仓库保管员。在与各国船员、水手的交往中,哈同认为香港虽然是中西海道的枢纽,但只要太平洋航线便利,中俄铁路贯通,上海必将取代香港,成为远东贸易的中心。

1874年,哈同终于来到了有着冒险家乐园之称的上海,但哈同的起步并不顺利,只能借助舅舅的关系在沙逊洋行做一名门卫兼清洁工。不过靠着脑子灵、腿脚勤,哈同旋即成为跑街、鸦片仓库保管员和收租员。

大卫·沙逊去世后,继承沙逊洋行的长子将生意聚焦在孟买与英国之间的纺织品上,哈同于是跳槽到其次子创办的新沙逊洋行,负责房地产业务。哈同做事勤勉,很少休假,将各项业务管理得井井有条,同时还私下涉足房地产买卖和高利贷生意。

​1886年,哈同与中法混血儿罗迦陵结为夫妻。罗迦陵对于哈同来说意义重大,用他的话说,婚后事业“日进无疆”,每当遇到重大问题都必须与罗迦陵商量后才做决定。在罗迦陵的辅助下,哈同成功跻身租界董事,还在1901年成立了哈同洋行。

担任董事期间,哈同在为租界发展出谋划策中,不断为自己寻找商机。1899年,英美策划将租界向西扩张。哈同在规划道路时,提前筹措资金买下了两旁的大片土地。

公路开通后地价暴增,哈同却不急于卖地,而租给他人建造房屋,而且规定25年之后房屋产权归哈同所有。靠着租地建屋,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一半的房产都被哈同纳入囊中。

1908年,中英签订《禁烟条件》,清政府大力禁烟,上海道台贴出告示,要求大小烟馆必须在六个月内全部关闭。在此种情形下,上海的烟商纷纷抛售鸦片,而哈同却逆势抄底。

哈同不仅挪用了客户放在洋行的货款钱,还伙同上海道台瑞瀓截留庚子赔款用于抢购鸦片。清政府的禁令无法适用于租界,大量烟鬼的涌入致使需求暴增,最畅销的印度烟土一度被抬高到与黄金同价,而哈同却成了最大的赢家。

除了经商有道,哈同还热心政治。在风起云涌的民国,上海的租界成了各路大员的避难所。哈同则将他们全部收留在哈同花园中。很多军政大佬需要哈同帮忙疏通与列强的关系,还有人干脆将财产寄存在哈同洋行吃息。他们在各地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一转手进入了哈同的腰包,所以哈同花园才能越盖越大,直至20公顷之巨。

哈同虽长袖善舞,但因膝下无子,死后留下的四百多亩土地,上千幢房产和400多万英镑的财产最终在旷日持久的遗产官司中散落各处。(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