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吞寄生虫:坑骗了一个世纪的荒唐减肥法

52

 

人类,可能将一半的想象力都用在了减肥上。

为了瘦,各种脑洞大开的减肥方法是层出不穷,如取肋骨、冷冻减肥法、切胃、吞棉花球、催吐…

而这千奇百怪的减肥法中,就数绦虫减肥大法(The Tapeworm Diet)最让人感到好奇。



它就像一个都市传世,很少有人亲眼见识过。

但却几乎每一个人都对其有所耳闻,甚至跃跃欲试。

毕竟,绦虫减肥法是如此简单粗暴,总能吸引一些想走捷径的人。

只需服用一片绦虫药片,不用节食与运动,只需等待虫卵在人体内孵化。

之后,这些寄生虫就会行使自己的使命,帮助人体吸收掉那些可恨的营养。


这完全击中了人类“想躺着就能暴瘦”的痛点。

直到现在,寄生虫减肥法依旧在互联网上流传。

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名人(大多数为娱乐圈女性)出来宣扬此法。

再如百度上的“蛔虫吧”,就是一个寄生虫减肥的阵地(不建议搜)。

网友会在上面分享各自的经验,一些不法分子则会在网上叫卖绦虫卵,以此牟利。


那么,用绦虫减肥究竟可行不可行?

首先,我们来了解绦虫是个怎样可怕的存在。

在所有寄生虫中,绦虫绝对是一个异类。

作为一种肠道寄生虫,它们主要以“大”著称,比人类的身体还要长

然而,它们却能在你体内匿藏数年,而你却毫不自知。

直到有一天,你头痛难忍、恶心欲吐、倒地抽搐,才会被医生告知早有异类入侵。



猪带绦虫可长达几米长

牛带绦虫可长达几十米

一般被用于减肥的,多为猪带绦虫或牛带绦虫

其中猪带绦虫成虫的体长,约为2-4米。

而牛带绦虫则更为吓人,成虫最长可达25米。


猪带绦虫的生命周期示意图


绦虫的生活史,是从人类的粪便将虫卵排出来开始的。

那时候,虫卵便静静地待在粪便中,等待着中间宿主的到来。

例如,猪带绦虫的中间宿主为猪,牛带绦虫的中间宿主为牛。

以猪带绦虫为例,当绦虫卵进入猪胃后,胃酸及蛋白酶就会将其外壳消化掉。


卵壳破裂后,绦虫幼虫就会逸出。


六钩蚴


在这个阶段,绦虫幼虫被称为六钩蚴

因为它们长着六个钩子,可辅助它们附着、穿过胃壁,到达身体其他部位。

一般而言,六钩蚴的目的地为横纹肌。

但也有些“不长眼”的家伙会到达身体的其他部位,包括大脑、肝、眼、皮下等组织器官。


猪肉绦虫的囊尾蚴

一旦六钩蚴定居下来,它就会长成一个包囊,能保护它们躲开免疫系统的攻击。

而这也叫囊尾蚴

是的,传说中让人谈猪肉色变的“米猪肉”,镶嵌在肉里的“白米”便是猪肉绦虫的囊尾蚴。

如果运气好,人类吃猪肉前未彻底加热,这些包囊就有机会活着进入人体。


米猪肉

它们会借助消化液去包囊,变形为成虫并长出特化的头节吸附在人类肠壁。

绦虫是没有消化道的,但体表却有许多绒毛,可以帮助其吸取肠道营养以供自身需要。

而这长达几米的身体,也让许多人都有一种它们能帮助减肥的幻觉。


猪肉绦虫带有“吸盘”的头节

不过,在这之后你体内发生的事情,才真正的让人毛骨悚然。

它们进入人体后的一大重任,便是繁衍后代。

其颈部节段会不断地分裂产出更多的体节,并逐渐成熟。

在人体内完成繁衍后代的大任后,虫卵便会等待被人类粪便排出,开始下一轮生命轮回。

猪肉绦虫成虫


要知道,留给绦虫卵的机遇是有限,所以它们主要以多取胜

成虫每天能脱落十来个体节,而每个体节中就含有数万只卵。

如果所有的虫卵,都能乖乖随粪便排出,那对人体来说自然是极好的。

但非常不幸的是,一些六钩蚴并没能聪明到可以分辨人和猪。

对它们来说,人也是它们的中间宿主之一(尽管那是一条生命周期的死胡同)。


所以这些六钩蚴会在胃液的作用下,经淋巴或人体血液循环,进入各组织器官发育为囊虫。

而这也发展成了我们常说的囊虫病

一般来说,囊虫病会在一年的时间内杀死猪、牛等中间宿主,以便它们获得被人类食入的机会。

但在人体的包囊却更难被免疫系统识别,潜伏期可长达十年甚至几十年

不过,这些囊虫始终是不能成活的。

它们最终都会解体被人类免疫系统识别,并造到猛烈攻势,痛苦由此而来。

皮肤囊虫病(非同一病例),右图x光下可见密密麻麻的钙化“虫影”

而囊虫病的表现,也随发生的部位而不同。

如果它们入侵的是我们的皮肤,便是皮肤囊虫病。可以自行想象一下人体变成了所谓的“米人肉”。

如果遭入侵的是我们的眼睛,便成了眼囊虫病

早期病人能感到眼前有椭圆形黑影飘动和伸缩变形、蠕动的阴影。

晚期由于眼内组织受到干扰和炎症形成,视力会显著下降,甚至是失明。

当然,最严重的还是脑囊虫病,占了囊虫病的80%。

这可能会压迫脑组织,引起脑组织炎症、软化、水肿等。

囊虫大量入脑,发病急骤,病人会出现明显的精神和神经障碍,甚至死亡。

在临床上,病人常常会因为突发癫痫而被送往神经科。

结果一查,大脑内布满了虫洞。


可以说,正常人类避之不及的囊虫病,极端减肥者却对此敞开怀抱,无异于自杀。

绦虫吞噬的不止是卡路里,自己分分钟都会成为绦虫的盘中餐。

除了患囊虫病,呈带状寄生于肠道内的绦虫,依然是个隐患。

它们会不断变大变长,久而久之你会感到腹胀、腹痛,并发展成肠道堵塞。

这时,药物处理已经无效,还需要通过手术疏通肠道。


在1000种死法中,就曾记录着一位吃寄生虫减肥而死亡的女士

而更让人绝望的是,有些人吞下绦虫卵不仅没瘦,反而还长胖了。

例如BBC主持人迈克尔·莫斯利就曾在纪录片《感染!与寄生虫一起生活》中,让自己主动感染了绦虫。

然而在感染数周后,莫斯利的体重不仅每下降,反而是增加了一公斤。

他表示,寄生虫可能使他胃口更好,自己变得更想摄入糖类与碳水化合物。

所以在纪录片中,莫斯利就一再劝诫那些想吃寄生虫减肥的人放弃这个念头。

迈克尔·莫斯利

而对于减肥者来说,吞下绦虫也仿佛一剂定心丸,让他们可以更肆无忌惮地吃东西。

短时间,体重可能还会上升。毕竟体重增或减,是由许多因素共同影响的。

实际上,对于这类极端的减肥法,很多人的态度都过分乐观了。

即便抛开其危险性,绦虫减肥法很可能也只是个都市传说般的存在。

因为直至今日,这种极端的减肥法是否真的流行过都要打个问号。

几十万年来对饥饿的恐惧记忆,使人类对脂肪有了特别的感情。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古代各种绘画中都以描绘女性的丰腴为美。

但仅用了一百年时间,反肥胖的声音就已占据了上风。

因此有人说,20世纪初已是胖子“黄金时代”的终结,减肥开始成为潮流。

而现代人类对苗条体型的追求,也可以回溯到维多利亚时期。

束腰也是维多利亚时期开始流行的


那时候,肺结核席卷全球。

对此无计可施的欧洲人,却发展出了一种畸形的审美。

他们将结核病人身上的病态特征视为美的标志,如身形的瘦弱、纤细、脸色苍白等。

为了向结核病人看齐,维多利亚时代的女人们是不择手段。

而绦虫减肥法,也是从那时疯狂的时代开始流传的。

绦虫减肥法宣传广告

如果你是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女子,你很可能会被一些神秘的药贩子拦住。

他们会向你兜售一种“号称史上最轻松”的减肥药物——绦虫药丸。

但直至今日,都没有人知道这种药物的发明人是谁。

此外,也没有人能证明,这些药丸里面真的含有绦虫卵。

基于此,历史学家对表示怀疑,认为这些所谓的“绦虫卵药丸”很可能只是个低劣的骗局。

事实上,寄生虫卵,是很难被装在药丸内长期保存下来的。

在那个年代,唯一能够让虫卵在肚子里扎根的方法,不外乎是食用未煮熟,而又感染了绦虫卵的生肉。

所以说绦虫减肥法,很可能从来都没有成为过减肥风潮。

那些激进的减肥者,获得的只是一剂安慰剂。

绦虫药丸难辨真假。

但从当流传的各种奇葩“引虫”法,就知道绦虫减肥有多不靠谱。

例如,把装满食物的圆筒从口腔塞入,就这样直通人类消化道。

等待绦虫被食物吸引,再将圆筒从消化道内抽出。据说这样就能把绦虫引出,达到驱虫目的。

暂且不管这方法是否可行,光幻想着一条以米为单位绦虫从嘴巴出来,就足以让人窒息。


除了从嘴巴引虫,自然也有从肛门引虫的。

这些民间偏方还认为,只需把一杯牛奶放在肛门旁,绦虫就会被味道吸引往外钻。

事实上,这些寄生虫并没有任何感受器官可以感受到牛奶的香甜。

所以,无论是将食物放在嘴边还是肛门边,肚子里的寄生虫都一无所知。


即便是今日,在网络上叫卖寄生虫卵的也是以骗为主。

他们会找各种“托”来演戏,讲述自己的寄生虫减肥经历,一个虫卵能叫价到几百块钱。

但顾客最后收到的所谓寄生虫,不过是一团面粉。

不过,这些卖假寄生虫卵的,相对来说还算有良心。

毕竟吃下一团面粉,总比真的吞下寄生虫卵要好受得多。(新闻来源: SME科技故事)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