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首任特种兵司令,炮击紫石英号,扬我国威

43

我军首任特种兵司令,炮击紫石英号,扬我国威

陈锐霆,山东即墨人,生于1906年,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9年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负责领导二炮工作。“渡江战役即将打响,江面上一片帆影也没有。忽然,英国的驱逐舰‘紫石英’从上海方向开来,一直到了三江营江面。我军大炮先是两发炮弹,算是警告,可它没当回事,一边还击一边向南京开,最终被我的大炮打瘫了。”陈锐霆将军家中,听他用那浓重的山东口音,说起了当时重创英国“紫石英”号等四艘军舰的情景。老人神采飞扬,历历如昨,时而爽朗地笑上几声,不知不觉将来访者的思绪拉回到1949年4月20日的长江江面。

淮海战役后,三野缴获了大量的大炮,组建了特种兵纵队。具有传奇经历的山东大汉陈锐霆被任命为司令员。“6个炮兵团,有4个是七五式野炮团,一个兵团配一个;还有两个是美式榴弹炮团,一个兵团配备一个营。

陈锐霆没想到,炮兵组建后的第一次惊艳亮相,竟是渡江战役前夕跟英国军舰在长江上的“炮舰之战”。

4月20日早晨,长江江面镇江段,微风吹浪,一只帆影也没有。9点左右,一艘驱逐舰从上海开来,划破了战前的寂静,进入东路解放军即将横渡的江面,并向南京方向开进。它就是英舰“紫石英号”,排水量有1500吨左右。

“部队就要渡江,英国军舰开来做什么?”陈锐霆说,要是它横在江面不走,或者突然向渡江部队攻击,就麻烦了。我们打了两发炮弹,警告它不要再向前。“紫石英号”置若罔闻,发炮还击。一番激战,我的炮三团就把它打趴下了。“紫石英号”不得不挂出白旗。后来我军才听说,英国水兵挂的白旗,其实是两条白色的大床单,可见当时他们多么慌张。我军于是停止了炮击。

一看我军的大炮停了,“紫石英号”就掉头向南岸国民党军的阵地跑。陈锐霆说,由于它不熟悉江中的航道,加上驾驶台被我军炸毁,航向失控,结果一头闯入浅水区,在距我军阵地西南约七公里的地方搁浅。

下午1点多,停泊在南京港的英国“伴侣号”驱逐舰,闻讯后前来救它。尽管来的方向出乎我军预料,“但一到江面就被我们的大炮瞄上,指挥塔被炸毁了”,舰长又负伤,“伴侣号”狼狈地逃到了下游的江阴。得知两艘军舰在长江上被解放军给打伤,傲慢狂妄的英国远东舰队开始报复。陈锐霆说,远东舰队副司令梅登正好在上海,第二天亲率6000多吨的巡洋舰“伦敦号”,还有一艘“黑天鹅号”护卫舰,想来找回面子。“这一天,正是我东路军大举渡江的时间,中路军4月20日晚上已在芜湖渡过长江。梅登选在这个时候气势汹汹地来,就是挑衅。

“伦敦号”是远东舰队的旗舰,火力远远强于“紫石英号”和“伴侣号”,有恃无恐,一到出事江面,就向渡江部队的北岸后方连续开炮。陈锐霆记得很清楚,后方正好有个团在开会,“伦敦号”的炮弹恰恰打到这个点上爆炸,团长当场就牺牲了。

“本来就欺负人,这下子更加激怒了我们。”陈锐霆说,特纵的炮六团和友军炮兵一起开炮,火力比前一天强多了,火力网一下子覆盖了这两艘军舰。“伦敦号”被好几发炮弹击中,其中一发打中了它的指挥台,打掉了它的烟囱,把它的舰长卡扎勒上校炸伤;梅登也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海军制服被飞溅的弹片撕裂。

打到这个时候,“伦敦号”舰内通讯中断。“梅登见我军的炮火这么厉害,知道救不出‘紫石英号’了,就下令放弃救援,返回上海。”说到这,老将军双手一摊,哈哈笑起来。

陈锐霆强调说,我军炮兵当时的主要任务是保障部队渡江,在炮击“紫石英号”等四艘英国军舰时,只调了很小一部分火力,“伦敦号”逃跑时也没追着打,“这本来就是一场政治仗,上级起初也没打算击沉它。”

但英伦三岛举国震惊。“丘吉尔叫嚣着要派航空母舰来,也就是叫叫,到后来也没影了!”陈锐霆说着,哈哈笑起来。

“历史的车轮,不会因为一颗小石头而停下。”“伦敦号”逃走第二天,百万雄师胜利渡过长江。这次炮舰之战,是三野炮兵第一次与外国军舰作战。我军在这场作战中伤亡252人。

不过,英国军舰也遭受重创。当时上海出版的《字林西报》援引英国海军当局4月22日的通报说,这场“炮舰之战”,“紫石英号”死亡17人,重伤20人,有60人泅水登岸后乘火车抵沪;“伴侣号”死亡10人,伤12人;“伦敦号”死亡15人,伤13人;“黑天鹅号”伤7人。此后,英国海军又公布,还有103名官兵“失踪”。 陈锐霆的儿子告诉记者,老人时常说起这次战斗,认为此役对解放军年轻的炮兵是一个极大的锻炼。他还透露,解放军渡江后,“紫石英号”尚被困在三江营那会儿,一位随军女记者,曾靠近“紫石英号”,近距离拍摄了一组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让陈锐霆和后人印象很深:一群英国水兵转过脸去,背对着这名女记者的镜头。“那种狼狈样,和战败的羞愧感,以及英国人执拗的绅士风度,都矛盾地出现在这张画面上。”陈锐霆的儿子说。

令人不齿的是,如此刻意保持绅士风度的英国官兵,逃脱时却那么不光彩。史料记载,1949年7月30日夜,趁苏南地区一次大台风将起之机,已修复的“紫石英号”挟持正好驶过镇江水面的中国客轮,作为掩护,在撞沉多艘木船后,逃出长江。

“自鸦片战争开始,英国军舰在中国横行无忌,炮击南京,炮击万县,中国只能受欺负。这次,我们终于打掉了它在中国的‘内河航运权’,100多年来总算扬眉吐气了。”陈锐霆清了清嗓子,抬起右手,一字一顿地说。(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