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关闭:史上最长政府停摆和为生计所困的政府雇员

62

 

国家博物馆保安员、太空总署科学家、国税局报税员和人口普查统计员同时走上了美国首都华盛顿街头,朝白宫喊话:“做好你的工作,让我们可以上班!”美国政府停摆已进入第22天,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长的一次。四分之一的政府部门关门,80万联邦政府雇员被停薪,其中不乏狱警、机场安全检查员、联邦调查员(FBI)工作人员等职务关乎国家安全的员工。

数百名受影响的政府员工10日在白宫前游行示威。对于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来说,停薪意味着他们要勒紧裤头过日子,甚至即将无家可归。

未如约而至的薪水

“手机费、有线电视费、房贷、汽车贷款、水电煤气费、信用卡账单……”参与示威游行的人口普查局雇员希尔(Edward Hill)向BBC中文记者细数他每月例行开支,在心中排出优先次序。“只能先买吃的了,肚子总是要填饱的。”

人口普查局雇员希尔(左)与同事参与抗议政府停摆的游行。
人口普查局雇员希尔(左)与同事参与抗议政府停摆的游行。

希尔告诉BBC中文,在他的同事中,有少量隶属有专项资金的项目,还能正常支薪上班,但其余大部分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认定为必要的雇员需要无薪工作,还有像希尔一样的大多数被认定为“非必要”职员,被暂时停薪停职。

赋闲在家的日子并不好受,财务的压力马上落到了肩头。10日周五本是联邦雇员的发薪日,这天希尔却不会收到薪水了。

美国政府雇员联盟的主席科斯(David Cox)在记者发布会中表示,许多被停薪的联邦雇员是存款不多、财务压力大的“月光族”,其中三、四成是退伍老兵。

曾参选总统的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出现在游行队伍中。”这是悲伤的一天,美国总统不向80万联邦雇员发薪,让人们更难获取他们极其需要的资源和服务,“他对BBC中文说,”我们必须要尽快结束政府停摆。”

政府停摆后,美国海岸警卫队建议受影响的员工“以富有创意的方式”来帮补家用,其中包括出售旧物、帮忙遛狗和照看小孩、做家教、节约支出等,经媒体报道后引来争议,被认为是低估了被停薪职员面临的财务困难。

希尔说,帮补家计的零工并不好找。由于停摆可能随时结束,很少雇主会愿意短期雇佣他们。

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保安员穆罕默德(Mahasin Mohamed)担任联邦政府的合同工已有15年之久,她告诉BBC中文:”我们突然之间失去了饭碗。”她在白宫前举起手上的标语,上面写道:“特朗普,付我的账单,或者还我们工作。”

穆罕默德在白宫前举起手上的标语,上面写道:"特朗普,付我的账单,或者还我们工作。"
穆罕默德在白宫前举起手上的标语,上面写道:”特朗普,付我的账单,或者还我们工作。”

跟希尔一样,穆罕默德要估算银行户口里不多的存款,能支持她的停工生活多久。她计划暂时停付汽车和医疗保险,还得仔细看看冰箱里还剩下些什么食物。

作为联邦政府的合同工,她面临的前景可能更不容乐观。联邦政府的直接雇员通常能在政府停摆结束后拿回之前的欠薪,但合同工停工则无薪。在2013年9月,政府停摆16天,穆罕默德其后就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停止政府停摆!”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地球科学工程师秦勉也是游行人群中的一员,一边朝白宫迈进,一边喊着示威口号。太空总署95%的雇员被停薪停职,科研项目暂停。“就算看到了外部合作机构发来的工作邮件,我们也不能回复。”秦勉告诉BBC中文。

作为有储蓄习惯的华人,秦勉表示,停薪暂时并未给她带来财务压力,但让她愤怒的是政府停摆背后的原因。经历过多次政府关门的她说:“从未有一次政府关闭是由于这么荒谬的理由。”

谈到政府关门背后的罪魁祸首,希尔、穆罕默德、秦勉都将矛头指向了特朗普。秦勉说:“特朗普竞选时说墨西哥会为边境墙付费,但现在的结果是美国纳税人掏钱,还把联邦雇员当做人质。”

这些雇员本该为人民提供公共服务,但如今只能在家等待重新开工的消息。“不仅是80万雇员受影响,整个国家都是受害者,”希尔说。

墨西哥将支付边境墙费用,是特朗普竞选期间重点宣传的政策方针。“墨西哥将一次性支付50到100亿美元”的说法,如今还登载在特朗普竞选活动网站的政策综述中。但特朗普如今辩称,墨西哥将通过美加墨贸易协议间接为边境墙买单。

数百名受影响的政府员工在白宫前游行示威。
数百名受影响的政府员工在白宫前游行示威。
政府停摆的三种可能结局

联邦雇员们在白宫前的示威声浪,并没有直接传进总统特朗普的耳中。他当时正在美国南部视察美墨边境。出发前,他在白宫草坪上告诉记者们:“其实中国比反对党要好对付!”意思是美中贸易谈判获得进展,但他与国会民主党人依然势不两立。

几天前,他与民主党国会领袖佩洛西与舒默的会面不欢而散,由于他们不同意为建墙拨款,特朗普说:“拜拜吧,没有其他方法了!”其后他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这次会面“纯属浪费时间!”

特朗普手上的最后一张能打破僵持的牌,是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调动国防部预算来支付建墙费用。他指,非法移民在边境造成了人道与国家安全危机,导致了毒品及人口走私、犯罪猖獗等问题。每个星期有300名美国人死于吸食海洛因,“其中90%的海洛因来自南部边境”,特朗普说。

若国会不批准57亿美元建墙拨款,特朗普称他 “可能,几乎可以说一定会”启动国家紧急状态。而美国法律确实赋予总统这项权力。

特朗普在德克萨斯州视察美墨边境。
特朗普在德克萨斯州视察美墨边境。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规定,在战争时期或国家紧急状况下,美国总统有权越过国会颁布法规、调动预算。

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听起来十万火急,但其实并不罕见。自1979年来,美国总统一共58次宣布国家紧急状况,包括下达针对也门、朝鲜、叙利亚、海地等国家的进出口管制,制裁恐怖组织与毒品走私,以及关于核武器、传染性疾病的指令等。

在特朗普任内,已有三次紧急状态,第一次是用于制裁13名涉嫌侵犯人权与贪污的外国高官;第二次用于制裁利用网络攻击和社交媒体来影响选举的人;第三次则在两个月前,特朗普政府宣布紧急状态,以制裁尼加拉瓜政府以暴力及镇压手段来迫害平民。

然而,如果特朗普是为了建墙而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预料会掀起关于他滥用执政权的巨大争议。

这个方法并非一了百了,国会或公民可以发起诉讼,交由法庭决定这是否属于紧急状态。而且,紧急状态不代表政府重开,目前受影响的政府部门会继续处于瘫痪状态。

尽管如此,特朗普可能仍会选择打出国家紧急状态这张牌,向他的支持者显示他在非法移民问题上有所作为、只是由于国会阻挠而无法推进。

洪都拉斯移民走近美墨边境墙。
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走向美墨边境墙。

特朗普面对来自共和党内的”自家人”日渐增长压力。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担忧,长时间的政府停摆会影响他们连任的选情,尤其是那些身在摇摆选区的参议员,在上届总统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在某些摇摆选区得票率比特朗普高。如今已经有三位共和党参议员公开呼吁政府在没有边境墙预算的状态下重开。美墨边境墙计划跨越选区的所有九位众议员,其中包括一位共和党人,都反对建墙。

政府关门其他的可能结局包括国会民主党人与特朗普继续僵持,或是达成某种协议。

目前来看,特朗普与民主党此前的谈判没有任何进展,亦暂无继续对话的计划。双方都没有让步的迹象,刚夺回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民主党来势汹汹,特朗普也不愿轻易放弃他标志性的建墙政纲,唯恐损害他的强人形象。

比赛谁先“眨眼”的政治游戏仍在继续当中,而受影响的政府员工的下一份薪水,依然遥遥无期。BBC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