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说:“不入关我还是无敌之将,一入关便成了汉相曹操!”

83

1948年11月,中共中央军委为防止蒋介石将平、津地区之嫡系军队南撤,加强其长江防线,进一步明确提出了抑留并歼灭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的作战方针,并决定提前发起平津战役。

1948年11月17日,中央军委根据华北国民党军的动态,改变了原定计划,提出了东野提前于11月25日左右入关的行动方案。翌日,又正式下达了《东野尽速入关,突然包围津、唐、塘等处之敌》的指示,并专门指出:“林罗刘你们几位……先行出发到冀东指挥。”

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仔细商议了中央军委要求他们提前入关的电报。在回电中,他们虽然列举了一大堆实实在在的困难,但还是表态要想办法尽快入关。这时,东野才进入休整的第十三天。由于连续作战,部队元气尚未恢复,干部也未配齐,东北籍的基层干部和战士有不愿入关作战的思想。

东野总部把正在沈阳举行的有各纵、师首长及司政机关领导参加的各种专业会议,立即变成入关作战的紧急动员大会。刘亚楼在会上讲了话。原一纵一师政治部主任李欣后来回忆说:“刘亚楼在动员会上说,东北我军基本上是‘南方的头,北方的腰,东北的腿’(其意是军师级干部南方人多,团营级干部北方人多,士兵大都是东北人)。东北人安土重迁,对进关有顾虑。有的战士说山海关进不了,又高又大,老鹰都飞不过去;人一进关里,大铁门哐啷一下,就回不来了。因此这次进关,一定要注意巩固部队,政治工作要根据这些特点展开。”

为此,东北野战军立即结束休整,夜行晓宿,隐蔽入关。东北野战军主力在22日开始南下入关。主力部队包括12个纵队和全部特种兵共约80余万人。各纵队分3路从喜峰口、冷口等处进军关内。

11月23日,古老漫长的长城线上,出现了汹涌西进的三路大军,还有数不清的山炮、野炮、榴弹炮和汽车牵引车、骡马车、坦克、装甲车,烟尘滚滚,遮天蔽日。从数量到质量都为解放军之冠的东北野战军,把9个纵队和特种兵、铁道纵队80多万大军,还有15万随军民工,摆在了进关的路途上。

东北野战军越过长城,进入关内以后,被傅作义部发觉;为了争取时间,各纵队全部改为白天行军,取捷径进山海关。傅作义部没有料到解放军入关这样迅速,慌作一团。

东野提前入关,这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中央军委给东野1个月的休整期,就已经很短很短了。傅作义认为东野伤亡惨重,至少要休整3个月,这是军队的常情,实实在在的事。如果傅作义知道东野连气也不喘一口就闯到他华北的地盘上来的话,那他恐怕不敢继续安稳地以逸待劳,等待3个月以后的华北大会战吧?

11月30日,林、罗、刘率轻便指挥机构从长城要隘喜峰口进入关内。一向不喜欢开玩笑的林彪忽然对刘亚楼说:我不入关前还是无敌之将,一入关便成了汉相曹操。

刘亚楼一时不解。

林彪便问:三国时赤壁之战,曹操大军南下,带的是多少兵?刘亚楼熟知三国,脱口而出:号称百万,其实只有83万人马。林彪一语道破:我们入关,带了多少部队?刘亚楼明白了,东野号称百万,实际兵力也是83万。这一历史巧合,林彪没有忽视,以出关时的数万之众,在黑土地厮杀了几年,入关后已翻了10倍,的确是兵强马壮了。林彪不忌讳曹操的赤壁之败,以此金戈铁马,入关后当是“气吞万里如虎”。

东北野战军入关后,首先隔断平、津和津、塘间国民党军的联系,将其分割包围,然后各个歼灭;令华北第一兵团停攻太原,第三兵团撤围归绥,以免攻克该城后,使傅作义感到孤立而早日撤逃;令华北第三兵团茵先在平绥路中段发起攻击,包围张家口地区之守军,吸引傅作义部西援然后出击平张线,以抓住傅系,拖仲蒋系,为东北野战军主力前出平、津、塘、唐之间,争取时间;并通过与傅作义进行接触,将其稳住。

随后,1月14日经过29个小时的激战,歼敌13万多人,胜利占领天津。15日,天津的中华民国国军守军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歼灭,北平的国军守军陷於绝境。天津的迅速攻克,给了傅作义沉重打击,使其失去了与解放军谈判的讨价还价的筹码,也使他进一步认识到解放军的攻击力之强。16日,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邓宝珊代表总司令傅作义与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会面商谈和平,双方於21日达成《关於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22日傅作义在协议上签字。22日,北平傅作义所部25万守军按协议陆续撤出市区,准备接受解放军改编。31日,解放军和平入城,平津战役结束。

入关后,根据中共中央军委1949年1月15日和3月7日的命令,东北野战军于1949年3月11日改称第四野战军,继续长驱直入,渡黄河,跨长江,越珠江,不断南下、南下再南下,直至镇南关、海南岛。(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