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杯:超越足球领域的九大可能对决

6

 

在亚足联的赛事中,地缘政治因素有时会较为突出。

沙特阿拉伯与卡塔尔对峙,约旦力战叙利亚,中国与菲律宾正面交锋。

这里说的不是各国在外交上的紧张对垒,而是2019年亚足联亚洲杯(AFC Asian Cup)小组赛中一些场次的对阵。

这是亚洲最大的国际足球赛事,目前本届赛事已经在东道国阿联酋开赛,将一直进行至2月1日。

不过,从1956年开始举办的亚洲杯,在足球场外的对峙就时常成为话题:领土争议、宗教对峙,甚至小规模的战争都令这24支参赛球队之间的对决或多或少地带来一些复杂的因素。

这里,我们来看一下其中一些可能夹带着一些场外因素的比赛。

Chinese fans protesting
2004年,日本在中国的主场赢得冠军,中国球迷对此并不显得乐意。
旧日战争的伤痕

“那是我作为球员或教练见过的最敌对的场面之一。”

对南美足球狂野气氛习以为常的巴西足球传奇人物济科(Zico,薜高),也那样形容2004年在北京进行的日本队与中国队之间的亚洲杯决赛。当时,济科是日本队主教练。

那场比赛之前的气氛,被中国球迷的愤恨情绪所笼罩,他们仍然记得20世纪初期日本在二战远东战场上的残暴罪行。

气氛紧张到一个程度,致使日本当局建议日本球迷,不要穿着任何日本的国家标识进入北京工人体育场。

令气氛更加激烈的是,在双方打成1比1平时候,日本球员中田浩二在比赛第68分钟攻入一球,但他当时的手球犯规却没有被裁判看见——最终,“蓝武士”以3比1的比赛取得胜利。

球场外出现了骚动场面,甚至有中国球迷焚烧日本国旗。日本球员和球迷需要在警察的护送下离开球场。

Girl with Iranian flag in a game between Iran and Saudi Arabia
伊朗与沙特之间的对抗,民众从很小年纪就已有所感受。
冤家聚首

要数国际足球界哪些比赛最具政治化的色彩,沙特对伊朗肯定会排在前列。

双方在体育层面就是竞争对手——两队各三次赢得过亚洲杯的冠军——但是两队彼此的敌意更多是来自两国麻烦不断的地缘政治关系。

近年,这种敌对还包括两国各自支持的势力在叙利亚进行的战争。

德黑兰政府支持的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什叶派穆斯林政府。沙特阿拉伯则是一个由逊尼派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该国在叙利亚内战中支持反对派势力,试图推翻阿萨德的政府,这也是沙特企图限制伊朗在中东影响力的计划之一。

两国在也门内战当中同样各自支持敌对的双方,这令情势更加复杂。

两国的这种敌意也延伸到了足球场上——在2016年,沙特政府处决了著名的什叶派神职人员尼姆尔;作为报复,沙特驻德黑兰的外交机构遭到了袭击,之后沙特宣布,不会在伊朗踢足球比赛。

假如沙特队与伊朗队在2019年亚洲杯相遇的话,主办方大概会非常紧张。两队在小组赛阶段分在不同的组,但有可能在淘汰赛阶段相遇。

Students with pro-unification flag in Seoul
在韩国,支持朝韩统一的比例已有所下降。
朝韩恩仇

朝鲜与韩国之间并不稳固的和平状态和时而出现的紧张形势,在足球场上肯定没少表露吧?但事实又似乎并非如此。

朝韩两国球迷同时支持朝鲜和韩国队的情况其实相当普遍。拥有朝韩双重国籍的朝鲜国脚郑大世在“三八线”以南同样很受欢迎。

韩国作为联合主办国成功举办2002年世界杯,而韩国队也最终打入半决赛——亚洲球队的第一次,当时朝鲜媒体的报道同样是一种欢庆的态度。

这一切都是在朝韩民族一体化的名义下被积极看待的——两国民众仍然大多数支持统一,虽然韩国统一研究院的调查显示,在韩国,朝韩统一的支持率已经从1969年的90%跌至去年的58%。

只不过,偶尔打嘴仗还是在所难免:2008年,朝鲜与韩国之间进行的一场世界杯预选赛,由于朝鲜当局拒绝在平壤的金日成体育场奏大韩民国国歌和升韩国国旗,最终不得不移师至中立地上海举行。

一年后,两队第二循环交锋时,轮到韩国队主场,朝鲜体育管理当局将球队0比1败北的结果归咎于他们所指的有人故意导致朝鲜球员食物中毒。

朝鲜与韩国,也均进入了本届亚洲杯的小组赛。

Israeli supporters
以色列在1974年离开亚洲足联。
以色列,一个“欧洲”国家

在国际足球界,一支国家队被“转移”洲份并不是多么少见的事情。

澳大利亚在2006年转入亚洲足联(AFC),为的是让澳大利亚国家队能够与比大洋洲球队实力更强的对手比赛,从而更好地提升球队实力——不懂?那就告诉你,就在2001年,“袋鼠军团”在对阵大洋洲鱼腩部队美属萨摩亚的比赛中赢了个31比0。

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卡塔尔也将作为受邀球队参加今年举行的美洲杯足球赛(Copa America,南美洲最高级别的国际赛事),这是该国为国家队积累经验的项目之一。

不过,以色列自1994年起被列入欧洲足联(UEFA)名下,原因则要更复杂得多。

这个犹太国家一开始是加入了亚洲足联,但是从第一天起,就受到了穆斯林国家的集体抵制。

事实上,在1958年,以色列在亚洲区的世界杯预选赛上没有真正打过一场比赛,就成为了亚洲区头名——这迫使国际足联(FIFA)特设了一场与威尔士队的附加赛,结果以色列落败。

1964年,以色列作为东道主赢得亚洲杯冠军,但是在整个赛事开始之前,16支参赛队当中就有11去球队主动退出了比赛。

虽然以色列作为亚洲国家在1970年世界杯预选赛上成功取得决赛圈资格——甚至还参加了1974年在伊朗举行的亚运会——但是在中东地区越来越紧张的局势下,最终以色列在1974年脱离了亚足联。

1982年至1994年间,以色列分别参加过欧洲和大洋洲区的国际比赛,直到后来成为欧足联的正式成员国——该国的俱乐部也会参加像欧洲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等赛事。

Park Jong-woo
韩国球员朴钟佑在2012年对阵日本队时举行政治标语。
日韩对抗

虽然在2002年曾经联合主办过世界杯,但是日本与韩国足球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

日本曾经统治过朝鲜半岛长达35年(1910-1945年),历史留下了很多怨恨,而如今在关于日占时期数十万朝鲜和韩国人被迫成为劳工的历史问题上,两国间仍然存在争议。

1954年,日韩之间的一场世界杯预选赛前,韩国政府决定不允许日本人入境。

“太快了,”据一些报道指,当时任韩国总统李承晚当时这样说。

最终,首尔方面放弃在主场球迷面前作赛的权利,两回合比赛都在日本的土地上进行。

不过,韩国仍然能够以7比3的总比分取胜——李承晚在赛前曾向队员表示“输了就别回来”,不知道这是否刺激了球员。

时间快拨到2012年,韩国人再次击败了邻国,这一次是在伦敦奥运会的铜牌争夺战上。

中场球员朴钟佑展示了一条“独岛是我们的领土”标语,该处被日本称为“竹岛”的岛礁是日韩存在主权争议的地带——这一举动导致朴钟佑的奖牌被国际奥委员扣下。

一年后,日本在东亚杯决赛上以2-1击败韩国,但是比赛被因为主场球迷的一条大型标语抢了风头。标语上写着:“忘记历史的民族没有未来。”

奇妙的是,朝鲜却走了一条不同的路:一些出生在日本的球员就代表过朝鲜国家队,包括曾带领朝鲜队打入2010年世界杯的郑大世——那不过是朝鲜队历史上第二次参加世界杯正赛。

Empty border post
2017年6月,卡塔尔唯一的一段陆上边境被沙特封锁。
外交封锁下的阴霾

而沙特足球还有另一场可能存在外交因素比赛:1月17日,他们与卡塔尔的对阵可能是E组的一场关键战。

这是利雅德带头对海湾王国进行外交封锁事件以来,两队的首次对阵。那场封锁现在已经持续了超过一年半。

“说到底,体育是要传达和平信息,”为了平息纷争,卡塔尔足协的新闻官阿里·萨拉特(Ali al-Salat)这样向半岛电视台表示。

“所以,我们会这样做,希望我们能在本届赛事上展现我们国家好的一面。”

但是,争议仍然发生了——卡塔尔足协副主席莫罕纳迪(Saoud al-Mohannadi)和亚足联一名执委会成员一度被阿联酋禁止入境。

Satellite view
中国在南沙群岛一带建造的人工岛令周边邻国不满。
中国的对手

中国队与韩国队同分在C组,但是1月11日,中国队与菲律宾队的比赛似乎有更多的场外话题。

菲律宾是宣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国家之一,这是北京对南中国海主权主张当中的中心部分。

过去几年,中国被指在这片海域有军事化的行动。

越南则是另一个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亚洲杯参赛国。

此外,还有一个关系微妙的对手是印度——2017年,北京和德里在两国边境的洞朗地带有过一些争端,当时一度引发了可能发生军事对峙的担忧。

1962年,两国就曾在西南的喜玛拉雅山边境处有过暴力冲突,造成至少2000人死亡。

Houthi fighters
德黑兰支持胡塞武装,令之与也门的关系更加恶化。
伊朗与也门

伊朗被分在D组,同组对手有伊拉克、也门和越南。

虽然在200年萨达姆政权倒台以及随后什叶派占多数的政府当选执政以后,伊朗与伊拉克的关系已经有显著改善,但是伊朗与也门的关系则不一样。

自从1979年的伊朗革命之后,两国的关系一直很冷——被推翻的君主巴列维(Shah Mohammad Reza Pahlavi)曾在60年代支持也门武装分子对抗马克思主义武装。

伊朗在也门支持胡塞族人的暴乱,反抗沙特支持的政府势力,令关系进一步恶化。

两支球队于1月7日阿布扎比的小组赛首轮中对阵,伊朗以5-0取得胜利。

Syrians celebrate a goal
去年,叙利亚仅一步之遥无缘世界杯决赛圈。
叙利亚的尊严

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上表现出色却未能出线之后,叙利亚在本届亚洲杯上闯入了决赛圈。

亚洲杯上,他们在1月6日与巴勒斯坦的比赛互交白卷,1月10日与约旦进行了一场重要的比赛——由于约旦过去支持叙利亚的反政府势力和美国对叙利亚内战的介入,大马士革与安曼之间的关系一直紧张。

最终,叙利亚在那场比赛中以0比2落败。(BBC)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