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介入“千亿矿权案” 最高法风雨飘摇

284

 

最高法1月8日宣称,将以零容忍态度惩治司法腐败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中央政法委1月8日晚间发布消息称,针对网上反映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西勘院)合作勘察合同纠纷案卷丢失等问题,”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相关事实查清后将向社会公布。”相关消息中还公布了调查组的电话联系方式。

崔永元爆料

此番曝光”案卷丢失”消息的是前央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去年他曾经揭发影视圈”阴阳合同”等问题,导致范冰冰等知名艺人遭到官方调查。而在去年12月底开始,崔永元接连通过微博公布了有关”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的多条消息。

针对崔永元的爆料,中国最高法院起初通过媒体表示,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卷宗丢失和被盗,相关消息”属于谣言”。几天之后,当崔永元明确表示掌握确凿证据并公布了一些文件照片之后,最高法院才再次发布情况通报,承认崔永元公布的文件照片属实,并表示启动调查程序。

但事件并未就此平息,承办”千亿矿权案”的最高院法官王林清所录制的三段视频先后浮出水面。按照王林清在视频中的说法,最高院在”千亿矿权案”审理过程中出现诸多不寻常现象。比如,二审卷宗在最高法院大楼内离奇失窃,相关领导人物却并不加以追查;办公大楼的监控设备也恰恰在此期间出现故障。此外,王林清还点名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内的多名负责人直接干预办案,强迫他做出没有法律依据的判罚。

王林清还透露,最高法领导还曾对他办理的另一个案件直接插手。他因为拒绝配合而遭到高院领导层的打击报复。

关键当事人”失联”

除了三段事先录制的视频之外,王林清在事件爆发后始终没有公开露面。1月7日,中国媒体财新网曾发布据称来自”接近王林清的人士”的消息称,王林清1月3日曾到单位露面,之后被带到最高法院附近一家宾馆接受最高法院一个调查组的讯问,其家属对该调查的方向感到担忧。

崔永元转发这条消息,并表示”王林清,请马上联系我,我要确定你安全,这是我们约好的。”

China Peking Cui Yongyuan (Imago/VCG)崔永元此次爆料直指最高法院高层涉嫌贪赃枉法

崔永元1月8日通过微博发出他给王林清发送的微信消息截图,表示十分惦记对方的安全,请王林清与他通话见面。稍后他还发布一张署名为”王林清”的委托书,其中表示授权崔永元”随机发放、使用”他在两人2018年夏天见面时提供的相关证据材料。这份委托书的落款时间为2018年12月26日,正是崔永元在微博上开始针对此案爆料的时间。

剧情离奇的陈年老案

“千亿矿权”案件其实发生在十多年前。按照中国媒体的公开报道,事件的起源是:凯奇莱2003年与西勘院签订协议,合作勘察波罗井田的煤矿储量。在当地发现大量储煤后,西勘院却在2005年又与另一家香港公司签订该处井田的合作勘察协议,导致凯奇莱公司”出局”,失去价值巨大的煤矿开采权利。

凯奇莱公司随后上告陕西省高院,并在2006年10月获得一审胜诉。西勘院之后到位于北京的最高法院上诉。蹊跷的”剧情”由此展开,而目前成为焦点的”卷宗失窃”仅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2010年,《中国青年报》曾发表报道称,陕西省政府在2008年向最高院发出一份报告,直接干预法院办案。当时就有法学界人士批评陕西省政府通过函件干预司法的行为,认为这样的做法”有利用国家公器为私人利益服务的嫌疑……密函将普通民事案件政治化,将经济案件上升为政治事件,并借’影响陕西省的社会稳定’的帽子向最高人民法院施加巨大的政治压力,挑战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

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是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赵乐际。赵乐际目前的另一个党内职务是中纪委书记。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