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案逆转!川普大祸临头 恐陷政治绝境

264
In this Nov. 29, 2018, photo, Michael Cohen walks out of federal court in New York. A pattern of deception by advisers to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imed at covering up Russia-related contacts during the 2016 campaign and transition, has unspooled bit by bit in criminal cases from special counsel Robert Mueller. (AP Photo/Julie Jacobson)

川普总统前律师柯恩上周在联邦法庭认罪,准备与特检官穆勒合作,提供有关通俄门调查案的供词。(美联社)

特别检察官穆勒主持的“通俄案”调查自上周出现戏剧性转折后,凸显出川普总统面临的麻烦愈来愈棘手,甚至他的盟友都忧心忡忡,担心他大祸临头。

上周川普的前私人律师柯恩承认曾在国会听证时说谎,并表明会与特别检察官穆勒充分合作后,川普对通俄案调查的怒火愈烧愈旺。同时,穆勒指控前川普竞选总干事马纳福撒谎,取消与他达成的认罪协议;此外,“阴谋论”者科西公开了穆勒提供的认罪协议草案,但他拒绝签署该协议。

参与白宫事务的一名共和党谋士认为,这些发展令人感觉“政治绝境或灾难”即将扑面而来,而且“在真正起诉前,根本猜不透将面对的是什么控诉”。另一名共和党操盘手更直截了当表示:“黑暗即将降临。”

对川普而言,柯恩的认罪协议最令他困扰,柯恩已承认,曾与川普讨论在莫斯科兴建川普大楼事宜长达数月,比他原先供称的时间要长。柯恩说,该方案在2016年6月才正式作罢,当时川普已深信能赢得共和党总统侯选人提名。柯恩之前曾说,该方案于2016年1月作罢,即在共和党首个党团会议在爱阿华州举行之前。

BuzzFeed新闻网站并报导,该莫斯科开发方案包括为俄罗斯总统普亭预留一间价值5000万元的顶楼。此方案不涉及犯罪,但牵扯到私人关系,将使川普很难在政治上对俄国采取强硬态度。

除了上述发展,另有数个隐患,令川普盟友担忧不已。其一是穆勒调查的穷追不舍和隐密莫测,穆勒这种作风有可能带来爆炸性的新发展;其次是川普家人成为调查焦点的可能性日益增加,柯恩供称,他曾与川普“家庭成员”讨论莫斯科方案。

第三个隐患是明年1月国会开议,民主党将掌控众院,得以决定讨论议题和传召证人作证。一名白宫共和党谋士说:“它将是个巨大麻烦,我认为,要等事情发生眼前,川普才会真的意识到事态严重。”

来源:世界日报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