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闹公投:该君主制还是共和制?

697

 

欧浪解读11月8日马德里(柳传毅) 加泰罗尼亚大区的独立公投风波尚未平息,马德里大区也闹开了公投,不过,马德里居民的公投主题是“西班牙应该是共和国还是保留君主制?”。依据欧洲新闻社的报道说,这是一些社会团体在马德里都市内八个区分举行的公投,但得到了马德里大区下其余郊外城市以及马德里大学的声援,投票日期定在12月2日。

依据组织者向欧洲新闻社的透露说,将在下月2日在马德里市下的Latina, Arganzuela, Carabanchel, Centro, Tetuán, Vallecas, Usera和Orcasitas共八个居民区举行公投,与此同时,属于马德里都市外的郊区城市Alcobendas, San Sebastián de los Reyes, Parla, Leganés和Rivas五个卫星城也加入到公投活动中,投票日定也是在12月2日,也即西班牙78宪法四十周年的四天前。组织公投的社会和居民组织解释说:“这是让民众迈出步伐,让生活与社区、街头的票箱共存,表明代表着民主基本元素的自决权是一个可见的、不可代替的,赋予一个群体和个人可以自由自主地表达一个意愿的权利。”

另外,公立马德里自治大学(Universidad Autónoma de Madrid)也在声援这个公投行动,大学决定在11月29日在校园里举行关于君主制意见的公投,用组织本次活动的大学师生的话说,“咨询年轻一代关于生活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国体下的腐败与弗朗哥独裁关系的意见”。大学的组织者表示,“对君主制的批评日益上增”。

西班牙近世纪曾两次出现共和国,因此,西班牙社会有相当部分国民主张共和制,但捍卫君主制的势力也相当大。在一个多月前,闹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通过“非君主制”法案,法案明文宣言不承认西班牙国王为国家元首,以及宣布加泰罗尼亚地区为“无君主地区”。大约一周多前,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也通过类似的市政府法案,宣布巴塞罗那不承认西班牙国王为国家元首。

充满诱导的公投

马德里公投只有一个咨询问卷:“你喜欢什么国体模式?”(¿Cuál es el modelo de Estado que prefiere?),供选答案有“共和制”或“君主制”。虽说是让民众自由表达意愿,但马德里的本次公投貌似充满了反君主诱导。

从公投的宣传海报看,表面上是让投票者自由回答,但海报右侧的文字则带显著的反君主灌输,文字介绍宪法授予国王的最高特权,包括委任首相、部长,签字让法律和法案生效,全国军事力量最高统帅,签署国际条约,宣布和平或战争,解散国会等至高权力。其实是暗示举国命运在一人之手,属于显著诱导选民。

平心而论,西班牙宪法确实授予国王这些至高无上的权利,但西班牙国会同样具有罢黜国家元首也即国王的权利。西班牙法律、政府法令(即皇家法令)、国际条约等也事实上是由国王签字而生效,但与其说是权力不如说是例行公事,因诸如解散议会、委任首相和制定法律等,都是从议会提名/制定和通过后发生,被议会通过的法案从不会被名誉性的虚位元首否决,也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而实际上,国王许多工作活动(如王室外交、争取国际项目)都听命于执政府安排,除了八十年代那场未遂军事政变外,国王从没独立发号施令过。

独立嚣张与西班牙放纵有关

马德里本次闹“共和制公投”,名义上是表达居民拥有的自决权,但多少是对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和弹劾君主制的声援。这也是西班牙左右两派社会的一次对抗秀,用组织者的话说:“这个国家的右派们(指保守派人民党、市民党等右翼)一直说西班牙社会无人讨论君主制,没人对讨论感兴趣。”因此组织了这样一个公投。

须提到的是,加泰罗尼亚发展到如今的独立气焰,与早前西班牙政府放纵分离运动有关。在社工党人萨帕特罗首届政府期间(2004-2008),中央眼开眼闭地默许加泰罗尼亚大区下一些小城镇可以举行象征意义的独立公投,开始时是在人口几百几千的几十个小乡镇召集公投,此后发展到上千乡镇举行公投,公投的结果一概无意外地是高占七八成的居民赞成加泰罗尼亚独立(因反公投的人不去投票),这让大区分离政客顿时振作,诉求自决权成多届加泰政府的第一要务,最终是在去年10月1日不顾违法地举行一场加泰罗尼亚全民参与的独立公投,这个恶果至今得不到平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