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21岁 不想死!”中国女留学生的抗癌日记

96

 

如果没有得病,Gina应该已经顺利从昆士兰大学毕业,开始实习工作了。就像她在朋友圈里发的那些拜考神,找实习。(来源:万能的布丁)

可惜造化弄人,2018年6月昆士兰大学期末考试期间,Gina被澳洲医生查出,得了癌症。得知这个消息后,Gina休了学,向男朋友提了分手。

自此,她告别了相爱甜蜜的男朋友,苦恼但却有趣的学业,有朋友,有欢笑在布里斯班五彩斑斓的生活。跌进了暗无天日的深渊。

现在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住院,吊水,化疗,例行检查,冰冷的针管和苦涩的药剂。

这是我们征集来的一件发生在昆士兰大学(UQ)一位中国女留学生的抗癌日记。

2017年12月

Gina被国内的医院误诊了,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Gina告诉我们故事开始于去年2017年12月份昆士兰大学的长暑假,当时Gina在国内,一天晚上,她突然腿疼痛难忍,疼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她跑去当地一家医院照了MRI和CT。

之后,医院诊断书说她只是骨髓炎。

(网络配图)

家里对诊断书不够放心,于是又到当地一位德高望重的血液科中医去看病,那个中医给Gina把了脉,摸了淋巴结,还验了血,结果中医诊断,什么事也没有,腿疼不是大事,不用担心。

再加上Gina当时的那个状态很好,并不像一个生了重病的人!所以就在今年2月份,Gina又回澳洲开始读书。

可是之后被确认为癌症后的Gina才知道,如果已经开始发烧,盗汗,消瘦,要么就是发展很快、要么就是长在内脏、要么就是已经晚期了。

所以当时对此毫不知情的Gina在几个月后,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了死神的气息。

2018年6月

Gina大腿内侧长了一个1.5cm的淋巴结一直在长大,那时的她在准备期末考试,在昆士兰大学就要毕业的这半学期,Gina时常感到腿疼,她总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就这样的熬到了6月的期末考试,可在考最后一门课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了彻骨钻心的疼痛,整个腿就像要炸开似的,实在是受不了的她在当天,跑到一个华人诊所去看病,照了X-ray也做了B超。

结果就在她做B-超的时候,护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欲言又止的说,马上会有专家医生过来和你聊聊时,Gina的心颤抖了,她知道,不好了。

(第三疗治疗后的腿)

果然,医生见到Gina的第一句话就是痛心疾首的责备:“你怎么拖了这么久?不想活了…”

当时Gina的心就凉了。原来她被误诊了,她不是骨髓炎,而是骨头上长了淋巴瘤,英文为lymphoma,最可怕的是,她已经拖了近2年了。

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就在马路上,当着众人的面Gina没有忍住地哭了出来,她一路走一路哭,浑浑噩噩的回到了昆士兰大学的学生中心,说自己要休学回国…

学生中心的工作人员看着情绪激动的她完全搞不清楚她在说什么。Gina颤颤巍巍的解释了两次,才解释清楚说自己得了癌症,要休学回国了。

就这样,Gina买了最快回国的机票。拿着自己做的Pet/Ct的肿瘤结果去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开始治病…

(网络配图)

2018年7月

治疗很痛苦,掉头发很难看

我想毕业,我想好起来,我想去看蓝花楹。擦干了眼泪,Gina选择面对现实,她得癌症了,得了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GCB型,好消息是它只是长在小腿上,坏消息是由于拖的时间太久,扩散面积大,病灶达到了25cm。

于是Gina每天都要注射最凶的药,并且立刻开始化疗?

虽然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是当Gina第一次化疗开始掉头发时,她还是觉得很心痛,可是这心痛的感觉还没来得及酝酿出来,日日夜夜的骨头疼,低烧,瘙痒,头痛,身体上的疼痛就已经袭来。

Gina说:“治疗真比我想象中还要疼,每次疼的受不了时,我就会开始想起在布里斯班留学时发生的美好事,我告诉自己要快点好起来,我想毕业,我想去找一份实习工作,我想和朋友一起去看蓝花楹,我想和他们一起大口喝可乐,大口吃肉。

我常常都在幻像自己病好之后的样子,那时候我毕业了,我穿着裙子,头发也长出来了布里斯班午后的阳光,有徐徐的微风,我穿过市中心的街道,我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身边有朋友的吵闹,有爱人的低喃,有家人的欢笑。

我太希望回到过去的生活,以致于每次醒来面对医院冰冷的墙,都觉得很痛苦。但是痛苦似乎没有尽头”

2018年7月

Gina骨折了,从此她只能生活在病床上,下地走路都是奢望。

7月的时候,Gina被安排做病理活检。但由于广州这边床位紧张,医院就把她打发到佛山分院做了。结果就出事了,医生再在为Gina做病理取样手术时取了她2cm的骨头却没告诉和嘱咐她不能走路。

于是Gina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路而骨折了。之后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她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一只手臂必须插入picc管,这是一种化疗专用的管,从手臂通往锁骨相当于直接往心脏打,起到保护血管作用。

从此她动一下就痛,讲话会痛,喝水会痛,上厕所会痛,就连呼吸都感觉有点痛。在床上的三个月,Gina从夏天走到秋天,从深夜熬到清晨,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候,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她说:“有时候早上很早醒了,我看着太阳升起时,窗外就会有好漂亮的颜色,然后我就总会想到布里斯班早晨的乌鸦叫。

那时总觉得吵到我睡觉,现在真怀念啊。”

2018年9月

Gina发现了家里的秘密她又大哭了一场。

9月是Gina最难熬的一个月,因为她发现支撑自己的是整个家庭难以想象的付出,正如她说所,比她痛,比她更不容易的,是她的爸妈。“留学,生病,我就是个无底洞。”

留学这些年,昆士兰大学的学费,澳洲的生活费,给了家里很重负担,毫不夸张的说:”我家的条件在澳洲留学生里面算是赤贫,即使是放在国内大环境也顶多算小康。而且刚来澳洲的第一年,不适应大学又贪玩还挂了好几科。当时的爸妈只是骂了我几句,没有让我辍学。

直到后来,我爸说漏嘴,我才知道为了送我留学读书,爸妈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从那以后我开始努力念书,没命的开始认真奋斗。

终于在大学后面三年里,再也没有挂过科。今年是第四年,原先是要补那些挂的科,明明是胜利在望的时刻,却发现我得了癌症。

想想看,我爸妈才是最倒霉的那个吧。”

得癌症治疗费用很高,也许对于有钱的留学生来说,那只不过是一部车的钱甚至连一部车都不够买吧。

但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却是一笔巨款。Gina告诉我们,她们家短短几个月,40万就没了。

检查费5万,其中包括了病理手术费,三次病理诊断,一次pet/ct和全基因检测,治疗的费用大概在30万左右,但是这里不包括进ICU的钱,进ICU一天2万。

“我们家这么些年的存款不算多,刚刚好全部够这些费用,但是后来我才知道,爸妈害怕会出意外,所以还是找亲戚朋友借了10万。”

知道这件事的那天,是Gina再知道自己得病后,哭的最伤心的一次。

她说:“我告诉自己,要更加乐观向上,更加坚强,我看到了爸妈的辛苦,他们每天要照顾我给我做饭倒尿盆,还欠着外债,还有房贷要还。”

想着原来在澳洲留学的时候,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直到意外降临!“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活着的每天都是命运的馈赠。”

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无视疾病会突然降临的这件事,除去有些时候我们聊起来了,感叹一下别人的悲伤故事,每次刚说上几句就会觉得这是一个“晦气”的话题,我们都仿佛觉得,疾病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可是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正如Gina说的那样,生病之后她才发现,出门在外,健康安全是最重要的其他都说浮云。

自从生病之后,Gina开始规劝每一位认识的人,让他们记得每年去定期体检一次,全身检查,查血,照CT。

不要像她一样,总觉得自己很健康,不会得病。但其实,抽烟喝酒,熬夜不良的生活方式,压力,生活环境,不健康饮食都是在破坏自己的免疫力,都是对健康的透支。

生病之后,Gina才知道健康有多重要,以前觉得平凡而枯燥的日子,现在都觉得闪耀的不行。

那些走过的路,写过的论文,唱过的情歌,爱过的人,点点滴滴的琐碎事,其实都是生活里最美好的风景。

最后,希望每个可爱的人这辈子都能跟重疾擦身而过。希望每一个在外努力拼搏的人能抽出时间为自己的健康想想。

更希望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不会被健康辜负。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