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荡太大 法院暂停追索贷款手续费

567

欧浪解读10月20日马德里(柳传毅) 西班牙媒体说,西班牙最高法院(图)“在24小时内就赶紧吃下后悔药”,因法院在周四发出了关于贷款买房消费者可向银行追索贷款合约手续杂费后,昨天周五,最高法院紧急暂停了这个裁定,因对西班牙“经济和社会带来重大影响”。最高法院三号法庭是昨日下午宣布临时搁置周二的最终裁定,并指出“最终裁定”暂时不适用于审理类似诉讼的裁定指示参照。也就是说,被诸多媒体大纷扬两天的“追讨不公收费行动”暂时停止,须等候最高法院的全席会议“谨慎”复审周二的最终裁定,重新确定那些法律行为文件税务到底是消费者还是银行缴纳。欧洲新闻社、《国家报》和《五日报》等均给予了报道。

媒体之所以说24小时内“吃后悔药”属于戏说,因实际为法院在第四天意识到“大事不好”,这一裁定实际上在周二16日作出,但于周四18日见诸法院公报并被媒体关注,因昨天周五突然喊停,因此,媒体认为是法院在24小时内180度大转弯。而实际上,西班牙最高法院在同一宗诉讼中第二次“180度大转弯”。

为何后悔?因全世界都与银行为敌

周四这天(判决实际在周二),西班牙最高法院一道“最终裁定”让西班牙全国炸大锅,裁定认为,按揭贷款合约里的多个费用和“法律行为文件税”(外文Impuestos Actos Jurídicos Documentados–简称IAJD税)不该由接受借贷的消费者支付,而是提供借贷的银行/金融单位支付,这些文件税涉及到缔结一份按揭贷款合约时所需各种手续费用该征收的法律文件税,以一笔10万欧元贷款为计,所缴纳上千欧元税务。

这涉及到有上百万人有权向银行讨还被多收的税务和费用,是一次大规模追索。美国穆迪投资指出,这是西班牙银行业继“触底利息”之后又遭遇一轮大退款追讨,这次金额达40亿欧元,远远高于追索“触底利息”的20亿。

昨天,有西班牙四家银行通过代言人协会表态,称银行业服从司法裁定,但这道裁定可让银行业“休克”,因冲击过大,而且,银行业认为这与霸王条款“触底利息”完全不同,由消费者支付“法律文件税”是服从法律二十多年的做法。银行业抱怨裁定效应是“让全世界都把银行视为敌人来对付…”

这让最高法院发现到裁定对西班牙“社会和经济”冲击巨大,紧急喊停的同时,会商全法庭31名大法官重新审阅周二的裁定。

最高裁定变成不那么“最高”

昨天中午,最高法院发出公告说,二号法庭召集全体共31名大法官出席全席会,针对周二也即10月16日的裁定作出重判考量。众多法官的主要疑问在于如何诠释西班牙《法律行为文件税法》的纳税人到底谁是“被动主体”(el sujeto pasivo)的疑问,通俗而言,就是法律到底认为“谁该缴纳这笔法律文件税”。
这是经1995年修订过的税法,一直以来,各级法院对这道税法的执行征收规章的解释是,在一起借贷行为里,该项税务的缴纳人为借贷人。

最高法院16日的裁定是针对今年2月份一起上诉发出的复判,是一宗“撤销原判”(Recursos de Casación)的复审,原判是判定消费者缴税,16日的复裁则扭转了判决,史无前例判定是银行方为纳税人。裁定认为,在通过按揭贷款合约而产生的房契公证文件的缔结行为里,缴纳该项税务的“被动主体非为借贷人”(el prestatario no es el sujeto pasivo),意思是,提供借贷的单位才是“被动主体”(即纳税人)。

这是重新区别按揭贷款与一般贷款行为里的“被动主体”为谁,推翻了过去二十多年的法律诠释,这是最高法院第一次180度大转弯。但最高法院在昨天又把16日的终判喊停,属于第二次180度大转弯。

法学专家对《五日报》说,大凡审理一宗涉及到“撤除原判”的裁定终议,须由法庭多名法官投票决定,而16日的终判仅有6名法官表决,属于人数过少。

这是昨天起,召集全庭共31名法官重新解读法律,以谨慎态度复议16日裁定的原因,也即重新确定到底谁属于“被动主体”。

推翻裁定吗?还有权利追讨吗?

后一个问题答案或者是肯定的。因尽管31名大法官的会商主题是解读法律,确定“到底谁是纳税人”,貌似是要修改终判决议,但这几乎不可能,因这是司法程序里的一件板上钉铁钉的事,“自打嘴巴”翻案几乎不可能(也太难堪了),所以,31名法官如今在会商的是如何执行这个裁定,在裁定决议的执行规章上来一次“大补锅”,而非完全推翻判决,因最高判决就是最高判决,说话不算数已经无可能。

这也是法学人士的看法,有法学专家对《国家报》说,本次全体法官参与的复审结果,“不会也不该”推翻16日的裁定,因裁定已经铸造成一个决议性的法律文件。

这可以理解,因这是全国最高司法机构发出、该最被信任和服从的司法决议,若一句话就被推翻,司法信誉也顿成可以翻云覆雨的儿戏。不过,这道最高裁定又类似是圣旨一样说出口,处在“覆水难收”的大尴尬中,如何自圆其说实在是大大的难题,这也暗示,31名法官的表决可能需要一些日子,还要看是什么表决结果,因必须是一方优势压倒一方的结果。

西班牙两名法学家(Javier Martín/ Jesús Rodríguez)今日发表在《国家报》的评论文章说,无论如何,因最高法院已经发出了“授权消费者讨回被不当收取的,包括未逾期四年的税务的裁定,在此实用效应下,追讨之门处在开启中”(A efectos prácticos, esta sentencia abre la puerta a que los ciudadanos exijan la devolución de ingresos indebidos de los tributos satisfechos en los últimos cuatro años, que son los períodos no prescritos)。

法学家并认为应该向本地税局申请退税,因征收方在大区行政部门(Dichas solicitudes deben presentarse ante las Administraciones autonómicas, que son las encargadas de exigirlos)。

这也是许多人和媒体的困惑和让几十名大法官“重新大会审”的原因之一,因尽管法院的裁定是可以追索,但在执行细节上则未确定到底向银行还是税局追讨。《五日报》说包括税务局也同样有此困惑,因不知是自己先退钱给纳税人,还是直接让银行退钱给纳税人。

现在该怎么办?有人该等待,有人该赶紧行动

另一个困惑是“四年过期法”,在默认情况下,追索权的回溯执行年限是回溯到四年前的贷款合约有效,也即除了当前尚在供贷中的有效合约全部可追索,而且包括那些已经完成了供贷,但完成期未超过四年的合约同样有追索权。

这就涉及可能有许多人在“四年过期”问题上有迫在眉睫之急,因即使过期一天也属于过期,到嘴边的几千欧元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因此,法学专家对《五日报》说,尚在供贷中的消费者大可耐住性子继续等候31名大法官此后如何复判,但那些已经完成了供款,而完成日期“就要超过四年的人”,要做的是赶紧抢时间,也即趁早向税局提交追讨申请(或者是提出诉讼),这样一来,处在行政申述中、或司法决议程序中的未决案卷,不受“四年过期法”影响。

这样做,纯粹是赢取时间,因无论是申述还是诉讼,暂时都不会有行政答复或法院判决,因必须等候31名大法官的复判。这个复判,将为未来的行政决议和法院判决提供裁定指示参照。

也所以,在“四年过期”问题上有迫在眉睫之急的人,因尽早到税务局咨询如何追讨(例如在税局说“Para Reclamar la Devolucion del Impuestos Actos Jurídicos Documentados),或者委托律师诉讼,只要受理进去,“四年过期”法也就不影响到自己。受理后,暂时定然不会有答复,但也不会被拒绝,因一切都在等候“大会审”复判。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