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月球 欧洲为何想和中国合作?

86

 

德国宇航员毛雷尔(Matthias Maurer)2017年在烟台受训

 

(德国之声中文网) 欧洲空间局局长沃纳(Jan Wörner)指出,如今的时代已经不同于冷战年代,参与航天事业的国家数量已经达到了70多个。他认为,参与航天的国家越多,取得成就的几率也越大。

除了美国、俄罗斯、欧洲、中国、日本、印度等传统航天大国,南非、尼日利亚、越南、阿联酋、新西兰、澳大利亚、以色列、土耳其、伊朗等国也在积极开展航天计划。对于沃纳而言,这里有着巨大的国际合作潜力。”竞争固然是一大驱动力,而合作则可以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德国航空航天中心主任爱恩方德(Pascale Ehrenfreund)则表示,欧洲现在最中意的合作对象是中国。她说,中国现在正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太空国家。”中国有着自己的航天计划,正在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推进,同时也对国际合作持开放态度。而且,欧中之间已经有不少航天合作项目,其中就包括即将在年底发射的’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

China startet Satelliten für Landung auf Rückseite des Monde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Cai Yang)2008年5月中国实现人类第一次对月球“背面”的勘探。图为嫦娥四号正在发射

按照计划,中国的”嫦娥四号”将会在月球背面进行软着陆,成为首枚登陆月球背面的人类航天器。登月舱内将搭载来自德国、荷兰、瑞典的科研设备。而在载人航天领域,欧中之间也同样存在着广阔的合作前景。如果几年后国际空间站按时退役、而中国空间站按时升空,欧洲宇航员将只能借助中国人的力量去执行长期太空任务。欧空局局长沃纳甚至还希望,将来中国进行载人登月、载人探索火星时,也能与欧洲开展合作。”中国有登月或者更远大的计划,俄罗斯也有,美国也有,我们欧洲也有自己的计划。这很好,所以我们应该合作。”

欧中宇航员共同训练

不过,许多人都对与中国的合作抱有疑虑,尤其是在科技领域,欧洲的许多企业都饱受侵犯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等问题的困扰。在航天领域,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

宇航员出身的欧空局宇航员中心主任德维尼(Frank de Winne)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太空是一个”开放的领域”,自然会带来合作。”即便是在冷战年代,美国的阿波罗飞船也曾与苏联的联盟号飞船开展过对接任务。”

德维尼承认,如今,美、中、俄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对立,而即将实现的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也将大大增强中国的竞争地位,”但是我们欧洲人可不这样看问题。欧洲认为,太空探索必须在合作的框架下实施。”

China Euro Space (ESA–Stephane Corvaja)2017年,欧洲航天局、意大利宇航员克里斯托弗莱蒂(Samantha Cristoforetti)在中国的训练基地

德国宇航员毛雷尔(Matthias Maurer)、意大利宇航员克里斯托弗莱蒂(Samatha Cristoforetti)已经在欧空局宇航员中心学习了好几年的中文,就在去年,两人还与中国航天员进行了几次共同训练任务。宇航员中心主任德维尼说:”我们想看看我们欧洲的宇航员是否能够与中国同行一起执行航天任务。”

航天必须超越国家思维

二十年前,中国的航天预算还非常低。即便到了今天,中国政府在航天上的投入也没有超过美国或者欧洲。不过,随着中国航天产业的快速发展,整个中国的科技行业都会被带动。德国航空航天中心主任爱恩方德就指出,现在已经出现了许多令人振奋的全新商业模式,”中国人正在开辟太空新时代。”

对于年轻人而言,这意味着激动人心的前景,他们进入太空的机会将大大增加。而对于已经48岁、但还从来没有获得上天机会的德国宇航员毛雷尔而言,时间已然不多了。曾与中国航天员一同训练的他,想过去中国空间站,还想过和中国同事一起登月。

China Euro Space (ESA-V.Crobu)来自中国、俄罗斯、日本、欧洲以及美国的宇航员参加欧洲航天局的“溶洞”训练

欧空局宇航员中心主任德维尼说:”如果我们欧空局的宇航员想要离开欧空局,去其他国家进行太空飞行,他们尽可以享有这个自由,我们不会试图阻拦。但是,当今世界各国的宇航员,绝大多数依然是政府部门雇用的,今后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改变。”

而欧空局局长沃纳则强调,登月不应该像60年代那样成为一场国家之间的竞赛。”我们正在寻求一种多方合作的开放式登月理念,它将跨越国界、跨越地球上的一切危机。”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