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西国 】人生若能重来你还留在西班牙吗

445

小饭(郑逸梵)

记者

【午夜西国 】【美食探店 】专栏主持人

爱吃会玩,喜欢记录生活

『 做一个生活的卧底。』

第5期
在西几十年 却老无所依
【 午夜西班牙】是一个专门记录西班牙华人生活的专栏,现实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霸道总裁拯救苍生,我们都只是平凡世界里的沧海一粟,虽然平凡,但不代表我们没有故事。

     这期要讲述的故事主角,是一个六旬老人,他长期活跃于中国城,小饭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与他有了些许接触。

01

    半年前,我在中国城找了份实习,上午半天在律师楼做助理,下午回学校上课,晚上经常熬夜写作业,生活过得忙碌的同时,也因为这份工作遇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准确的说是是生活在西班牙的华人;这位老人,我们姑且称他为潘伯吧,他是我在实习期间,印象深刻的华人之一。

中国城里,有一家广为人知的老牌早餐店,凡是生活在西班牙的华人多多少少都会对它有所了解,甚至光顾过,里面有我们熟悉的大肉包,炸油条,各种煎饼,粥,卤味,还有热豆浆,馄饨汤等等,因为离我上班的地方近,所以我几乎每天都会去喝上一碗热豆浆。其实,我之所以喜欢这家早餐店,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早餐,还因为我特别喜欢店里的氛围,充满着烟火气息,一进门口就能闻到各种食物的味道,耳朵也充斥了人们嘈杂的话语声,每天店里都坐满了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中国人,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人都随意的坐到一起,而里面的老板和服务员,不论来的人是谁,都必须在前台排队付钱,然后自取早餐,没有例外,感觉像回到了中国的大排档。早餐店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小规矩(菜单上没有写,一般要老熟客才会知道),就是只要付一块钱粥钱,你就可以得到一碟小配菜,一大碗粥,粥还可以无限的续碗,早餐时段的绿豆粥,南瓜粥,猪肉粥,白粥等等都可以任选。

02

      一开始时,我并不知道这个规矩,我去吃早餐时经常会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伯,他有着明显的地中海发型,两鬓苍白,经常穿着一件白衬衫,身材矮小的同时还有点儿驼背。还记得第一次关注到潘伯,当时他端了一碟配菜和一碗白粥,摇摇晃晃的坐到了我对面,因为手有些哆嗦,把粥放到桌子上时还撒了一些,起先他只夹了两小口配菜,就狼吞虎咽的把一大碗白粥直接干了,中途耗时不到两分钟,然后他拿着碗又跑到餐台上自己盛了一碗绿豆粥,不到两分钟喝完了,又去续了一碗猪肉粥,接着,南瓜粥,接着…一共来回五六次,我感到很奇怪,他去续粥的时候没有见过他付款,也惊讶他的食量,因为正常人喝一碗再吃个包子什么的,肯定已经饱了。就这个事情我还特地跑去问老板这个粥的收费原则,老板对我的提问也表示有点惊讶,因为好像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并不多,他回答我,是的,粥是可以续碗的,豆浆不是;这才确认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后来在早餐店里,我遇到过许多次潘伯,每一次都毫无意外的一碗粥加配菜,从来不点别的东西,然后狼吞虎咽的喝上个五六碗,有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多瞧他几眼,他感觉到别人在看他,也会有点不自在,便会更加快速的喝完粥就走;在我的心里,多少对这个潘伯的行为感到不大舒服。

03

       有一回早晨,由于公交车来的特别早,所以我提前近半个小时到了公司,拿钥匙的同事还没有来,便站在门口等着,突然间看到潘伯从马路对面,神情紧张的跑过来,站在我们公司门口来回的跺脚,好像遇上了什么事情。“您好,您在等律师楼开门吗?”我问道。他看了我一眼又望望了我背后的办公室紧闭着的大门,拽着我衣服的袖子,口齿不清地说道“你是律师吗?我,我,我被抢了,警察不管我,我没有钱,什么都没有…呜呜呜”说完,潘伯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哭起来,我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律师,是助理,您别紧张慢慢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吗?什么东西被抢了?在哪里?什么时候?”

“昨晚啊,就这里啊,这里下面那条街啊!”他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另一条街“有个人啊,他拿着刀啊,打我,还把我钱包都拿走了,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他边说边哆嗦着从衬衫左边胸口的兜子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打开,原本就有些手抖的他加上紧张,纸张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原想捡起来,却不料他已经蹲下去了,把纸张捡起来递给我说“报案单,报案单,警察说要我预约后去拿居留..”我看了看单子里的内容,原来潘伯昨晚被抢走的钱包里,有70多欧的现金,银行卡,居留,现在他需要先在网上预约补办居留,我耐心的跟他说预约居留需要收费30欧,复印材料等等都包含在内,他一听完就马上蹲在地上哭起来“我没有钱啊,一分钱都没有啦,银行卡又没有,什么都没有啊..啊,我刚从朋友那里借了几块钱吃饭”说完又从裤兜里掏出几个硬币和一张皱巴巴的5欧元,看到此情此情,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便让他先把钱收起来,跟着蹲在地上询问他的情况;了解到潘伯是孤身一个人在西班牙生活,现在年纪大了,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生活很困难。我把潘伯扶了起来让他别哭,这时候男同事来了,我把事情和同事交代完并商量好了决定私下帮潘伯的忙,由于潘伯连手机都没有,我们只能让他把个人资料和报案单等留下,在律师后开门前先回家去(避免让老板娘发现),叮嘱他明天一早这个时候过来,我们会把把预约单拿给他。

04

      谁知道,下午律师楼刚开门,潘伯就就又急匆匆的推门走了进来,当时老板娘就坐在我和同事的后面,吓的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还好同事反应快,在潘伯还没开口前就边把潘伯往门口拉,边说:“陈叔你怎么又来了,都说了你老婆已经把回执单拿走了…”,透过办公室的玻璃门,我看到潘伯在和同事的拉扯下,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看到同事为难的表情,又转身观察了下老板娘质疑的神情,那一刻,我有些后悔帮助了潘伯。

第二天我们信守承诺的把预约单交给了潘伯,并细心的交代他,需要带上什么材料什么时候去警察局,他开心的和我们道谢完之后,就离开了。之后的半个月,我都没有再看见潘伯,只是偶尔的听男同事讲起“你知道吗,上次那个老伯,据说他年轻时候喜欢赌博啊,发的工资都自己花光,从来不管老婆孩子,后来老婆带着儿子回中国了,来这里这么多年西班牙语都不会几句,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以后你也别见谁都帮了!”

05

   后来男同事辞职去了巴塞谋求更好的发展,我好几次在早餐店撞见过潘伯,他都是不好意思的朝我点头笑笑,继续狼吞虎咽的喝着一碗又一碗的粥;也曾在路上看见过他咳嗽几声,随后把痰吐在了路边上;不过,最后一次见他,是我在律师楼实习期的前两天,那时候是马德里正直最冷的时候,早上风很大,我们公司放在门口架子上的宣传单被吹的满大街都是,我赶紧套上羽绒服跑出去捡,不知道捡了多久,抬起头看见潘伯在对面,手上拿着一小叠宣传单,边弓着腰帮我去追另一边被风吹起,飘零在小巷空中的宣传单….

文|贪吃的小饭

排版|爱听故事的小饭

-END-

 

说出你的故事|

国外的月亮哪有家乡的圆身为异乡客都有自己的苦

  如果你也有自己的故事或者心事

扫一扫右边二维码

或添加微信:475332656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