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答应引渡加独领袖了!西班牙为何满脸不乐?

643

欧浪时评 7月12日马德里(柳传毅) 德国地方州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法院今日给西班牙传来一个“好消息”,就是同意以渎职罪将逃亡在德国的加泰罗尼亚大区分裂主义领袖普德蒙特(图)引渡回西班牙。

带领加泰罗尼亚分离出西班牙的加泰大区前主席普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于3月25日过境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公路时,被执行西班牙欧洲通缉令的德国警方收捕,当时,西班牙对德国充满信心,满以为紧密盟友德国司法机构会立即把逃亡的分裂政客引渡,不料,结局和之前的比利时差不多,德国北部州法院以“罪行不对等”为由,而临时拒绝了西班牙的引渡请求,这一瓢冷水曾让西班牙十分不快。

在这段时间里,西班牙最高法院和德国州法院之间,在关于法理、法治和罪行该如何定性上互相给对方“上课”,各有各的理由,但不快是定然的。这次,西班牙突然收到德国送来的“好消息”,就是下令将普德蒙特以渎职罪引渡给西班牙受审,但西班牙法院和政界均似乎有些不乐意这个引渡,几乎无人庆祝,反而拥护普德蒙特的势力在叫好。

做梦都想把要分裂版图、逃到比利时又逃到德国的通缉犯缉拿归案并判于三十年徒刑,为何这次反而大大不满意?

西班牙的叛乱罪与德国的高等叛国罪

西班牙最高法院对普德蒙特的追捕集中在去年10月1日其组织的违法独立公投,指控于五大罪行:叛乱、煽动暴乱、滥用公权、滥用公款和抗拒法院令。德国地方州法院本次是同意其中的“渎职”罪(malversación),也即西班牙指控的第三和第四项罪行,德国北部法院在执行西班牙通缉令里,认为只有渎职罪符合德国刑法关于此类罪行的对等性,其余三项在德国刑法不成立。

德国法院认为,去年10月1日发生在加泰罗尼亚大区的违法独立公投活动,其“暴力性程度未至于构成叛乱”。在德国刑法有“高等叛国罪”一项,德国检察官试图将普德蒙特引渡时,也是试求将西班牙“叛乱罪”(delito de rebelión-字面意义含叛乱、起义和暴动)与德国的“高等叛国罪”(delito de alta traición-字面意义含叛国)吻合,但德国法院最终否定检察官的叛乱指控,因公投活动出现的“暴力程度不足够”构成德国关于“高等叛国罪”的罪行定义。显然,德国刑法里带“高等”字眼的“叛国罪”的严重性要高于西班牙的“叛乱罪”。更有甚者,德国法院同时不承认普德蒙特为独立运动的“精神领袖”,并认为公投活动未至于严重扰乱公共和法律秩序,因公投后,加泰分离势力迈出了“与西班牙政府对话谈判独立”的请求,这些,是德国不承认公投为一场带暴力性“叛乱“的主要理由。在此依据下,德国法院最终否决了“叛乱和煽动暴乱”罪,第五项“抗拒法院裁定”则更难在德国刑法找到对等性,因而,德国最终只同意普德蒙特的渎职罪而宣布可以以此罪行将其引渡。

实际上,德国早就知会西班牙最高法院说“叛乱罪”可能不成立,几个月来一次又一次地要求西班牙提供一堆又一堆的文件和证据。德国的“扯皮”曾让西班牙最高法院大为光火,最高法院院长甚至发火说“德国当然非常清楚公投就是一场暴力动乱”。

西班牙怎么办?接受引渡还是不接受?

对于常人而言,西班牙应该举国开香槟庆贺一个分裂祖国的通缉犯终于回国受审才是,但西班牙法院、政府和反分裂政党几乎无人道贺。

西班牙桑切斯社工党新政府的副首相说了与前任人民党政府常说的台词,说“本政府对一个司法裁定不予置评”,“让法院去做该做的工作”。看不出政府是喜是乐;反分离最激烈的西班牙市民党则怒骂德国是袒护通缉犯,称欧洲通缉令必须修改。离任的人民党则至今未发一言。西班牙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厅也未庆祝而保持缄默,大约是还在考虑该如何回应德国的裁定。

拥护分裂的加泰罗尼亚势力反而有人庆祝德国的引渡裁定,最先“叫好”的是普德蒙特本人,他几乎在德国裁定出来几分钟后就在网络留言说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认为德国的引渡决定,最充分地粉碎了西班牙“最无耻的不实指控”,撕破了西班牙自称的法律公正。

到了这个时候,大约可以理解西班牙为何不会庆贺通缉犯将被引渡,因实际上是德国法院在狠狠“打脸”西班牙,这等于说,如果西班牙接受引渡,等于承认自己以前是无法理无证据地诬告别人叛乱,等于堂堂的最高法院竟然罗列不实罪行,这极可能让西班牙法院难以接受这样的“自抽大嘴巴”。因此,德国这次几乎是笑着狠抽西班牙一个嘴巴,西班牙该怎么办?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