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宣布解禁 中兴股价涨停 复活尚有变数

83

习近平亲自出手救援中兴通讯,让答应卖他面子的特朗普与坚持维持禁售令的美国议员闹不合。中美贸易战火下,中国第二大电信能倖存吗?

美国周三(7/11)表示,与中兴通讯签署了一项协议,可望終結近三个月的禁售令,恢復其与美国供应商的合作。

美国商务部在一份宣布已签署託管协议的声明中表示,一旦中兴在託管账户中存入4亿美元,这个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製造商的禁令将被取消。

该禁令于4月份实施,导致中兴主要营运停摆。

中兴通讯目前没有正式回应。律师代表则说:「今天的公告宣告这一系列事件已经结束。」

该託管协议是中兴上个月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14亿美元和解协议的一部分,旨在重新与提供手机和网络设备零件的美国供应商合作。

新的和解内容包括﹕中兴上个月向美国财政部支付的10亿美元罚款,以及美国有權在中兴违反协议时扣押存有4亿美元的代管账户。除了這14億元以外,中兴早於去年付了近9亿美元罚款。

一旦解禁,中兴预计将聘雇约8万名员工,并重启大型业务。中兴通讯解禁之際,恰逢特朗普政府威胁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徵收10%关税。

商务部在声明中表示,有关中兴的行动是一项执法问题,与更广泛的贸易政策无关。

美国商务部表示,「中兴的解决方案是商务部在这种情况下,所採取的最严厉惩罚和最严格合规制度。」

在禁令实施后,中兴的股票被停牌了近2个月,并且已经损失了约一半的市值。

该公司上週收到商务部限期1个月的暂缓禁令,以维持现有的网络和设备。

根据新的和解协议,中兴被要求在30天内更改董事会和管理层。此外,公司必须僱用商务部选定的外部合规监察员。

中兴还同意允许美国政府不受限制地到访,以验证其声称的美国组件使用情况,并在其网站上用中英文公佈其产品的美国组件。

美国参议员上个月敦促特朗普重新考虑和解,称中兴对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上个月参议院通过了新一年度的《國防授權法》(NDAA),其中包括一项试图推翻和解協議的修正案。参众两院在未来几週内会开会决定法案妥协版本。商务部提出的和解措施仍可能被扼杀。

参议院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周三称中兴的协议「很糟糕」,并表示将「破坏我们的国家和经济安全」。他说希望参众两院共和党议员「能够保持参议院在国防法案中的强硬语言」。

相关报道:中兴大结局!14亿美元交出,管理层被血洗,股价涨停

中兴事件,(终于)要迎来大结局。

今日(7月12日),美国商务部表示,美国已经与中国中兴公司签署协议,取消近三个月来禁止美国供应商与中兴进行商业往来的禁令,中兴公司将能够恢复运营,禁令将在中兴向美国支付4亿保证金之后解除。

中国商务部官网援引了该消息,意味着长达3个月的“中兴事件”正式告一段落。

中兴的华盛顿律师道格拉斯·雅各布森(Douglas Jacobson)也公开表示:“美国商务部今天的声明标志着这一长期纠纷的结束。”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510077565033-0’); });
  △消息一出,中兴盘前涨停

今日早间,中兴股价直拉涨停。

但并不代表这个结尾皆大欢喜,中兴为此付出高额代价。

高额代价和解

美国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称,一旦中兴向第三方托管账户存入4亿美元,就将取消对中兴的禁令。

声明还宣布,双方已签署了第三方托管协议。

此前6月8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就对外透露过该协议。

罗斯称,中兴通讯及其关联公司,已同意支付罚款和采取合规措施来替代美国商务部此前针对中兴向美国供应商采购零部件执行的禁令。

根据和解协议,中兴公司支付10亿美元罚款,另外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然后美国商务部才会将中兴公司从禁令名单中撤除。

其后,中兴通讯方面声称,已支付了10亿美元罚款,并准备好4亿美金保证金,还和美国商务部BIS及托管银行就托管协议条款商定一致,将已经签署的托管协议提交BIS,待BIS确认签署。

除了罚款,中兴之前的管理层也全部被血洗。

经股东大会确认,中兴通讯已经更换全部原有的董事会成员,并组成新的董事会。

6月29日,中兴通讯一日之内通过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8人董事会,董事会选举出李自学出任公司董事长。同时,原董事会董事长殷一民、总裁赵先明等共14名原董事同意立即辞去董事职务预计所担任的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职务。    △中兴上任董事长殷一民和现任董事长李自学

此外,中兴通讯解聘所有高级副总裁及以上级别的高级管理人员级相关人员(共19名),任命了新的高层管理团队。

旧管理团队为:总裁赵先明、执行副总裁徐慧俊(分管研发)、张振辉(分管营销)、庞胜清(分管供应链)、熊辉(分管人力资源)、邵威琳(分管财务)。高级副总裁:韩凌、张建国、许明、樊晓兵、朱进云、黄达斌、钱峰、陈杰、付玉春、程立新、范虎。

新管理团队为:徐子阳为公司新任总裁,且聘任王喜瑜、顾军营、李莹为公司执行副总裁,聘任李莹兼任公司财务总监。

值得说明的是,清洗旧管理层也是中美博弈中的条件之一,中兴为了最快恢复经营,已别无选择。

当然,中兴事件也不止于中兴影响本身,中兴事件也是中美两国之间近来贸易摩擦的根源之一,而且由于中兴事件,也让不少中国企业家、华人企业家看到“被人扼住咽喉”的被动境地,自主造芯,关注底层技术和基础科学研究,开始成为新潮向。

中兴事件始末

4月16日,因美国政府指控中兴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口,美国商务部网站公告,7年内禁止美国企业与中兴通讯开展任何业务往来;

4月17日,中兴股票停牌;

4月20日,中兴通讯召开新闻发布会,董事长殷一民表示坚决反对美国商务部做出这样不公平的决定,中兴通讯不能接受;
  △中兴最初“措辞激烈”的声明

5月4日,美国特使、财政部长姆努钦率团访华,进行中美贸易磋商;

5月9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表示,受美国商务部激活拒绝令影响,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5月13日,特朗普发推称与习主席沟通,考虑到失业问题将为中兴提供恢复业务的途径;

5月15日至19日,应美国政府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鹤赴美访问,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经济团队继续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

5月29日,中兴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徐慧俊,以及负责公司运营的黄达斌被免职,在此之前,中兴首席合规官兼首席法务官程钢已被免职;

6月7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7日宣布与中国中兴通讯公司达成新和解协议,中兴公司支付10亿美元罚款,另外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此外美国选择合规团队进驻中兴,并要求中兴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高管团队;

6月13日,中兴复牌,连续8个跌停,市值缩水700亿;

7月5日,中兴管理层换血,原总裁赵先明等19名高管辞职,新总裁徐子阳上任;美国商务部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售令;

7月9日,中兴通讯新任CEO徐子阳发内部信表示,新任管理层将吸收教训,强化合规文化;

7月12日,美国商务部与中兴的协议生效,取消制裁,中兴得救,这波纷争告一段落。

各方评价

国外媒体对中兴事件反响强烈。

据美国媒体报道,中兴一案之所以能够解决,很大的原因是特朗普总统给美国商务部施压。

而这件事,也在Twitter上引发美国网友热议。

我们摘录几段。

“我已经扔掉了中兴手机。实际上我砸毁了手机,只为安全起见。”

“北约坏,中国和中兴好。中国第一!!!(还有俄罗斯!!!)”

“又一次出卖了美国和我们的工作”

还有更直接的说法。

“我们(美国人民)被f*cked了。这就是现在的感觉。”
  更多的就不摘录了,大部分都是类似的说法……

但换个角度看,也不全是“坏事”,因为中兴事件可能会是中国芯片和底层技术反思的开始。

这起原本商业契约为直接导火索的纠纷,在国内演绎成为了一场“中国基础科技”的大讨论,从学术界到工业界,都围绕中兴事件热议纷纷,核心指向其实只有一句话: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受制于人,随时会被扼住喉咙。

最具代表性的发言或属马化腾,这位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在最近一次未来科学论坛中说:“最近中兴通讯的事件让每个人都更清楚地意识到,无论你在移动支付上多么先进,没有手机、芯片和操作系统,你仍然无法与人家竞争。”

当然,中兴事件也让中国科技界、创投圈更加聚焦芯片等底层技术。

就在中兴事件爆发后,、、出门问问、云知声、、、地平线、等一大波中国/华人科技公司的芯片进展,都受到了外界更多关注。

希望中兴事件是单个事件的结束,但却是加强IP意识、自主原创意识的开始。

“这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这是开始的结束。”(来源: 德国之声/量子位)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