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再现教师性骚扰学生 #Metoo在中国难成气候

102

近日,又一中国著名高校教师被指控性骚扰。今年初中国高校刮起#Metoo风,却依旧无法阻拦此类事件屡见不止。

这次事件的中心是位于广东的中山大学。7月8日深夜,新闻网站网易“人间”栏目发表文章《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以下称《她》)称,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在2011年至2017年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和女教师”,并讲述了其中几位当事人被侵犯的具体过程。但文章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遭到了迅速且大面积的删除。

7月10日,中山大学终于在学校官方网站发表公告称,对张鹏作出停课处理,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虽然#Metoo运动在世界范围兴起,在中国也已有北航、北大等几所高校学生举报老师性骚扰的事件见诸报端,此次中山大学也在舆论压力下做出了看似迟到的处罚,但#Metoo旋风在中国好像从未见规模。

教授还是“叫兽”?

《她》文中写道,一名女学生是在田野调查时被张鹏骚扰的。张鹏先是在言语上多加亲昵,对她讲“你的头发真好”,“真香啊”,后直接将她一把抱起,“还顺势把头埋到陈静(该女生化名)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时候整个人完全懵了,不敢相信,”陈静说。“感觉张教授是‘叫兽’。”

还有两名女学生的遭遇则发生在大学二年级时的野外实习时。文章称张鹏借修改论文和实习之名,将学生留在办公室,其后在语言和行为上对她们进行冒犯。“那段日子有巨大的阴影笼罩在身上,世界仿佛到处都是黑暗”,“那时感觉自己在地狱,”一名受访女学生说。

文中介绍,因为这件事情,两名女生已经放弃了自己本来属意的学术道路,而中山大学对事情的处理态度却一直模棱两可。

中大处理又闹风波

北航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根据《她》文,曾有中大学生在“为学校发展规划建言献策之‘十大提案’活动”中递交关于规范教师师德行为的提案,但被校领导约谈,称“话题太敏感不宜公开讨论”,还拒绝学生对提案公开答辩。

BBC中文记者曾在7月9日联络中山大学纪委,对方建议记者咨询宣传部。拨通纪委留下的宣传部电话时,记者只说到“请问是中山大学宣传部吗?”,对方便回应“打错了”并迅速挂断。

《她》文发出后,在网易网站、APP、及微信等平台上被删帖,中大校友要求处理相关教授的联名签署信在网上也不能查看。中山大学7月9日曾发表公告称,中大4月起已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给予其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通报。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

而此番表态也在网上引起舆论反弹。不少人指,举报信是5月4日递交的,为什么4月就调查且处理,怀疑学校并未对举报认真调查。

舆论压力下,中山大学10日再发一则公告,对张鹏作出行政处罚,作出停课处理,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聘任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Metoo在中国

示威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然而这样的结果没有让所有人满意。微博上不少网友认为中山大学是在感到舆论压力下才“不得不”处罚张鹏的,还有人指出此前还有其他高校有类似事件一直没有处理结果,认为高校缺乏正视性骚扰问题的态度。

性别平等工作者冯媛认为,与北航、北大的处理方式一样,中山大学此次也采取了“被动式处理”的模式,“如果事情没有得到广泛关注,他就不会处理,如果处理,也就是悄悄没人知道的处理,”她说。

冯媛表示,这种“危机公关”、“当成个案”处理的形式,会让更多有性骚扰行为的人存在侥幸心理。

从此次删帖的广度来看,性骚扰这个话题在中国社会仍是一个“禁忌”。与全世界的#Metoo风潮不同,在中国,类似事件首先会遭到打压。

一位熟悉内情的中大校友告诉BBC中文,1月北航事件发生时,已有中山大学学子向学校递信,要求建立健全防性骚扰机制,但被学校拒收,没有得到回应,且学校禁止此事在网上传播。此次举报张鹏的事件也有其他部门介入。“因为你有煽动学生的嫌疑,是学生群体性的行为,他们最怕的就是这个,”这位校友说。“他们(不)管你什么事情,我觉得跟主题没有太大关系。”

尽管在全世界要求性别平权的运动下,中国还是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进步的幅度远远不及他国。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这与文化、舆论环境及学校因素都有关。“毕竟能主动举报的女生太少,而且媒体在报道时也有顾虑,”他说。

冯媛也指出,由于各种打压,施加性骚扰的行为人不会停手,同时反对性骚扰的人被压制,这“也让人觉得很沮丧压抑”。

但是,“这不是完全可以阻止的住的,”冯媛说。“很多努力还是希望打破这个模式,让真的性骚扰能够变成一个比较容易讲出来,肇事者受到调查处理、受害者得到支持和公平的事情。”(来源: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