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这个西班牙新秀 极可能是未来首相

1329

图:人民党昨天初选结果,头两名最高得票者进入下一轮表决(el Pais 图片)

7月6日马德里(柳传毅) 西班牙人民党昨天进行了旨在选出新一届党主席的党内初选,结果是,曾任副首相的索拉雅·桑塔玛丽亚女士(Soraya Sáenz de Santamaría)得票21513张(36.9%),人民党宣传部长卡萨罗得(Pablo Casado)19967张(34.3%),曾任国防部长、且是人民党秘书长(属党内二把手)的科尔佩拉女士(María Dolores de Cospedal)得15090张(25.9%)。其余三名提名人均仅得几百张。

依照人民党的选举规则,全党投票的初选程序是选出两位得票最高的人为正式候选人,下一轮则是高层执委大会的执委代表们举行投票,从两大候选人里确定一人为未来的人民党主席,全国执委大会将于7月20-21日举行,也即是在21日这天,桑塔玛丽亚或卡萨罗将登台成为人民党新领袖。须注意的是,桑塔玛丽亚仅多后者1500票。

三大候选人三个经济模式

科尔佩拉出局比较无意外,因党务政治型人物科尔佩拉的热度一直不高。科尔佩拉女士其实本不想参加竞争,因最热门的应是加利西亚大区政府主席阿伯图·费卓(Alberto Feijóo),但费卓最后决定留守西北加利西亚大区,不参加本届竞争,《世界报》称,当科尔佩拉得知费卓不参选后才决定加入竞争,本次是在多家媒体的不利预测下铩羽而归,因此不出奇。客观而论,科尔佩拉当党魁并不适合,虽然最近十年间,她在党内受评属于每年在提升,但作风有些鹰派的科尔佩拉无论在党内还是党外均树敌,不仅不容易被其他党派接受,也让本党很多人难以接受。

西班牙《扩张报》在人民党选举前一天撰文说,在桑塔玛丽亚、科尔佩拉和卡萨罗三人“代表着三个经济模式”,桑塔玛丽亚为“纯粹治理”,集中在保持预算稳定;科尔佩拉则紧随前任拉霍伊的步伐,集中在进一步鼓励创业和就业。但《扩张报》指出,两位女性在选战里均未有明确、详细地说明自己的经济主张,意外的是新秀人物卡萨罗,十分明确地道出自己的经济主张和党务政治计划,一些耀目的经济主张和党务革新让人吃惊,因此,卡萨罗若胜出,会是彻底更新人民党形象的人物,属于“务实的新自由主义”。

图:年轻的人民党新秀卡萨罗。

主张税制“大变革”的卡萨罗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人民党选举,前首相拉霍伊未投票,保持中立,而卡萨罗的背后支持者则是拉霍伊的老上司、前首相阿斯纳尔,阿斯纳尔属于反拉霍伊经济政策的人。这暗示,一旦卡萨罗执掌人民党会奉行阿斯纳尔主义,阿斯纳尔对拉霍伊的剧烈批评之一是拉霍伊的经济政策在摧毁支撑着西班牙经济的中层阶级。

卡萨罗曾对《扩张报》说:“有些人认为这场比赛不是意识形态之战,我觉得正好相反。我们的党员要求人民党须重新成为带清晰标识的党,重新回归减税路线。”这是暗示自己与其他两位竞争者在人民党的革新改造上的不同,也与阿斯纳尔近日提到的“无论以后是谁任主席,但新人必须意识到人民党需要一次改组重建”相符合。前任拉霍伊在任七年,给人的印象的加税和紧缩开支为主,卡萨罗是暗示自己将扭转这个人民党航向,重新人民党阿斯纳斯时代的减税标识。

卡萨罗的一些税制改革有如下几点:卡萨罗从2015年就主张西班牙税制需要一个“大变革”(Revolución fiscal)。他曾对媒体称,西班牙的小规模模式的公司税要降至10%(当前为25%),个税税率的最高税点则降至39%(当前为45%)。这些,都是非常具吸引力的减税措施。

同时,卡萨罗主张从自治区手里收回一些税项管理权,例如遗产继承税和财富税。

前一项非常主要,因在西班牙一些大区,例如从父母手中继承一笔遗产或房产,继承人会被追讨数万欧元税务。卡萨罗的试图是一概交予中央管理,结束当前各大区各行其是的不统一做法。实际上,不少人因担忧被税务局追索继承税而放弃继承。这是卡萨罗一些耀目主张之一。

西班牙老气横秋的政治老一代,因在位太久让许多人都在腐败疑云中,西班牙的政坛腐败在让西班牙社会呼唤西班牙政治换代,人们更愿意一个政治仕途更清新的人出现在政治一线,这是西班牙诸如社工党、市民党、左翼联盟以及我们能党的领袖,都是三十多岁四十开外的新一代的原因,人民党作为第一大党也难以避免地必须迎合这个社会呼声,因此,卡萨罗大有可能击败桑塔玛丽亚女士,成为人民党新主席。若如此,卡萨罗也将是2020年首相候选人,胜出的机会同样很大,因人民党尽管在今年衰落,但继续是得票最高的党派。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