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亲戚来探亲 差点儿成了加拿大版章莹颖

203

“嗨,假期哪个月有空,咱们去海洋三省?”眼看快放暑假,朋友打电话来约我自驾游,原本这也是去年冬天几家人一起计划好的。然而计划不如变化,遗憾地告诉朋友我家无法成行,因为又一拨国内亲戚在来多伦多度假的路上了,我家要做接待站,我这个任期两个月的执行站长又即将上岗。

这两年中国亲戚们不绝来访,真比一场场肥皂剧还热闹。我陪着他们经历,心情起起落落。

前年二姑进了我家扔下行李,还没分清大门朝东朝南,就拉住我坐在沙发上,开启了亲切关怀模式,问一家大小各自年薪多少,家产究竟几何呀?听说加拿大人人住大别墅,看你家这房子也不算大嘛,当初花多少钱买的?俺们老家那农村一家人就占一面山,房子想盖多大就多大,也不花几个钱。。。。我满脸陪笑傻傻点头,这些话答也不是,不答也不行,老姑眼巴巴等着呢!含糊应两句,赶紧带他们上街吃饭,或许就不惦记我家了。

可是才出社区,走过两条街,老姑和她儿子又忍不住笑:这就是著名的多伦多?还不如俺老家那小县城气派呢!我心虚地四面看看:街角站着几根灰突突的电线杆,电线横七竖八在各家屋顶上交错,脚下街道狭窄,路面一个个坑不说,还打着新旧不一的补丁。哎,说的也是,看惯了鸟巢和东方明珠,咱这多村难免不入眼。老姑连连摇头,说电视上一提多伦多就净播那个尖尖的塔和一片湖水,挺漂亮的,原来塔背后也不咋地!这就是“面子工程”嘛!

我脸一红,正尴尬不知如何回答,堂弟一把抓住我努努嘴——前面椅子上有个无家可归的人躺着睡觉,脏得看不出男女,家什破烂扔在脚边。我带着一群人小心翼翼经过这人,老姑一边走一边跟她儿子嘟囔“也不知有没有传染病,为啥不赶走他们”,我堂弟却摇头:“这说明多伦多不搞‘面子工程’呀!”老姑一脸不明白,堂弟对我狭狭眼睛笑了。

每次亲戚来,都得带着去COSTCO,尤其他们回国之前必去,那就像是一杯一定要喝的送行酒。

进了COSTCO,亲戚们见啥买啥,除了深海鱼油、雅顿之类流行的保健品化妆品,连巧克力、袜子都成堆地买,连呼太便宜,说是除了自用,还要送给家人朋友以及朋友的孩子们,非得把各人的购物车堆成颤巍巍小山才行。看他们在拥挤的人潮里走得辛苦,我要搭把手,他们连声客气“不用不用!你先去柜台。”这么着,我就成了最轻松的那个,只需掏出会员卡和信用卡结账就行,唯独这事儿他们谁都不跟我抢。一家人嘛,分什么你的我的?

问亲戚何必买这么多东西,同样品牌国内也遍地都是。他们说COSTCO没假货呀!加拿大是个大农村没错,好处倒也有,就是此地人比较傻,不比中国商家猴精猴精的。我连连点头。

一说假货,立马想起三年前冬天回中国探亲的经历。那时借了当地亲戚的车开,气温零下5、6度的时候汽车防冻液被冻住了。觉得很郁闷,买的时候特地读了标识,写着能扛零下三十度的呀?看来买到了假货。问一位开车行的朋友在哪儿能买到真的,朋友说他家隔壁那汽车用品专卖店里都是真货,他一向在那儿买,从未买到假的玻璃水。我一听放心找去,买回来一用又冻住了,还是假货!这次更郁闷了,再去质问那朋友,朋友一听哈哈大笑。他跟那店主是熟人,交易的自然都是真货,我不过是一陌生人,跑去买货还不提我朋友的名号,店主不宰我宰谁?!我闻言差点吐血。

看来在加拿大住得有点久,真的变傻了。

人“傻”,换句话表达就是人“好”。不少亲戚是第一次来加国,不知怎么就深深相信加拿大人人皆好,东西南北无坏人。

有次我表姐和另两位亲戚来,刚倒过时差,三人就结伴出门散步,然后一去不回。我正惊疑不定思量要不要报警,他们回来了,笑说穿过峡谷走上街头立刻晕头转向,忘了家住哪个方向,又发现找个人问路太难,街上车流不断,就是遇不到一个走路的!好容易见一中年男士在跑步,逮住赶紧问。结结巴巴的英语,懵懵懂懂的表情,那人立刻了解遇见了旅游者,就让他们往某方向走两百米,说是他家,他会先跑回家等着,然后开车送他们回我家。亲戚们按那人指示走去,果然见这中年人正站在自家车道上引颈张望,将我几位亲戚请上车,Google一下地址,说其实就在附近,五分钟就利索地送回了我家。到家后他们几个感慨,加拿大人真好呀,真心好呀!

这件事过后,他们再也不听我“警惕陌生人”的提醒,总拿这例子驳斥我。

有天女儿去上数学补习班,我和孩子爸都没空去送。虽然走路到学校才十五分钟,但我想想不放心,还是让国内来的我表姐陪她走一趟。结果女儿回来说,一上街就遇到一个“creepy guy(可疑的人)”将车停在她俩身边,邀请她们上车,说无论去哪里他都愿意送。表姐想起上次迷路遇见热心人的经历,高高兴兴就准备上车,幸亏我女儿拦住,断然拒绝了那人。那人还不死心,问她俩打算往哪儿去,然后在前行的方向上滑行了一段,继续停在路边等她们。幸运的是表姐不熟悉环境指错了路,我女儿没纠正她,带着她穿过街道换条路走了。我惊出一身冷汗,这表姐差点儿就成加拿大版章莹颖了!

没错,加拿大是好人多。但是,100个人里哪怕99个都是好人,万一遇到那个坏的就是终结符,不能承受之重。

前几个月世嘉宝也出现可疑的人开着车跟踪放学的小孩子,要他们搭顺风车,结果那几个5到10岁的小孩儿立刻逃跑,还报告给了家长和警察。这才是正确的态度,不拿自己的人身安全做信任别人的赌注。跟亲戚们说,在加拿大这段时间,不经我们允许,再也不能自己出去转悠了,就当在加拿大坐牢吧!说完忽然理解了为何许多中国移民常自称在加国“坐移民监”。

可是亲戚们不出门,仍然避免不了麻烦事。

有天天色已晚,我正给几个孩子做饭,门铃响了,开门处站着个年约60岁的西人老头。问找谁,他说找住在这地址的一个“朋友”,中国名字又发音不清,干脆举起手机让我看照片,说是十五岁的女孩儿。我一看照片吃一惊,确实是正住我家的一位亲戚。问老头儿怎么知道?他说在网上认识两三年了,几个月前就知 “老朋友”此刻会在加国,会住在这地址,所以特地来接她一起去“喝咖啡”。我推说这人不在家,对着老头儿鼻子关上门。一个六十岁男人天黑之后来找十五岁女孩去“喝咖啡”?!什么人会跟这种人交朋友,还把地址告诉他?那时她真不在家,如果在,或许不顾天色已晚,真坐上这老头的车去“喝咖啡”了!顺便说句,这个“十五岁女孩”其实芳龄三十五,那照片修得年轻了一点点。

二叔来时听说多伦多有个松山墓园,极力要去拜访,中国政治名人张国焘的墓地就在那里。某个周日我带他去了。墓园秀丽清静,维护草坪花圃的工人们穿梭不断,我赞叹张家人为他选了块好墓地。可二叔一看张的墓碑就表示不解——为何墓碑两面名字不同?我解释张与他人共用墓碑,这在多伦多很普遍,既省钱也省资源。二叔立刻摇头咂舌:“这张国焘看来在多伦多混得不好,若在中国断不至此”。我闻言环顾四周,这儿许多逝者都共用墓碑呀!一排排墓碑静立在阳光下,地上是扫墓人精心放置的各种花束。我平白地为这些逝者难过起来。

许多事见惯了,我早已不以为怪,却原来与亲人们习惯在乎的竟那么不同。或许南橘北枳,环境已将我们塑造成了不同品种的水果。

然而也正是亲戚们的到来,给我们在多伦多平波无澜的日子添了许多色彩,让我们知道虽然走不进各自的生活,但依然可以相爱。

打扫客房,填满冰箱,整理好旅游景点的宣传单。这周末来访的中国亲戚又要到了。

新闻来源: 华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