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太厉害!一战打死天皇的外甥,气得天皇要对侵华日军总部追责!

67

1939年7月下旬,八路军115师代师长陈光从湖西检查工作后,带着从苏鲁豫支队调来的一个连回到了115师机关所在地——梁山宋江寨以北的前集。

这梁山不是别处,正是施耐庵所著的《水浒》里描写的一百单八将聚义的梁山泊。这里因多次被溃决的黄河水所包围,一度汪洋数百里,古称水泊梁山。但如今已是一片荒沙平原。就在这当年梁山好汉出没的地方,陈光又演出了一场有声有色的战争活剧——把日本天皇的外甥给打死了。

(1)

8月1日,宋江寨北的前集村一派节日景象。115师机关和部队正在搭台子、栽杆子,拉横幅标语,准备召开“八一”建军节庆祝大会。这时,陈光突然接到地方情报站派人送来的情报:有一股敌人从汶上出动,带了4门大炮,有向梁山开来的迹象。

他立即命令侦察员继续严密侦察,监视敌人,并通知部队停开庆祝大会,准备战斗。

很快,侦察员查明这股敌人属日军第32师团,报告说:“领队的是日军少佐大队长,叫长田敏江,兵力约400余人,配有10多挺轻重机枪,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两门野炮,准备到梁山一带进行‘扫荡’。”

原来尾高龟藏九路围攻115师在陆房遭到彻底失败后,他手下32师团的一个少佐大队长长田敏江却不服气,把这个堂堂司令官叫去大大训了一顿。怒骂中,这尾高龟藏也不是好惹的,于是顶嘴说:“你说八路好惹,你自己就去试试!”

“试就试,我亲自出马。”这愣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地“应战”。

但是,深知115师厉害的尾高龟藏还是不敢让他硬对硬地去与八路军在战场上见个高低,只给了他个为“扫荡”部队护送武器的任务。于是,这愣头小子还真的去了。

日军一个小小的少佐怎么敢把个大司令官叫去“训”了顿呢?

原来这小子官虽不大,却很有来头。他是日本天皇的亲外甥,据说,在来华之前,还被天皇亲自召见过,因此仗着老舅的面子在尾高龟藏面前大耍威风。而尾高龟藏深知八路军的厉害,顶嘴归顶嘴,与这“二愣子”较真却不敢来真的,所以只派了个护送炮兵野尻小队连同两门意大利野炮到“扫荡”的前方部队去的任务。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两门大炮再加上两辆拉弹药的炮车,被这愣头小子带着,前前后后400多人簇拥着,浩浩荡荡“上前线”去。煞是威风的队伍立即被115师侦察员发现了,甚至连他们都误认为鬼子们那两辆拉弹药的炮车都是大炮呢,所以汇报说鬼子有4门大炮!

陈光问道:“他们后头有接应的吗?”

“这股日军是孤立的,没有后续部队,也没有其他敌人策应。”

陈光在陆房战斗中打了一场险恶的被动之仗,虽然胜利突围,心里却一直十分窝火,此刻听到这送上门来的买卖,激动地对罗政委说:

“梁山周围没有日军的据点,稍远一点就是东平、济宁、郓城、阳谷,那里的鬼子如果来增兵也不一定来得及。现在我们在梁山附近的兵力有师部4个连,又正是夏季,青纱帐正好隐蔽活动。杨勇独立旅离这里也不过30里,随时可以增援。这是一个不可多遇的战机!吃掉它,不能让它跑掉!”

陈光与罗荣桓,一个会打仗,一个会做思想工作,一个性格暴躁,一个思维冷静,可以说是最好的文武搭档。罗荣桓仔细一分析,同意了他的意见。

随即,他们前去孟林勘察地形。这孟林,就是梁山南坡的一片松林。它东南是茫茫一片高粱和玉米地,从汶上过来的大路在高粱玉米丛中穿过,路两旁的青纱帐是伏击的绝好地方。西南耸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山包,像一头卧地的黄牛,叫独山,独山的周围有些民房,叫独山庄。陈光看了看说:“就在此摆设战场吧。”

于是,陈光连夜进行兵力部署,罗政委也帮着张罗,陈光说:“老罗,这点鬼子用不着劳你大驾了,你去看书吧。”随即,把自己桌上的一本破《水浒传》扔了过去。

师指挥所就设在梁山西南的小庙里。当独立旅1团3营一个连长来受领任务时,竟然发现罗政委正在悠闲地翻阅着一本破《水浒传》,大吃一惊。陈光发现了他啧啧的样子,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读书人什么时候不能读书?快去领任务。”

当他离开时才从一个参谋口中知道政委和师长来了个这么样的“分工”!

(2)

第二日午后,青纱帐里扬起一阵烟尘,骄横的长田敏江带领步、骑、炮兵,排成长长的一列,神气十足地走来了。

本来陈光命令2连埋伏在大路两旁的青纱帐里,准备打他个伏击,可长田敏江这二愣子转来转去,却走了另一条道,直闯前集,结果撞上埋伏在庄外的4连和10连。情况报告上去,陈光说:“要消灭的就是这伙鬼子,从哪先下手都一样!”

战斗就这样突然打响了。

2连听到枪声,立即赶去,结果在鬼子屁股后面发动了攻击。前后一夹击,二愣子长田敏江反应不及,步兵堵住了炮兵,骑兵又冲散了步兵,马上乱作一团,一下子伤亡40多人,而伪军则被全部打散。幸好他终究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遭到攻击后,立即冷静下来,舞着指挥刀,整理队伍,然后下令向梁山开炮。大炮就地轰了半个多小时,见没什么动静。他那二愣子脾气立即又来了,想都没想,就大叫着:“土八路,游击队,走!”

他这一喊并不是“没根据”的。在出发前,他还真准备了一番,连夜打听好了:这一带没有八路主力。此刻他一喊,鬼子兵又继续前进。可一到梁山西南角,迎头又遭到杨勇独立旅3营的一顿痛击,又死伤几十人。长田敏江有些纳闷儿:怎么回事呢?弄不清是咋一回事,他干脆率部退守独山庄去。

谁知他这一折腾,打打走走,住进独山庄时天就快黑了。

独山庄北面有座小山,不太高,也不太陡,是这一带的制高点。长田敏江一进庄后,就“敏锐”地派出伪军一个排,约20人,另有日军三五人,占领了这块小高地,“凭险据守”。其他人则在他自己“亲率”下在庄南面的一座大院外的树林里露宿。经过半天的“连续作战”,鬼子伪军个个已是人困马乏,疲惫不堪,进村后胡乱地向梁山和庄外四周的青纱帐打了一阵枪炮,然后便洗澡的洗澡,做饭的做饭,睡觉的睡觉,完全松懈下来。长田敏江则和几个亲信大讲黄色笑话,笑得前翻后仰的。

此刻,陈光已决定连夜把这伙鬼子“解决”。天一黑,115师一队人马悄悄绕过“制高点”,从3个方向对独山庄发起了攻击,轻机枪、重机枪一起发作,战士们就如猛虎似的扑去。突然间又猛遭打击,鬼子们一时懵头转向,不知所措,有的光着脊背,有的穿着短裤,纷纷向庄南的院子里逃窜。长田敏江本想抵挡,寡不敌众,只好也退了进去。随即,大院被115师战士们团团围住了。

混乱中,长田敏江又拿出了自己的特长,迅速调整部队,并立即分成十几个战斗组,在密集的火力支援下,想用“四面开花”的方法杀出重围。战斗进入白热化。但打了五六个小时后,400多名鬼子已被打死了一大半,命大的日伪军都退守到了车马店进行顽抗。陈光一见这伙鬼子如此顽抗,大光其火,立即派政治部秘书苏孝顺来了解情况,并下达命令:

“集中力量,一鼓作气,明天上午10点前全歼残敌。”

各攻击部队迅速调整了部署。独立旅3营集中所有的轻、重机枪,以猛烈的火力作掩护,排长李炳祥率领突击队闪电般地冲进大院。这是一群老虎式的猛士,他们冲进院子后守门的守门,往里打的往里打,有几个性子急的战士“没功夫”与他们磨蹭了,立即跳上房顶,抡锹挥镐,“稀里哗啦”从房顶上敲开几个大窟窿,然后把手榴弹往屋里一丢,这一下炸得鬼子伪军血肉横飞,没被炸死的不顾枪林弹雨破门而出,混战中,长田敏江带着一伙人突出包围,向青纱帐逃窜。

陈光见状,立即派出师特务营的骑兵连飞马扬刀追赶而去,一阵奋力拼杀,他们犹如砍瓜切菜,杀得鬼子头颅纷纷落地,长田敏江折腾几下,慌乱中掉进一个洼地里,随即不知被哪位冲上来的战士一枪打死。

战斗很快胜利结束。梁山之战不同于消灭伪军的樊坝战斗,也不同于被动反击的陆房突围。这是一次在平原地区进行的、以日军为主要作战对象的成功的伏击战。在双方兵力相当、日军火力处于优势的情况下,陈光指挥115师取得了全歼日军一个大队的战果。战后,罗荣桓政委把那本《水浒传》一扔,说:

“老陈呀,这破《水浒传》我都看了3遍,背都背得出了,我看书你去打仗,好事情都被你抢了!”

陈光笑着说:“这《水浒传》我带着都快拿烂了,天天夜里啃,还没看完前三回呢,没想到你这个大知识分子也说看书是个难事,有意思!”

事后,一个战士笑嘻嘻地说:“陈师长不识字,读书最难;罗政委识字,也是读书难。我们倒好了,不识字,就不读书,天天跟着陈师长去打鬼子,快活似神仙。多好啊!”

结果,他被陈光叫去训了一顿:“你好样不学,专做臭苍蝇!”

梁山之战的胜利,震动了鲁西,传遍了山东。中央军委也发来了表扬电。

(3)

谁知梁山战斗的结果却惊动了日本天皇。

外甥把小命丢在中国的山东,天皇立即追究侵华日军总部的责任,侵华日军总部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再向下查问,级级追查,最后追查到了尾高龟藏这一级,“罪魁祸首”尾高龟藏只有“背黑锅”的份儿了。为此,他气急败坏,迅速纠集了5000余人,调动了100余辆汽车、40多辆装甲车,开进梁山地区,进行“扫荡”报复。

为了避开日军的锋芒,陈光将部队化整为零,把缴获的两门野炮拆开埋了起来,利用青纱帐与日军周旋。他和罗政委经常带少数人员白天进高粱地,晚上就找个村子过夜。

一次,日军突然包围了他们正在宿营的村子,幸好两人从村东头脱了险。

为了安全起见,陈光与罗荣桓和师部机关躲到了东平湖里的一个小岛上。

在梁山之战中,115师曾俘虏了24名日伪军,其中6名日军俘虏也随他们下了湖,由保卫部看管。一天早晨,6名俘虏乘看管人员不注意逃跑,结果,被捉回来3人,淹死1人,失踪2人。失踪者一旦跑进日军的据点,鬼子必将下湖进行“扫荡”,于是,他们只好马上撤离东平湖。

可惜,两门被115师当作宝贝的野炮,后来被日军挖到掳走了。尾高龟藏这次“扫荡”,除了扛回两门野炮筒子外,没有任何战果。最后,被上司狠打了几十个耳光。

蒋介石闻讯115师把天皇的外甥都打死了,也发来一封嘉奖电报,另送3万元表示慰劳。陈光高兴地说:“打死个小二愣,获得3万赏金,值!”(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