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外长号召用“欧洲团结”应对“美国优先”

31
Picture taken on March 7, 2018 shows German Justice Minister Heiko Maas prior to a cabinet meeting at the Chancellery in Berlin. As German media reported on March 8, 2018, Maas will become Germany's next foreign minister, succeeding his social democratic SPD party colleague Sigmar Gabriel. / AFP PHOTO / DPA / Michael Kappeler / Germany OUT

图: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

“美国优先”的答案只能是“欧洲团结”。

“我们需要更多地强调欧洲,尤其是现在”,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说。

德国之声13日报道称,马斯在柏林举行的“欧洲脉搏”会议上发表演讲,回应了特朗普利己主义的“美国优先”政策,呼吁欧盟“捆绑自己的力量”,展现更大的勇气。

马斯说:“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大西洋变得更宽了。当美国政府公开质疑我们的价值观时,我们当然需要更为坚定的立场”。

欧洲国家不满:特朗普太“任性”

欧洲各国对特朗普在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的“任性”似乎特别不满,纷纷表示需要加强欧盟的作用。

CNSNews报道称,一名欧盟高级官员周二在斯特拉斯堡向欧洲议会表示,在特朗普总统突然退出G7领导人联合公报后,欧洲必须“团结一致”。

欧盟委员会首任副主席弗朗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说:“这是自1945年以来,美国总统第一次没有把确保欧洲的活力、统一和巩固跨大西洋关系视为美国的战略利益”。

“这意味着欧盟需要更多地掌握自己的命运,”他继续说道。“我们应该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因为我们的基础很牢固。我们的联盟建立在会员国的基础上,这些会员国自愿和民主地决定把命运联系在一起,共同创造未来。”

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在一次电台采访中说,欧洲人应该把重点放在国内团结上, “G7会议使欧盟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安德里亚•纳勒斯(Andrea Nahles)则直接表示,“美国优先”的答案只能是“欧洲团结”。

在号召“欧洲团结”的同时,马斯在演讲中也抨击了特朗普对几十年来同盟关系的破坏。

“在几秒钟内,你(特朗普)用280个推特字符摧毁了信任”,马斯说。

他警告道,美国重建失去的信任将会很难。

马斯所指的是特朗普在G7会议结束后的这条推文:

“由于贾斯汀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虚假声明’,以及加拿大对美国农民、工人和企业征收大额关税的事实,我已经指示美国代表不要在稍早前公布的联合公报上签名。我们仍然会对涌进美国市场的进口汽车征税!”

据德国之声报道,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分析师乔纳森•哈肯布洛维奇(Jonathan Hackenbroich)表示:“德国外长的语气更令人惊讶。他自己在演讲中说,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某个时候发表这样的演讲,尤其是关于跨大西洋关系问题。”

报道指出,作为德国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成员,马斯克给出的提议是在向法国的地位“激进靠拢”。但同时,这两个欧盟最大的国家需要小心不要表现得像其他成员国的“校长”一样。

一些“欧洲团结”的提议

马斯说,欧盟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在“布鲁塞尔修几颗螺丝钉”,重要的是必须“改变自己的心态”,尤其是在被“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沙文主义搞得非常激进”的时候。

和他的社民党同僚们一样,马斯也认为,保持欧盟内部边界的开放和自由是至关重要的,即便与此同时还要保护外部边界。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让意大利和希腊单独地在解决这些任务”,他说。

自难民在危机以来,已有大量难民涌入意大利和希腊。在移民问题上,马斯承认德国有时像会向东欧的成员国们“摇手”。

报道认为,这可能被解读为他对他的保守内阁同僚、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的一击。

目前,泽霍费尔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是否驱逐德国边境寻求庇护者问题上陷入紧张对峙。

德国和法国已经提出了一些加强欧洲一体化的想法,比如金融交易税,这将给欧盟第一次直接征税的机会。

周三,马斯还表示支持欧盟设定最低工资的想法,这是一种降低地中海成员国青年失业率的方法,也能使得整个欧盟的企业税均等化。

默克尔:我们必须为自己的安全做更多的事情

虽然正在高呼着“欧洲团结”,但默克尔似乎在特朗普长期以来对德国国防支出的批评上做出了让步。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特朗普称,美国支付了北约的全部费用,去保护那些在贸易上剥削美国的国家。欧盟对美国存在151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理应缴纳更多军费。

“我们保护欧洲(这当然好),但却承担着巨大的财务损失,然后还遭到对方不公平贸易的连续打击。”

特朗普点名德国,“德国仅向北约(拖着)缴纳了相当于自身GDP 1%的军费,而美国缴纳了自身更大体量GDP 4%的军费,真有人觉得这样合理吗?”

CNSNews报道提到,默克尔向德国第一电视台表示,“我们必须为自己的安全做更多的事情,这也意味着增加国防预算,尽管这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种不受欢迎的观点。”

报道称,默克尔还表示准备修改欧盟条约,以促进欧洲共同的防务政策。

《全球安全评论》编辑乔舒亚•斯托维尔(Joshua Stowell)表示,虽然这听起来可能像是脱离了北约,但欧洲共同的防务政策并不意味着美国和欧盟安全与防务关系的终结。

“尽管有欧盟的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政策,北约仍将是欧洲主要的安全角色”,他说。

PESCO是指允许成员国在安全行动和增强军事能力方面进行更密切的合作的框架合作。

斯托维尔说:“PESCO将成为北约的补充,而不是阻碍。”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