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多份就餐日记里的秘密 与朋友聚餐会暴饮暴食

5

 

你可曾记得你和朋友一起享用晚餐时每次都吃得很撑?或恰恰相反,你和别人一起用餐时没有点布丁,仅仅是因为别人也没有点?

或许,你可能把吃得太撑或没有吃饱怪罪于餐伴。几十年的研究表明,与朋友一起吃饭会让人胃口大开,而且我们用餐时会容易随大流。

不过,我们的用餐同伴究竟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的饮食?我们又能否利用这些餐桌社交影响来减少脂肪和糖的摄入,甚至达到减肥的目的?

健康心理学家德卡斯特罗(John de Castro)在20世纪80年代进行的一系列日记研究告诉我们,要警惕社交对饮食的影响。截至1994年,德卡斯特罗收集了500多人的日记,记录他们的膳食以及他们在何种环境下用餐——同他人聚餐或是独自用餐。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人们在聚餐时比独自用餐时吃得多。其他科学家的实验也发现,相较于独自用餐,人们在聚餐时多吃了40%的冰淇淋,及10%的通心粉和牛肉。德卡斯特罗将这一现象称为”社交助长作用”,并将其形容为”对饮食一项最重要和最普遍的影响,但作用尚待确定”。

是什么让我们在和他人一起用餐时会胃口大开?在德卡斯特罗和其他一些科学家看来,饥饿、情绪或分散注意力的交谈都不是主要原因。研究表明,我们在多人聚餐时会延长用餐时间,于是给我们更多时间吃更多东西。

,
与他人聚餐时,你会倾向于点大份的菜一起分享。

仔细观察一批餐馆发现,聚餐人数越多用餐时间也就越长。与此同时,如果限制用餐时间,人数多的聚餐并不会比人数少的聚餐吃得多。2006年,科学家们召集了132个人进行实验,让这132个人在12分钟或36分钟内吃饼干和披萨,他们或独自、或两人一组、或四人一组用餐。在每个固定的用餐时间内,不论人数多少,吃的东西数量都差不多。这项实验为社交聚餐吃得多少取决于用餐时间长短提供了一个最强有力的证明。

和朋友们一起用餐时,我们很可能会磨蹭拖延时间,这样就能多吃一块芝士蛋糕。

当我们预知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时,我们甚至也会给自己多点食物。我们在一家意大利餐厅观察发现:聚餐人数越多,点的意大利面和甜点也越多。社交聚餐似乎让我们感到肚子更饿,而且我们似乎还没点餐就决定要放纵一把。食品科学家赫尔曼(C Peter Herman)基于这一现象提出了”盛宴假设”的理论:放纵自己是社交聚餐的一部分,吃饭也是为了社交,这样就算吃得更多我们心里也不会有过度放纵的负罪感。

而且,我们即使不是跟真的同伴一起吃饭,也能感受到同人一起吃饭的乐趣。日本一项研究发现,参与研究的人被安排独自对着镜子或对着墙吃爆米花。那些对着镜子的人吃的爆米花较多。说到这里,你可曾注意到有多少餐厅在室內安装了引人注目的镜子?

但有时候我们在与同伴聚餐时反而吃得较少,因为这时放纵的欲望会受到我们想要良好表现的压制。我们想要通过符合社会规范的饮食来管好自己的形象;或许我们可能会观察别人是如何吃东西然后仿效。这种行为称为社交示范。

这种例子有很多。有研究显示,肥胖儿童与人聚餐时比独自用餐时吃得较少。超重的青少年如果和也是超重的同伴在一起会吃更多的薯片和饼干,但是当他们与正常体重的同伴一起时就不会大吃特吃。在大学的咖啡馆里,女生和男生一起吃饭时摄入的热量較少,但是和女生同伴们在一起时就吃得较多。在美国各地餐厅,如果服务员体重过胖,食客们就会点更多的甜点。

,
研究表明,服务员的体重甚至也会影响我们吃多吃少。

在英国,如果餐厅的海报介绍他们大多数顾客都吃蔬菜,食客们在点餐时也会加点蔬菜。看见散乱的糖果包装纸也会诱惑顾客攫取更多巧克力。

2014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上述行为对食物摄入量的影响中等。其中女性选择食物比男性更易受宣传的影响,而且我们也更易仿效相似同伴的饮食习惯。此模式与这样的观点不谋而合,即我们如果认为他人饮食得体,我们也就会照此方法饮食。

目前很少有研究讨论为什么我们的饮食會受制于社交环境。也许遵从社会规范以及所食不會多过他人,可能有利于我们靠集体打猎为生的祖先们分享食物。而且跟别人吃一样的食物可以养成孩子对安全和营养食品的偏好,从而避免潜在的危险食品。

伯明翰大学的饮食心理生物学教授希格斯(Suzanne Higgs)说,”我们可以通过尝试和犯错来学习如何饮食,但这是有风险的,因为我们可能会因吃錯而生病。我认为从年轻的时候开始观察别人并跟别人吃一样的东西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向那些长寿的人学习,因为他们的饮食习惯应该正确而健康”。

不幸的是,今天薯片和甜食触手可得,我们目前的饮食标准可能会一落千丈。人们倾向于像他们社交圈子里亲密的同伴那样吃东西,如果大家都吃得过量,一起变胖,人们就可能忽略暴饮暴食带来的影响。阿拉巴马大学预防医学副教授萨勒维(Sarah-Jeanne Salvy)说,在这样的圈子里,”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肥胖的,我们甚至察觉不到自己体重已超重。”

,
一个人的时候或许还能拒绝甜点的诱惑,但是能吃的伙伴引诱你时该怎么办?

萨勒维专门研究饮食和肥胖的社会环境影响。 萨勒维说:”当得知要根据BMI(身高体重指数)图表来衡量是否肥胖时,有些人对此深表诧异,并认为BMI规定的标准是不可能实现的”。现今社会标准逐渐偏重于肥胖,这可部分解释为什么很多人越吃越胖——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全世界有多达10亿肥胖人口,其中3.4亿是儿童。

幸运的是,健康饮食并不会要求我们舍弃比我们胖的朋友。当然,首先我们应该承认社交影响决定了我们的饮食习惯。然后我们才可以搞清楚遇到这样的就餐情況应该如何应对,以及如何有意地控制自己的食量——比如可以不吃第一道菜或者省去最后的甜点等。

但是,如果确实如赫尔曼所说,我们其实是计划好了要在社交聚餐时放纵一把,要像过节一样大吃大喝,那么有意识地控制食欲显然有违我们的天性。这时,如果你的同座食伴要点芝士蛋糕,你要是拒绝就显得不合情理,而且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