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九百岁”,魏忠贤是如何走向权力巅峰的?

24

魏忠贤像(网络图)

魏忠贤之所以能够把控明朝朝局数年,背后的原因较为复杂,有皇帝的用,制度的不健全,以及激烈的党争等因素。魏忠贤原名魏进忠,本为一市井之徒,后“与群少恶搏,不胜,为所苦,愤而自宫”,万历十七年其被挑选入宫,在明朝国势整体下滑的时代大背景下,通过各种手段算计一步步走向他的权力巅峰。

魏忠贤初进宫时在当时掌握东厂,司礼监秉笔太监孙暹名下管理甲字库,后通过贿赂等手段获得了后来即位的明熹宗朱由校的生母王才人的办膳太监的职位,此间其还和朱由校的乳母客氏相勾通,这使得他有机会和时间和朱由校建立起感情,并深获其信任,以至于朱由校在临终前仍称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可以说皇帝的昏庸懒政和对他的完全信任是魏忠贤最大的依仗。

朱由校像

明代为管理皇室内务设司礼监、内官监、御用监等十二监,其中又以司礼监为首,司礼监设秉笔太监一职,其主要职责是记录皇帝口述后交内阁票拟,再由其转交皇帝批复。这可以看作是为牵制内阁权力的一种设计,但当皇帝昏庸懒政之时就给了秉笔太监较大的操作空间。不幸的是明熹宗朱由校正是这样一个皇帝,史载其“不好静坐读书”并且对木工有着广泛的爱好,常“自操斧锯凿削,即巧工不能及也”,“终日营造,成而喜,喜不久而弃,弃而又成,不厌倦也”。魏忠贤则常常利用皇帝专心营造之时上表奏事,皇帝此时无心理政,则指示曰: “肤已悉矣,汝辈好为之”,长期如此,则实际上给了其矫传皇帝旨意、延缓甚至扣押大臣奏章的权力,魏忠贤也利用这一便利在朝中扶植势力,打击异己,其势力极盛之时可谓满朝尽皆阉党。

东林书院(网络图)

在魏忠贤之所以能够把控朝局,明末的激烈的朝堂党争和丧失气节的官员对其的主动依附也是重要的原因。朱由校在位期间魏忠贤和东林党人的斗争趋于白热化,这使得朝堂中许多与东林党人不和的官员或为魏忠贤主动招引,或为形势所皆依附于魏忠贤之下。如在魏忠贤网罗的党羽中即有所谓的其中著名的有所谓“五虎”、“五彪”、等称谓,文臣武将一应俱全,其党羽又相互勾通,一时阉党可谓遍及天下,魏忠贤也被称为九千岁。天启四年,东林党人副都御史杨涟上奏本弹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状,其奏本被驳回,朱批曰:“一切政事皆朕亲裁,内宫事严密,外廷何以知道”。此后又陆续有东林党人上疏弹劾魏忠贤,但尽皆不了了之,由是魏忠贤愈发恃宠而骄,并对东林党人恨之入骨。天启五年魏忠贤将东林党人左光杨涟、左光斗等人诬陷下狱,并且大肆搜捕东林党人。天启六年,魏忠贤又杀害了高攀龙、周起元、周顺昌等东林党人,东林书院被限期全部拆毁,主要东林党人几被赶尽杀绝。除去对手的魏忠贤彻底的把控朝政大权,各地生祠遍布,走向其权势巅峰。(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