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频遭欧美制裁终迎转机 中俄联手开发北极竞争美国

46

2018年3月18日,普京以76.65%得票率赢得俄罗斯大选。在过去的任期中,处理与美国的矛盾占据了俄罗斯对外关系中的大部分精力。美俄结构性矛盾根深蒂固,短时间内难以解套,普京再次当选后,美俄困境能否会出现新转机?

一、地缘竞争剧情依旧继续

“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危机”和“半岛危机”是普京上一届任期内处理的三件外交大事件,美国件件都是反派主角。其中乌克兰是俄美竞争的主要阵地。事实上,2015年签署的《明斯克协议》既没有被交战双方遵守,也并没有成为俄美两国结束在乌克兰进行地缘争夺的保证书。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有3万左右乌克兰人因冲突死伤。

如果说,俄美两国在乌克兰地区的战略竞争手段是扶植代理人,那么在中东地区则直接走到了台前。俄军参战两年后,伊斯兰国基本被消灭,阿萨德政权也被俄罗斯保住,俄罗斯还计划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港和赫梅米姆建立两个永久性军事基地。虽然美国称暂时不把推翻阿萨德作为优先考虑目标,但是美国并没有撤出叙利亚的考虑。未来,俄美在本地区的竞争还会继续存在,但是,在无突发情况下,将会保持小规模可控的竞争局势。

俄美在东北亚地区竞争的强度要小于其他地区。但是,由于对其盟友的特殊影响力,美国在这一地区占据战略主动地位。然而,特朗普的政策也引发了盟国内部的政策调整,普京当选后,日本政府表达了今后加强与俄合作的意愿。

未来,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北极地区将会成为俄美竞争的新领域。根据去年11月份梅德韦杰夫的访华成果,中俄两国未来还会在北极东北航线开发中继续保持合作,这对途径美国的西北航线来说,也会形成竞争力。此外,北极地区是俄美两国导弹最短发射路线,近年来,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军事部署也取得重大进展,这对美国来说也是威胁。“先占先得”、“先开发先利用”,在北极巨大的经济价值面前,俄美竞争在所难免。

二、竞争剧情源于信任缺失二、竞争剧情源于信任缺失

美俄结构性矛盾短时间难以改变,“通俄门”也再次印证了美国国内“反俄正确”政治观难以扭转。作为两个大国,美俄两国贸易额还没有中美贸易额的零头多,不足200亿美金,经济交融严重缺失,美国国内的俄罗斯利益代言人十分有限,发挥的作用更加有限。特朗普的“亲俄观”也大多源于对普京总统的崇拜,并不是基于两国的利益考量,“亲俄”受挫也是情理之中的。未来,美俄之间的战略竞争状态只要不改变,美国就很难改变对俄“对抗”思维。

反观俄罗斯,对特朗普的失望更加加深了国内精英层对美国的不信任和对抗思维。但是,考虑到美国对其盟友的特殊影响力,普京总统作为信奉务实主义的领导人,不会主动关闭与美国合作的大门,也不会主动破坏美俄关系,但会强硬抵抗来自美国的战略挤压。

三、塑造有利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三、塑造有利的中美俄三角关系

美俄困境短时间内难以改变,但是两国对中国意义重大。美国是世界上的超级大国,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经济利益交融交织。俄罗斯是区域大国,也是中国最大的邻国,处理好与美俄两国的关系,塑造有利的中美俄三角关系对中国意义重大。

构建中俄关系,应该深化两国政治互信,扩大经济合作空间。中俄政治虽然互信程度很高,但是,政治关系历来都比较脆弱,普京执政期间一直采取对华友好政策,中国应该把握普京接下来的六年任期,不断深化经济利益交融,构建中俄关系的经济压舱石。但是,在美俄争斗中,一定要避免将俄罗斯利益作为筹码交换,始终避免腹背受敌。

致力构建稳定的中美关系,但也不要惧怕贸易战。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合对俄罗斯实施了全方位的制裁,涉及个人、企业,涵盖金融、能源、军事技术等核心领域。2014年,俄罗斯资本外流1541亿美元,卢布贬值100%,2015年GDP负增长3.7%。俄罗斯以西方制裁为机遇,一方面采取措施加速经济结构转型;另一方面,实施向东、向北开发战略,促进各个区域联通发展。制裁后不到两年,俄罗斯经济开始走向复苏,2017年,俄罗斯轻工业同比增长7%,北极中俄合作亚马尔LNG项目正式投产,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港、扎鲁比诺港、俄罗斯“红星造船厂”等项目取得重大进展。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合贸易制裁,俄罗斯不但没有经济崩溃,反而促进了经济结构转型。俄罗斯应对美国“贸易战”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来源:新浪军事)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