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一周两次碰壁,老美已指望不上,北约的表态竟然偏向伊朗

27

以色列近期在俄罗斯的斡旋下突然做出让步,允许叙利亚政府军在西南部的德拉省、苏伟达省和库奈特拉省开展军事行动。但是前提条件是,伊朗及其支持的民兵和准军事部队不得参与,并且要按照协议撤离到距离戈兰高地以东64公里范围以外。为了确保收复德拉、苏伟达和库奈特拉的恐叛武装控制区,俄叙伊同时做出让步。目前在上述地区备战的都是叙利亚政府军主力。

此前以色列要求从戈兰高地向叙利亚大马士革方向划出30公里的军事缓冲区,以阻止伊朗在叙军事实力对以色列的抵近威胁。以色列军方称,在距离大马士革西南十几公里的地方,伊朗构建了军事基地并可能部署极具威胁的弹道导弹。另外伊朗还在叙利亚的T4机场部署了战略力量。为此,上述目标多次遭到以色列空军和美联军的导弹打击。

众所周知,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战略版图中的最重要盟友,而伊朗则是美以和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的共同战略对手。可以说,以色列要对付伊朗本来是有一手好牌的。然而近期美以哥俩的急功近利表现却适得其反。老美“冒天下之大不韪”为耶路撒冷确权,将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又引发巴以大规模冲突和人道主义灾难。分析指出,以色列正在“盟友(美国)的帮助下”把自己推向孤立境地。

如果说巴以问题是历史和未来的长期难题的话,那么伊核问题则是迫在眉睫的。以色列希望借助伊核问题转移外部视线,并把孤立的帽子戴在伊朗的头上。但目前为止,除了美国这个铁杆盟友退已经坚定出伊核协议外,以色列得到的都是令其失望的消息。伊核协议其他签约国都支持伊朗继续留在2015版伊核协议内,并称该协议是不可替代的。

而对以色列来说,对伊朗的强硬军事威胁宣传现在也吹不出去了。五月末至今的一周多时间内,以色列接连碰壁,搞了自己两鼻子灰。首先是老美国内对特朗普和以色列“对伊强硬战略的”反弹。美国众仪院刚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有一修正案要求对伊朗动武必须国会授权。而目前对叙利亚动武不需授权,总统和军方可自行作出武力打击的决定。可见美国内朝野政客对特朗普可能对伊朗开战的警惕态度。以色列想撺掇老美军事打击伊朗是指望不上了。

而在内塔尼亚胡近日遍访欧洲大国积极游说他们退出伊核协议的时候,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6月2日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如果伊朗攻击以色列,北约不会给予以色列军事援助。他还强调称“以色列只是北约的伙伴国,而不是成员国。北约第五条(集体防御条款)的安全保证不适用于以色列。北约以前和现在都没有参与中东和平进程或该地区的军事对抗,这不是我们的任务。”北约这个表态虽按章办事并无不妥,但在美欧关于伊核协议出现严重分歧的时候,明显有打压以色列偏向伊朗的意味儿。(来源:搜狐体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