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虐待太监,只有一个人敢说太监也是人

24

1908年冬天光绪帝病重,慈禧也病的不轻,已经74岁的慈禧意识到自己这一生应该是到头儿了,她折腾不起了,眼下光绪无后,必须考虑找个接班人。于是,她一道懿旨将醇王府不到3岁的溥仪接到了宫中。

溥仪的祖母听完载沣带回来的懿旨就哭晕过去,生母苏完瓜尔佳·幼兰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敢违抗,溥仪连哭带打不让内监抱走,最后由乳母王焦氏抱着才一起进宫。

年纪这样小却突然面对这样的变故,给幼年溥仪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在他的自传《我的前半生》中,就记录了他第一次见慈禧的情景。“面对一个阴森森的帷帐,里面露出一张丑的要命的瘦脸,便立即嚎啕大哭。”慈禧叫人拿冰糖葫芦给溥仪,他直接扔了大哭着要找“嫫嫫”(乳母),慈禧生气的说:“这孩子真别扭,抱到那儿玩去吧!”最后还是乳母王焦氏抱着小溥仪他才停止哭泣。

不久,光绪帝去世,慈禧太后命溥仪继承皇统,一人承继两房宗祧,同时过继给同治帝兼承光绪帝。只是慈禧还未撑到溥仪登基就病逝了。

溥仪毕竟年纪小,登基的时候闹了笑话,他刚坐上龙椅,见脚下跪下一堆人高呼万岁,这阵势把他吓到了,哭着大喊“我要嫫嫫”。可见,在溥仪年幼的心灵中,只有乳母能成为他唯一的心理安慰。

溥仪的生母一个月才能进宫看溥仪一次,母子俩长久的隔离极少有亲昵的情感,对于缺乏母爱的溥仪来说,乳母就如母亲般的存在。因为有皇帝身份撑腰,小溥仪经常欺负手底下的小太监,一开始只是孩童的玩闹,渐渐升级为嚣张的打骂,比如他会突然下令让太监把地上的脏东西吃掉,冬天朝太监身上喷水,把铁砂掺在食物里让太监吃,用弹弓射太监等等。

整个皇宫中,无数的人都对他的阿谀奉承,面对他的胡作非为没人敢管他。每当情况不好收拾的时候,宫里人总要向王焦氏求助,因为溥仪只听这位乳母的话。

整个皇宫中,只有王焦氏没有把他当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也只有王焦氏会告诉小溥仪“太监也是人,也像你一样,受伤了会疼、会生病。“

王焦氏虽然是穷苦人家出身,没有读过书,但她是用最本真最纯粹的人性教导着溥仪,跟他聊一聊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溥仪回忆说,“由于她的朴素的语言,使我意识到,‘别人和我一样都是人’的道理”。

而王焦氏能存在于宫中的价值就是让小皇帝天天吃奶,溥仪上面有老太妃们盯着,朝中有摄政王父亲管着,一大堆宫中规矩束缚着他,让他唯一感受到温暖就是王焦氏,或许因为这样的依赖,他到了九岁依然还在吃奶。

九岁还没有断奶,让宫里上下都感到很尴尬。太妃们在溥仪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把焦连寿赶出了宫,溥仪哭闹不止。对于他来说,他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的就是一个能忘记他所有光环,对他用心教导,聊天的人,可见溥仪内心是多么的孤独!

在回忆录中,溥仪说,他一生怀念的人不多,宫中所有的妃子、继母们,都不值一提,只对乳母念念不忘。他用了专门的篇章来讲述王焦氏,是乳母的让他在深宫之中感受着一点点的人性温暖,而乳母的离宫让他“9岁之后,‘人性’丧尽”。

王焦氏自离宫后,终于能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看,这时的她才得知,自己入醇王府前生下的女儿,在她当奶妈后不久就已经饿死了。

她是封建晚清底层社会最苦的女人,1887年出生在河北任丘县,3岁家乡水灾,一家4口到京城逃荒乞讨,由于当时大量灾民涌入京城,北京顺天府建了个粥厂济民。靠喝粥和乞讨,焦家保住了性命。

她16岁时,父亲将她半卖半嫁,许给了一王姓差役当老婆,成为王焦氏。婚后她生下女儿丈夫却病死了,家里没有生计,她只得将孩子交给公婆,去应征大户人家的乳母。机缘巧合之下,她从20个备选奶妈中脱颖而出,成了醇王府刚出生的溥仪的乳母。

每月二两银钱可以救活她的女儿和公婆,但是她从此失去了自由,她不得离开王府半步,不能见自己的女儿,每天必吃一碗没有盐巴的肘子下奶,常吃到反胃。说白了,她只是醇王府的母乳提供员。

她跟随溥仪进宫到离开一共是6年的时间,没想到有一天还会再回到宫中。原来,溥仪一直对这位乳母念念不忘,多方打听到她的下落,了解到她的经历后更加敬佩和同情。溥仪结婚后掌权,时常将她接到宫里,后来溥仪逃到东北时,还特地将她接到东北的伪满故宫供养。

王焦氏晚年依然性情温和,从不跟人争吵,她总是沉默着,端正的脸上带有些许微笑,“她的眼睛,好像总在凝视着很远很远的地方”。1945年,59岁的王焦氏随溥仪举家转移苏联时,死于日军之手。

溥仪将这位乳母写在书中,王焦氏因哺养溥仪而被后人记住,她的名字是焦连寿,只叹她一生如浮萍,唯孤苦相伴。(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