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登上帝位后,为何非要一步步将八阿哥允禩推向死亡的深渊

28

雍正皇帝(1678年12月13日—1735年10月8日)_图

雍正二年(1724)的四月,雍正主持诸王满汉大臣的一次特殊会议,并抛出一个惊雷般的议题——让位。

在长篇谕旨里,雍正对于登基以来舆论对其“凌逼兄弟”的严重造谣和中伤,还明确提出八阿哥允禩“大志至今未已”的重大敏感话题。雍正对此竟然直接提出:“尔诸臣内,但有一人,或明奏,或密奏,谓允禩(八阿哥)贤于朕躬,为人足重,能有益于社稷国家,朕即让以此位。”《雍正朝起居注册》就是说,你们大臣们,只要有一个人公开或者私下奏请只要证明八阿哥比我强,对国家有利,我马上辞职。

是什么让雍正在如此重大场合抛出这样话题?这还要上升到即位之初来解读。众所周知,雍正在继位后,不光兄弟们不服,就是许多宗室大臣也都持有异议,甚至在施政中遭到各方面的抵制。雍正抛出这个曾经被阵营最推戴的“八阿哥”就是要转移话题。引申即是,继位以来,政令多有不畅或问题,都是这个廉亲王允禩造成的,并且允禩故意给他制造陷阱,把美名给他,恶名给自己。

这次以宗人府等部门提出对允禩予以惩处而雍正则表现大度,予以从宽处理,雍正的第一次“罢工”收效不错。

此后的几个月,为进一步收紧对廉亲王允禩的管控,在其左膀右臂年羹尧和隆科多的共同配合下共同传宣谕旨。大意是,继位以来,允禩对我政务处理百般阻挠,在背后推动指挥,从前所犯罪过,宗人府可以处置的不下十件,但都被我赦免,连一分钱也没罚过。雍正在末尾总结说,许多大小臣工,都被允禩胁迫影响,而他却并无一点愧疚醒悟。

年羹尧(1679年—1726年)_图

这件事处理结果在《雍正朝起居注册》里记载:

“朕曾降旨,廉亲王心既不服,便当令其代理政事。廉亲王奏云:若如此,我惟有一死而已。”

雍正不光公开警告允禩及其他臣工,在当时与年羹尧极其密切时,也使用了试探年羹尧的想法和立场:“伊等若能真心收服天下,朕实既喜且愧,推让于伊等耳”《雍正满文朱批奏折》稍有常识的人一看便是假话,更多时候雍正出于缺乏绝对安全感的心腹摸底考试。

雍正的政治温火就是一步步煎烤这个八弟,一点点瓦解心理防线从而彻底放弃政治反击的各种可能。

没多久,雍正先拿裕亲王儿子开刀,罪名是:“迎合廉亲王允禩,昧于君臣大义”被革去亲王。并下发了一道措辞严厉的谕旨:“自亲王以下闲散人以上,若有归附允禩、结为朋党者,即为叛国之人,必加以重罪,绝不姑贷,亦断不姑容也。”《雍正朝起居注册》

爱新觉罗·胤禩(禩同祀,为祀异体字;1681年-1726年),即允禩_图

此后,雍正逐渐告诫群臣,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四阿哥”,现在是主掌帝国的当家人:“朕继登宝位,为天下臣民主,尔等应以大统视朕躬,不应以昔日在藩之身视朕躬也。”以此可见,此时的雍正的确在很多人眼里缺乏基本的权威。

雍正在稳定政局打压对手时不仅用了极其成熟的手腕,更用了高人一等的情商,在拉拢臣下时,表现出来的极其亲密感,甚至有一些肉麻,但却收到了极其富有成效的结果。给年羹尧的批示中说“自你一下以至兵将,凡实心用命效力者,皆朕之恩人也。”不光如此雍正积极撮合年羹尧与隆科多的关系,并对年羹尧说隆科多:“舅舅隆科多,此人朕于尔前不但不深知他,真正大错了。此人真圣祖皇帝忠臣,朕之功臣,国家良臣,真正当代第一超群拔类之稀有大臣也。”让二人紧密合作,关键时刻力撑大局。

此后雍正加大扫清允禩外围集团力度,采取步步为营,各个击破的战略,这些人有解职,或派往东陵守陵,大部分手握权力的都被边缘化处理。

雍正帝书法_图

其实这一切八阿哥允禩早有预料,早在雍正即位之初,允禩便对身旁人说:“皇上今日加恩,焉知未伏明日诛戮之意?”又说:“目下施恩,皆不可信”,这种消极和全面警惕对于允禩来说是一种苍白无力的预见。

雍正曾亲自书写《朋党论》,要求臣下对这篇文章“洗心涤虑,详玩熟体”,站在理论高度,开始着手全面解决八阿哥允禩极其朋党问题。

雍正四年(1726)的正月初五,雍正发出上谕,一口气历数允禩的长文罪状,把他八弟的问题上升到对不起爱新觉罗家族和父皇的高度,决定开除他的宗籍,逐出宗室,进行圈禁,用他的解释便是:“若将此丧心败检不忠不孝之人仍留于宗牒之内,玷污天潢,臣何颜对越列祖在天之灵,又何以立万世子孙之鉴戒!”在分化瓦解允禩集团后,雍正最大的隐患得以全部清除。

雍正帝先农坛耕作图_图

在清除兄弟后,舆论多指责他的刻薄,,一次他对诸王大臣解释说:“朕之是非,有关皇考之得失,所以不得不谆谆辨白也。”作为登基以来帝国最大的执政风波,雍正对允禩极其党羽的态度也十分矛盾,既想剪除,又怕舆论,他对此特别强调说:“允禩或杀或养,朕未降旨,矣无必行正法或必予宽恕之念。岂有靠尔阿哥之名杀弟之理?阿哥惟须持大体,恪守为臣之道,朕或有措置。”《雍正朝满文朱批奏折》

允禩在被圈禁后,得知他的弟弟允禟已死,更是对看守说:“我向来在家,每餐止饭一碗。拘禁之后,我每饭加二碗,若全尸以殁,我心断断不肯,必使见杀而后已。”

雍正将允禩看守问题交给大臣李绂,并升任直隶总督,并通过身边侍卫“口传谕旨”给李绂,叫他“便宜从事”几个月后,允禩离奇去世,自康熙以来最大的兄弟斗争彻底结束。带着巨大的争议,雍正开始了他十三年的新政,在严酷处理兄弟间的斗争后,雍正背负了巨大的争议,开始了他的全面新政。

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