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贫富差距:富人开特斯拉 穷人走乡间小径

203

新闻配图

  中国是未端平的一碗水。虽然按某些收入指标来计算,上海和北京居民的富足程度堪比瑞士,但某些地区的生活水平却更加接近危地马拉。

从东北的铁锈带到中原农业带,再到喷涌而出、争当硅谷的地区——它们扶持了阿里巴巴集团、腾讯控股和华为公司,中国内地31个省级地区的经济实力各不相同。

  中国各地人均GDP

  这种悬殊的差距意味着,某些居民的生活看齐最先进的发达国家:驾驶电动汽车在城市街道无声穿行,或者作为消费者看到的是通过图像识别技术生成的广告。在全中国,近10亿消费者通过智能手机上的应用程序购物或付款。

而在另一个极端的农村,仍然需要用手从井里打水。

彭博经济学家万千说,中国某些大城市的发展现在不逊于全球任何一个地方,但这不是全部的图景;在某些内陆地区、甚至一些沿海地区,城市化进程则落后得多,收入因此亦然。截至2018年年初,为帮助中国发展,世界银行累计为416个项目提供了逾600亿美元贷款。

处于最顶端是上海和北京。经购买力调整后的人均GDP——一项衡量平均收入的指标——2017年略高于53,000元,这与瑞士和美国的水平相当。事实上,根据彭博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的分析,这些地区实际上可以跻身人口300万以上经济体的10强名单。

  上海,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其生产总值约占中国的4%

  上海是中国最大金融中心,北京是首都,它们排在前列很大程度上因为城市密集度更高,以及受益于政府的扶持政策。这两个城市拥有最好的高校、收入最高的职位,而且基础设施开发直到最近都可谓是无与伦比的。至少20年来,大量普工和技工被吸引到了这些城市、帮助它们成长。大部分人都没有难以获得的户口,这意味着他们无法享受社会服务和教育资源方面的合法居民权利。

“现在农民可以迁徙,并变成彻头彻尾的城里人,但是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精英城市实行了积分制度,”世界银行经济学家John Giles最近在华盛顿的一个中国扶贫行动相关会议上表示。“有些城市居民不希望民工的孩子和他们的孩子一起上学。”

“虽然早期的外来务工人潮涌至更富裕的沿海和一、二线城市,但现在更多民工选择留在省内,”瑞银驻香港的股票分析师Hyde Chen在比较城市发展趋势的报告中写道。

  新闻配图

  根据《中国农民工“生存感受”2012年度报告》,农民工感觉“最无力的城市”是北京,“社会支持最少的城市”是上海

“来自成熟经济体的历史经验表明,中国富裕和贫困地区的家庭收入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缩小,”Chen说。“在中国,收入差距正在迅速收敛,一线城市与其他城市之间的家庭人均收入差距从2005年的56%缩小至2017年的46%。”

仅仅十年前,上海一个人的工资能抵贵州省的十二个人。到2017年时,这一贫富差距已缩小了一半。

但差距仍然还很大。

  新闻配图

  南部的贵州和云南省,以及北部的甘肃省去年的人均GDP收入均低于1万元,与乌克兰、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在同一梯队。但鉴于人口合计达1.1亿——与平均收入3.9万元的日本人口总量接近,这三个省具有巨大的潜力。

星巴克公司首席财务官Scott Maw表示,投资云南咖啡种植区同时造福了星巴克和这个地区。“我确信我们可以从中受益,但在这些通过改进后流程生产的咖啡绝大多数将流向他方,”他3月在瑞银消费者和零售会议上表示。“几年之后,你将有6亿中国中产阶级客户。”

中国的整体面貌正在从农村和农田变成以巨型城市和快速发展的城镇为主。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总体城镇化率为59%,而排全国第一的是人口第一大省广东——城镇化率达到70%。相比之下,根据联合国数据,美国的城镇化率为82%,泰国为50%,印度为33%。

“这一转变背后的推动力可能包括基础设施和交通网络改善、经济一体化加强,以及决策者采取的重新平衡区域发展的举措,”瑞银的Chen说。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