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称美拉拢中亚欲开辟军事运输线 中俄将面临威胁

34

资料图:美空军基地的C-17运输机群。

俄罗斯《生意人报》5月17日刊登谢尔盖·斯特罗坎等人的一篇题为《乌兹别克斯坦对美开放》,副题为《米尔济约耶夫构建与美国的战略联盟》的文章。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沙夫卡特·米尔济约耶夫正在进行他对美国的首次正式访问。5月16日与特朗普的会晤堪称此行的高潮。塔什干重新登上华盛顿在中亚地区优先伙伴的榜单。米尔济约耶夫此行恰逢美国与后苏联地区另一关键玩家即哈萨克斯坦的关系越走越近。在他访美之前,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已经造访过华盛顿。而后,阿斯塔纳对美开放了本国位于里海沿岸的港口,向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动提供物流支持和过境便利。塔什干与阿斯塔纳逐步被纳入美国的中亚政策轨道,俄罗斯以及中国因而面临新的挑战。

米尔济约耶夫的美国之行即将于17日画上句号。双方都用“历史性”一词来形容这次访问。除跟特朗普见面外,他还安排了在美国国会、五角大楼、国务院、世界银行等机构的会晤,并将签署一揽子政治、经济和军事技术领域的相关文件,包括开启战略伙伴关系新时代的乌美联合声明。

特朗普与米尔济约耶夫在白宫门前亲切握手,而后迈步入内。在闭门会谈前,特朗普称对方“在国内外皆属于非常值得敬重之人”,后者回应道,“两国关系已提升至全新的水平”。

乌国代表团在访问期间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合同,主要涉及油气和农业领域。据米尔济约耶夫介绍,合同金额约为5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20年来,塔什干一度成功扮演了华盛顿在中亚关键盟友的角色,但也曾被美斥为“不可靠的政权”。双边关系的蜜月期始于2011年,即美国及其盟友开始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之后。因塔什干加入以美为首的反恐联盟,美国国会决定向乌拨款1亿美元,时任乌总统的卡里莫夫遂允许美国使用乌境内的汗阿巴德空军基地,以保障阿富汗反恐物资的过境运输,而后又支持了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然而,塔什干2005年镇压安集延骚乱后,两国关系恶化。美国国会通过修正案,禁止向乌兹别克斯坦支付基地使用费。对此,乌方先是禁止美军机夜间飞行,而后拒绝延长基地租赁协议。直至2012年,双边关系才逐步恢复,但进展缓慢。

不过,阿富汗局势的持续恶化要求美国继续在当地驻军,这也令白宫不得不寻求与喀布尔的邻国即几个前苏联国家拉拢关系的新渠道。跟巴基斯坦之间史无前例的冲突,也令华盛顿不得不重新关注中亚。美巴龃龉在特朗普指责伊斯兰堡未履行联盟义务、与恐怖分子沆瀣一气、冻结对巴援助计划之后尖锐起来。美国及北约在阿军事行动所需的物资,主要是经巴基斯坦过境运输。倘若这条线路中断,中亚国家对于美国而言将是不可缺少的替代选项。

在米尔济约耶夫之前,即今年1月,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已经造访过华盛顿。4月,哈萨克斯坦议会批准了对哈美2010年所签署的双边协议进行修改的议定书,允许美国海军对哈在里海沿岸的港口阿克套、库雷克进行商业利用,即通过它们向阿富汗运送物资。

此前,俄罗斯与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在内的中亚各国都曾提供过本国领土,供美国及北约向它们在阿富汗境内的人员运送物资。然而,哈萨克斯坦政府开放港口的决定为开辟陆海联运的新的混合线路创造了条件。

哈议会上院国际关系、国防和安全委员会得出的结论中提到,由于主要运输线路出现问题,所以亟需新的通道,“保障驻阿富汗部队所需物资的主要线路途经巴基斯坦,不过,由于军事政治动荡和双边关系中存在的分歧,美方正考虑开辟一条替代路线,自阿塞拜疆出发,通过里海至哈萨克斯坦,再经铁路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富汗”。

俄政治研究中心亚洲安全项目负责人瓦季姆·科久林指出:“半年前,中亚尚属于被美国遗忘的角落。然而,近期的形势发生了剧变。”对美国以及前苏联国家而言,再开辟一条通往阿富汗的运输走廊正在成为它们共同的事业,“这一线路花费不菲,技术难度大,之所以成为现实,是因为哈萨克斯坦作出了令邻国深感震惊的决定,向美国开放本国港口”。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分析道:“美国的中亚政策日趋活跃,除为阿富汗物资运输新辟过境走廊的打算外,还有另一个面向长远的图谋。这场博弈不只针对俄罗斯,还要掣肘中国。”在他看来,美国的行动可被视为对上合组织不断扩张、欲冲破地区窠臼的反应。

乌哈两国专家对此各有看法。乌兹别克斯坦非国立研究机构的政治学家法尔霍德·托利波夫指出:“参与大博弈的最佳方法是按兵不动。塔什干与华盛顿的接触并非为了在大国之间长袖善舞,而是乌奉行独立外交政策的体现,不只我们一国,其他中亚国家也致力于此。”

位于阿斯塔纳的风险评估集团咨询公司负责人多瑟姆·萨特巴耶夫措辞更为尖刻。他强调:“乌兹别克斯坦认为俄罗斯的实力已不如前,除了制裁的影响,俄经济整体的欠稳定表现也是原因之一。此外,塔什干还担心俄会更倾向于地缘政治考量,而不是从经济实用主义的角度行事。哈萨克斯坦也持同样的看法。”

接受《生意人报》采访的某位不愿意姓名的俄政府机构人士表示,莫斯科对乌总统的美国之行“平静”处之。他相信:“从塔什干的角度而言,这一访问对恢复乌美关系有利。与此同时,乌方也清楚,美国人在阿富汗并非偶然,这会对地区局势产生破坏性影响。”他认为,美国大谈恐怖主义威胁,“暗中却在给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制造麻烦……在经济方面,美国投资者还会长期关注中亚,跟中俄企业不同,他们希望存在清廉的营商环境和极高的支付需求,但地区目前在这方面还存在问题,非但如此,美国在发展与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合作的同时,也希望获得塔什干在军事以及安全领域作出让步,不过这恐怕只会令美国的伙伴国变得愈加脆弱,乌国外交还没有稚嫩到如此地步,对可能的风险视而不见”。(来源:参考消息)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