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并不美,但偏偏成了中国最著名的“红颜”

36

1.

崇祯帝朱由检有一位不太出名的贵妃,田秀英,两人关系一度十分要好,田贵妃为皇帝一连生了4个孩子(尽管其中三个都不幸夭折)。父以女贵,田贵妃的爸爸田宏遇也因此封官进爵,成为明朝晚期存在感最强的。

可惜田贵妃身体不好,很快就生病死去,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田宏遇担心自己地位下降,想出一个办法“续命”,几乎就是他当初嫁女儿的那一套。他跑到苏州,专门挑了一个能歌善舞的美女,准备献给崇祯,以此继续跟皇帝的裙带关系。

然而田岳丈的用心良苦,用得不是时候,此时的大明王朝,内外交困,崇祯一边要忙着应付李自成的农民军起义,另一边又要抵抗北方清人的南下进攻,焦头烂额,实在抽不出空思考风花雪月。这位来自江南的美女,白白在宫中待了几个月,就又被送回了田府,收做歌妓,负责接待来府里做客的达官贵人们。

田宏遇不知道的是,他花重金千里迢迢找来的这个美女,虽然在皇帝面前败下阵来,但她未来的人生也远不止于做一个家妓。

2.

该女本名邢沅,江苏人,她小时候父母双亡,被一邢姓姑父收养。邢沅长到16岁,便跟随昆班学艺,她平时喜欢作诗填词,加上唱曲跳舞天赋不凡,“出道”后,很快成为江南演艺圈的名角儿。职业使然,邢沅改姓为陈,取小字圆圆,她更为人熟知的,就是这个名字,陈圆圆。

遇上田宏遇,是陈圆圆命运的转折。

这以前,她是“秦淮八艳”名单里一个永远令人神往的梦。神往的“粉丝”中,比如明代末年的文学家、大才子冒辟疆,曾经跟陈圆圆有过短暂交往,可惜两人有缘没分,冒辟疆后娶了“秦淮八艳”中的另外一位董小宛,但他在一篇题为《影梅庵忆语》的文章里,这样回忆舞姿、歌声出众的陈圆圆:

“其人澹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云雾。是日演弋阳腔《红梅》,以燕俗之剧,咿呀啁折之调乃出自陈姬身口,如云出岫,如玉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被田宏遇挑中后,她先是去了京城,进了皇宫,差点能当娘娘,结果又被劝退。田宏遇后悔自己做了赔本生意,但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陈圆圆本就是戏子,经历了一段人生起伏,也没了别的念想,待在田府的日子,她又重操旧业,每天唱唱曲跳跳舞。没想到,命运的巨浪似乎还没有停止翻涌。

3.

1644年,陈圆圆在田宏遇的一顿家宴上偶遇了吴三桂。

吴三桂出生武将世家,舅舅祖大寿和父亲吴襄都是辽东名将,继承了家族的优良基因,吴三桂的军事技能颇高,他麾下的军队能征善战,号称“关宁铁骑”。

这年,李自成起义军席卷北方,直逼京城,关外的皇太极包围宁远、锦州,准备进取中原。朝廷下诏派遣吴襄父子率军出征,儿子北上镇守山海关,父亲组织队伍抵抗李自成。

一时间,这对同掌兵权的父子成了京城的热门人物。为了找个靠山,达官贵人们送礼的送礼,宴客的宴客,都想跟吴家攀上点关系。

田宏遇不甘落后,他以江苏高邮老乡为由,把吴三桂请到府上吃饭。他还特意安排了舞乐,伴着管弦丝竹声,陈圆圆便像仙女下凡一般轻轻飘到了吴三桂的面前。清人陆次云写的《圆圆传》里这样描述这个场景:“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

这顿饭以后,吴三桂许以未来保全田家的承诺,换来迎娶陈圆圆进家门。他已有妻室,陈圆圆只能屈就当妾。然而新婚没几天,吴三桂就又因战事告急赶赴前线去了。

关于陈圆圆跟吴三桂家人的相处没有留下多少记载。有一个传说是,据说吴三桂的正妻张氏悍妒,其二房杨氏所生的孩子吴应麒一直为张氏所不容。陈圆圆过门后,为人很低调,所穿所用之物坚持要比张氏低一级,以此换得家庭的和睦。后来杨氏去世后,陈圆圆又将吴应麒视为己出,一直关心照料。

4.

历史学家们对于陈圆圆的长相,一直颇多争议,有人说她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比如清代学者柴萼,他说自己见过画家吴镜如所作的《圆圆像》,画中的圆圆“颧甚高,上唇左有一黑子,鼻梁中陷”,似乎有点现代人感觉上的“刻薄相”。

但她的智商和情商则是公认的高,比如在搞好家庭关系上。清人陆次云的《圆圆传》里曾记载过一个故事,也可以证明陈圆圆的机智。

陈圆圆嫁入吴家的这年初,吴三桂离开京城没多久,明王朝发生了惊天巨变,李自成攻陷北京。4月25日,崇祯皇帝赐死后宫的妃嫔,公主们,怀着一腔愤恨在煤山之上自尽。

李自成为了招降吴三桂,派刘宗敏抓捕留在京城的吴襄全家以要挟,包括陈圆圆。这让吴三桂十分震怒,转而叛国投靠曾经的敌人——清王朝,清军首领皇太极许诺跟他“分茅裂土”(即封王)。这个选择,被后人赋予了一个看似更为浪漫的说法,“冲冠一怒为红颜”。

山海关之战,吴三桂和清军联手击败了李自成。李自成恼羞成怒处死了吴襄全家38口。唯一一个陈圆圆居然奇迹般地活下来了,不但活了下来,在李自成逃离京城前,还把她给留下了,毫发无损。

原因是,陈圆圆得知李自成兵败,吴三桂正乘胜追击,立马设身处地、真情实意地为李自成分析了一下利弊:我当过吴三桂将军的小妾,大王要是把我带走,吴将军一定穷追猛打把我夺回去。大王要是直接把我杀了,我的命倒是不足惜,但大王就跟吴将军成死敌了,这对您也不利啊。当然,如果大王打得过她,臣妾我愿意替大王冲锋陷阵。

末了还加了一句,“妾为大王计,宜留妾缓敌,妾当说服吴三桂不再追,以报王之恩遇。”我为大王考虑,不如把我留在京城,既可以当做缓兵之计,我也可以劝说吴三桂不再穷追,一报答大王您的恩遇。李自成此时本来就心乱如麻,听了陈圆圆的分析,真的就把她放了。

这个故事真假现在已经无从考证,陈圆圆后来被护送到山西绛州跟吴三桂重逢。传说重逢的那天,吴三桂全身戎装,骑马相迎,他的营帐前搭起五彩牌楼,旌旗招展,比结婚时还气派。

5.

清兵入关后,吴三桂被封为平西王,镇守云南。此后的十几年,他东征西讨,为清朝消灭反清势力。他还准备封陈圆圆为平西王妃,被她拒绝了。就像她曾经劝丈夫放弃清朝,投靠一些朱姓王爷组织的“南明”小朝廷,也被他拒绝一样。

陈圆圆对王妃没有兴趣,妻妾成群的吴三桂也就渐渐失去对陈圆圆的兴趣。她没法改变什么,尽管在南方生活还算平静优渥,但午夜梦回,还是常常想起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明朝的土地。经历过大风大浪,陈圆圆又做了一个令所有人匪夷所思的决定:遁入空门。吴三桂怎么劝都没用,只好为她专门修了一座寺庙,赐名“金蝉寺”。陈圆圆被玉林国师赐法号“寂静”,在这座寺庙里带发修行。

直到吴三桂在南方拥兵自重,终于在康熙年间引起朝廷“削藩”的念头。不甘隐退的吴三桂,发起“三藩之乱”反清,没过几年,却又因长年征战,在病痛的折磨下死去。

1681年,清军入昆明,吴家遭满门抄斩,陈圆圆早已出家成尼,躲过了这场浩劫。她回到家乡常州,又度过了14个春秋,于1695年5月16日,在自己修行的尼姑庵圆寂,享年74岁。

很久以后,后人们在文献和考古中发现关于陈圆圆之死的另外两种说法。

一说吴三桂起兵造反后,陈圆圆曾追随左右,夫妻恩爱。吴三桂病逝后,陈圆圆扶灵柩回昆明,然后离开王府,遁入空门,吃斋念佛。清军攻入昆明后,她不愿再跟世事扯上关系,便投湖自尽。

另一说则是,贵州岑巩县水尾镇马家寨有个“陈老太婆墓”,石碑上刻有“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字样,落款是“孝男吴启华等”。据当地的村民说“三藩之乱”后期,吴三桂败局已定,大臣马宝为保留吴家香火,秘密将陈圆圆及吴三桂庶子吴应麒护送到这里隐居。

为感念马宝救护之恩,村子取名为“马家寨”,陈圆圆在此终老,“陈老太婆”就是陈圆圆之墓。为掩人耳目,碑刻上文字极为讲究,比如“吴门”意指墓主人生在江南,“聂”字拆开来就是“双耳”,陈圆圆本姓邢,后改姓陈,邢有右耳,陈有左耳,“双耳”也就是代表邢和陈,还有“孝男吴启华”,有人推测就是改名后的吴应麒。

陈圆圆的一生,虚虚实实,大都存在在爱写风流韵事的野史小说里。她风光无两过,也委屈求全过,在乱世中几经劫难,死里逃生,到头来人们只记得一句“冲冠一怒为红颜”,三分奋不顾身的浪漫,七分“红颜祸水”的指责。

不知在这些真假混杂故事中的真实的她,在看破尘世遁入空门之前,有没有曾经后悔离开秦淮河畔,卷入纷杂政事,抑或是感恩遇到良人,愿意为找到她,而奔波千里万里。(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