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尸灭迹——欧洲黑幕下的秘密死刑

241

杰纳迪·雅克维斯基是个被判死刑的囚犯。在他临死前的10个月,他被关押在死囚牢房里,不见天日。

死囚牢房里的白色灯光昼夜通明,即便在他睡着的时候灯也是开着的。唯一能帮他分辨白天黑夜的,是从牢房窗口外那层防护罩透过的微弱日光。

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囚牢中,时间变得毫无意义。他被单独囚禁,到牢房外去放风的机会被彻底剥夺。探视需要经过重重审批,除了律师只有至亲才可以探监,每月一次。

到了探监的日子,雅克维斯基被从牢房中提了出来,有狱警护送,手被铐在身后,不准抬头。

他死后,他女儿亚历桑德拉说,父亲跟所有其他囚犯一样,从来不知道这是要去干什么。他们不停地猜想:“这是要去见家人,还是律师,还是要被处决?”

女儿见父亲时,隔着一个玻璃窗,附近总有狱警把守。“我们不谈案件,那是严令禁止的。我们只可以谈谈家里的事。”

亚历桑德拉,一共去看过雅克维斯基8次。有一次,她向父亲说起自己申请护照的时间真长。

狱警听了阴阳怪气地说:你还有点时间。

“独裁政权”
白罗斯的监狱
外界对白罗斯的死刑监狱所知甚少。这是人权组织提供的一张2006年的监狱照片。该监狱据称已经废弃。

白罗斯(Belarus,曾翻译成白俄罗斯),这个经常被称为欧洲最后一个独裁政权的国家,是欧洲也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中,唯一仍然使用死刑的国家。而死刑的过程,从来都是秘而不宣,黑箱作业。

目前,外界所知道的是,白罗斯死刑采取枪毙方式:一枪击中头部;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到底有多少人被枪毙。有人估计,自苏联解体白罗斯独立后,共有300多人被枪决。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说,去年有两人被枪毙,现在被判死刑的至少有6人。根据白罗斯的法律,妇女不准被判死刑。

那些被判死刑的,通常是凶杀案犯,都被囚禁在一个严密设防的地方——位于首都明斯克市中心的一个建于19世纪的城堡。城堡部分已经坍塌,但地下室是审前拘押中心。

囚犯的人权,在这里受到极大的侵犯,其中包括“心理压力”。当地一个人权组织Viasna2016年曾发表报告,指监管人员经常使用“酷刑折磨和其他残忍、不人道的羞辱手段”。

有一个曾在此工作的狱警向该组织说,除了指定的睡觉时间,囚犯不准躺下或坐在床上;他们每天绝大部分时间只能在囚房内转圈。他们寄信收信的权利也通常没有保障。

2006年白俄罗斯一个监狱内
人权组织说,白俄罗斯囚犯以及他们家属的人权被践踏。

国际特赦白罗斯事务负责人艾沙·让格(Aisha Jung)说,“监狱中的条件令人发指。他们受到的待遇可说是生不如死。”

杀人犯

雅克维斯基坐牢前,住在一个名叫维勒亚科的小镇,离首都明斯克大约100公里。2015年7月,他跟朋友一起喝了两天的酒,被控在自己住的公寓里杀死35岁的女友。

根据人权组织的说法,雅克维斯基与女友发生争吵,据说他挥拳打了她几下,然后两人各自回房。雅克维斯基睡着了,接下来的事情他说完全记不住了。

当雅克维斯基醒来时,他发现女友已经死了:下颌骨折,身体半裸。他给女友穿上有血迹的牛仔裤,而这条裤子以前从来没有过。他报了警。3天后,他被捕了。

人权活动人士说,雅克维斯基在第一次审讯时就受到很大的心理压力,而当时在公寓内的其他人所给的证词也相互矛盾。

雅克维斯基的女儿说,有些证人去法庭作证时已经喝醉了,之后他们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提供证据。

对雅克维斯基不利的是,他曾经在1989年因谋杀案被判处死刑,后来被减刑到15年徒刑。亚历桑德拉说,明斯克法庭把这当成她父亲犯罪的主要证据。

2016年1月,他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尽管他坚决否认,还是被判了死刑。

死刑日

死刑日,会有检控官向囚犯宣布,要求总统特赦的申请被拒绝。阿列赫·阿尔卡耶曾是典狱长,他管理的监狱内经常执行死刑。

他告诉人权组织说:囚犯听到这个宣布后,都会发抖,要么是因为天气太冷,要么是心里害怕。从他们疯狂的眼睛里会看到恐惧,惨不忍睹。

白罗斯首都明斯克市中心的一个建于19世纪的城堡是关押死囚的地方
白罗斯首都明斯克市中心的一个建于19世纪的城堡地下室是关押死囚的审前拘押中心。

囚犯之后就被蒙上双眼,带到一个特别的行刑室。这里没有检控官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死刑犯之后被强迫跪下,然后就被枪毙了。

这个过程据说大约需要2分钟。死刑犯的家属,要等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之后才知道消息。有的时候,他们要等收到一个邮递的包裹,里面有死刑犯的个人物品时才知道。

死刑犯的尸体却不会移交给家属,他们下葬的地点也属于国家机密。2017年联合国特派专员米可罗斯·哈拉兹提说,这侵犯了囚犯以及他们亲人的人权。

他还说:这样的做法等同于酷刑折磨。

民意反应

1996年,白罗斯曾经举办公投,八成的民众反对废除死刑。这一结果没有得到国际间的承认,因为像白罗斯每次的投票一样,公投中也有广泛的违规指称。

自1994年上台的卢卡申科总统领导的政府,仍然用那次公投的结果说明死刑政策存在的必要,同时在另一次公投中为任何改变死刑的政策设定前提条件。

与此同时,议会一个小组正在讨论是否可以采取任何行动废除死刑,不过观察人士说,在议会小组做出决定之前,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家属要等收到一个邮递的包裹,里面有死刑犯的个人物品时才知道枪决已经执行了。
家属要等收到一个邮递的包裹,里面有死刑犯的个人物品时才知道枪决已经执行了。

这样一来,欧洲监管人权、自由、法治的机构——欧洲委员会中,白罗斯仍然没有一席之位。

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由于各种宣传活动提高了人们的意识,白罗斯公众对死刑的支持率有所下滑,但仍然有大约一半至三分之二的民众支持死刑。

存在疑点

至于雅克维斯基杀人案,他被判死刑后,律师曾向最高法院上诉,提出审讯过程中的不公平之处,以及对他定罪的种种疑点。

律师说,有些关键的证据被省略了,其中包括刑侦过程中,曾从受害者,即他女朋友的指甲中发现未能确定所属的血迹。

但是法庭仍然坚持原判。2016年11月,雅克维斯基被枪毙了,49岁。

一个月后,他的家人收到了一封信,通知他们死刑已经执行。他的女儿亚历桑德拉说:“我没有收到父亲的遗物,也没有看到他的尸体。”

她说:“我曾经给过他许多照片。当局什么都没还给我。”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