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罗尼亚有可能在半年后重新宣告独立

713

加泰议会选出新主席  在逃领袖当太上皇

欧浪时评 5月14马德里(柳传毅) 闹独立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大区在去年12月21日选举后,新一届议会终于在今日下午选出新任大区政府主席,为独立党派JxCat同盟候选人基姆·托拉(Quim Torra)。基姆·托拉是加泰选举后的第四位候选人,此前三位都是与去年10月违法公投案有关的被告人,一些被通缉,一些被关押在监狱,其中包括当前逃亡在德国的加泰独立独立领袖和大区前主席普德蒙特(Puigdemont),由于前三位都是被告或通缉犯,被加泰分裂政客试图推戴上任时,被西班牙中央诉讼到法院而予于否决,因此,基姆·托拉是在加泰议会三次推戴新主席失败后,最终成功被选出。

新主席还未正式上任  立即表明自己愿当傀儡

学者出身的基姆·托拉(图前右)同时是逃亡犯普德蒙特的追随者,是主张加泰罗尼亚分裂出西班牙的作家政客。加泰罗尼亚议会全体议员135人在上周六举行托拉上任案表决,结果是两个主张分裂的政党加泰同盟(JxCat)和加泰共和党(ERC)投下赞成票66张,在独立上更激进的CUP党则投弃权,社工党、市民党和人民党三个反分离党派投下反对票,这一投票结果未能让他托拉取得议会信任权,因赞成票未达过半数要求的68票。今日,加泰议会举行第二轮投票,这次无需达到过半数,而仅需相对多数,所以,CUP在今日再一次弃权是关键,因即使CUP弃权,也可保证66张赞成票压倒反对票,这一结果如预料般出现,在下午两点半投票结束后,出现与周六一样的投票结果,但因本轮并无需过半数,托拉因此以相对多数取得议会信任权,将正式出任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主席。

CUP党在议会仅有三张票,该党也是最激进的分裂派(主张不惜一切地和西班牙撕破脸、立即宣告加泰共和国成立,更不管是否有国际社会支持),该党之所以不支持托拉,是因CUP认为托拉不够激进不够决裂。这也是托拉在试求上任演说里,内容充斥了分离言论的原因,托拉在两轮演说都提到其未来的任务是“将加泰罗尼亚建立成一个共和模式的独立国家”,这些被西班牙中央叱责为“战斗主义”激进言论其实也是说给CUP听,以便CUP弃权为其上任放行。显然,昨天周日,托拉和CUP定然有过暗中交易,因CUP在倾听了托拉的上任演说后,于昨天就定下了今日的弃权态度。

独立没完没了  半年后也许再来一次独立

托拉上任加泰罗尼亚大区主席,结束了加泰罗尼亚从12月至今的政府难产,但也掀起加泰罗尼亚独立挑衅的新一页,因托拉当选后立即表示说“主席继续是普德蒙特”,这是明目张胆地支持被西班牙通缉的普德蒙特,以及明目张胆地暗示加泰罗尼亚大区的太上皇将是普德蒙特,自己以后将不过是唯普德蒙特马首是瞻的傀儡,一切听从普德蒙特的指令。这也是加泰独立势力画好的路线图,即就算西班牙法律阻止普德蒙特上任,也要让“国父级”的普德蒙特当加泰罗尼亚的后台大老板。

西班牙中央政府曾说“可接受一个独立政客上任,但必须是清白者,此后必须守法”。这暗示西班牙拉霍伊政府无奈地默认一个分离政客上台,但密切关注新加泰政府,若有违法行为,中央还会剥夺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

拉霍伊也似乎非常被动,几乎是被独立分子的一个又一个新伎俩牵着鼻子走,尽管拉霍伊能见招拆招,但无法铲除这股分裂叫嚣。这也可以预见未来的托拉政府会是短命的,因拉霍伊断然不容忍一个通缉犯在德国遥控、指挥加泰罗尼亚,而激进的CUP派也会在此后加紧施压,让托拉只忙乎独立,践行“建国诺言”。因此,加泰罗尼亚有可能在10月份左右再来一次“独立宣言”,因依据法律,本届新政府最快也只能在10月下旬左右召集重新选举,实际上,远在德国的普德蒙特已经在发号施令说“托拉可以在10月召集新选举”,托拉也一再表明必须尽快让普德蒙特回归执掌加泰罗尼亚大区。

这几天,一个新的挑衅或者立即开始,首先,依据法律,新任大区主席必须来马德里觐见国家元首即西班牙国王,同时,加泰议会议长也许亲来马德里向国王通报新主席当选。目前,包括托拉和加泰议长托伦特(Roger Torrent)都表示不会来马德里向国王面陈加泰议会决定,理由是他们都无法与被目前关押在马德里监狱的加泰罗尼亚前议长会面。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