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远嫁肯尼亚:文化碰撞浪漫交响曲

202
徐静和亨利在十年前相恋

“我们相爱了,但最初有很多困难,”徐静(音译)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Nairobi)费尔蒙酒店的院子里说。

“我的家庭过去完全不了解非洲。他们甚至之前从未见过任何肯尼亚人,所以他们十分担心。”

肯尼亚人亨利·罗蒂奇(Henry Rotich)也一样担心。

亨利因政府工作被派到中国学习汉语后,他们俩相爱了。

他花了许多时间才让自己的语言技巧足以与徐静的父亲见面吃饭。吃饭时气氛紧张,亨利希望得到她父亲的祝福。

“徐静的父亲没有说太多,所以我很担心他在想什么,他喜不喜欢我们给他准备的食物,”亨利回忆。

显然,亨利的中文水平足够了:10年后,这对夫妇住在肯尼亚首都,育有两个孩子。

徐静现在内罗毕大学的孔子学院教汉语,目前在肯尼亚有10000多中国人。

他们的家庭生活反映出中国与肯尼亚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中国对肯尼亚的巨大投资推动了这个趋势。

这是非洲大陆的一种现象。2000年,中非贸易达到100亿美元,目前这个数字据信已经超过了3000亿美元。

传闻不断

徐静和亨利是成功的典型,但是肯尼亚人与中国人之间的关系并非总是融洽。

中国对非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巨大
中国对非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巨大

在中国建造的连接首都内罗毕与工业城镇锡卡的高速公路边,当地流行一种叫“锡卡婴儿”的说法。

根据一些传闻,中国建筑工人与当地女人有了数百个孩子,随后消失了。

媒体甚至报道了一个女学生的故事,这名女生怀了工人的孩子,但是她在几百名建筑工人中无法辨认出孩子的父亲。

尽管这种传闻很多——甚至有一首歌描述了这个现象,但是大多数肯尼亚人说他们从没看见过有关这些孩子的证据。

但是,这也没有阻止一些当地人相信这些传闻。

“我已经见过大约20个孩子,这是不能声张的,因为许多中国父亲都离开了,”一位名叫撒切尔的中文翻译说。他就住锡卡高速公路附近。

“我相信再过15或20年,当这些孩子长大并上大学后,我们会知道他们有多少人。”

改变观念

在大多数肯尼亚人与中国人组成的家庭中,并没有遇到父亲消失的问题。

对于在中国独生子女政策中长大的徐静来说,肯尼亚家庭成员数量过多让人难以应对。

葛珮帆
香港议员葛珮帆到肯尼亚推动解决象牙盗猎问题

“我们习惯于大家庭,许多大家庭经常一起聚会,”亨利说,“我们习惯侄女或侄儿长期呆在我们身边。”

“在中国他们很少这样,家庭成员之间可能会串门,走亲戚,但是时间较短。我认为那种与大家庭的亲密是不一样的。”

也有其他文化差异,如对待时间的态度。

陆锦华(音译)是一名咨询师,为在肯尼亚运营的中国公司提供咨询。他指出两国人员之间仍有障碍。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中国与肯尼亚对比

国土面积

  • 肯尼亚:58万平方公里
  • 中国:959.7万平方公里

人口

  • 肯尼亚:4800万
  • 中国:13亿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 肯尼亚:3500美元
  • 中国:16600美元

识字率

  • 肯尼亚:78%
  • 中国:96.4%

资料来源:《世界概况》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我不想一概而论,但是有一种观点认为肯尼亚人做事缓慢,”他说,“他们喜欢享受生活,有中国人没有的集体意识。”

“中国人的工作时间长,来这里都是奔着完成工作目标,只需要很少的休息时间,甚至愿意在周末加班,只要能尽快完成项目。”

徐静和亨利都意识到这个。

“肯尼亚人对工作的态度可能更放松,但他们也在改变。非洲的时间观念正在随着发展而改变,因为进展顺利,人们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们也要抓紧时间。”

担任公务员的亨利表示,他已经学会准时。“有徐静在,绝对不会迟到。”

随着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抵达肯尼亚,他们也在努力克服两国的文化差距。

徐静工作的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投资的项目之一,中国政府希望能让两国关系更加顺畅。

孔子学院也有很多求学的肯尼亚人,他们希望能在中国公司获得高薪工作。对于中国人,这是一个有力的信号,中国计划与肯尼亚发展长期的紧密关系。

但是学校门前出现的中国母亲仍然引起小小的震动。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孩子们的妈妈都想与徐静说话,孩子们跳来跳去喊着,‘这是中国妈妈!’”亨利笑着说。

“我们的小孩长相与像普通的肯尼亚小孩一样,所以我带着孩子上街时,人们会问他们在讲什么语言?”

“当我说:‘汉语’时,他们说‘什么?他们会说汉语!’人们十分兴奋,每人都想问我们问题,我们就这样成为朋友。”

对徐静说,她将肯尼亚视为她的未来。

“我确实想念中国,但现在肯尼亚是我的家,”她说,“许多来这儿的中国人都爱这个国家,我认为他们中大部分会在这儿呆很长时间。”(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