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悲惨的结局,临终前已经精神错乱,死后被曾国藩焚骨扬灰

31

进入新世纪之后,对洪秀全及其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性质的研究,往往会走向两个极端,持正面评价者有之,对其全盘否定者也大有人在。我们今天不讨论性质的话题,只谈谈洪秀全悲惨的结局,看看他在临终前及死后都有哪些遭遇?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洪秀全在起兵时打出正义的旗号,但他的行为跟之前的农民军领袖相比,其荒唐程度往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在追求享受方面更是如此。此君刚刚占领一个村(金田村),便迫不及待地宣布建国,自称天王;刚刚占领一座县城(永安县),便大封五王,并为自己挑选数位皇妃。

洪秀全进入南京后,迅速变得堕落

等到进入南京城,洪秀全更是一头扎进后宫,整日沉溺于醇酒美人间,将天国大业抛到九霄云外。洪秀全和底下的诸王都储备了大批量的美女,但却禁止普通士兵及民众享受正常的生活,在国内实行严格的男女分营制度,禁绝男女、母子相见,可谓荒谬绝伦!

1856年8月,就在太平军攻破清军的江南大营,解除天京三年被围之苦后不久,太平军内部便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内讧,结果导致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相继被杀,史称“天京事变”。事变后不久,平乱有功的翼王石达开执政,但随即遭到洪仁发、洪仁达兄弟(两人皆是洪秀全的兄长)的威逼,最终也负气出走,导致太平军元气大伤。

石达开出走后,太平军势力急速下滑

此时的洪秀全为挽救危局,除了提拔洪仁玕、陈玉成、李秀成等一干青年才俊治国、打仗外,采取的唯一“破局”之策,便是滥封王爵,希望以此来收买人心、苟延残喘。据不完全统计,在洪秀全生涯的晚期,他竟然封了3000多位王爷,甚至连服侍他的厨师、车夫都封王,真可谓“王爷满朝、狗尾续貂”!

然而洪秀全的策略并没有帮助太平军解除困境,其内部的权力争斗依旧激烈,而与此相伴随的,则是在战场上的左支右绌,渐渐地便让天京成为一座孤城。1863年11月25日,湘军大将曾国荃率部进占孝陵卫。此时,湘军已攻破天京城外的几乎所有要点,而太平军据守的城外要点仅有位于紫金山顶的天堡城、紫金山西侧的地堡城、城北的神策门,以及与紫金山地堡城互为犄角的太平门,宛若“瓮中之鳖”。

太平军晚期只能靠李秀成等人苦撑

李秀成见情况危急,便力劝洪秀全放弃天京城,到其他城市去打游击,待实力回复后再卷土重来。然而长年间唯我独尊的地位、奢靡堕落的生活已经完全掏空洪秀全的战斗意志,也导致他患上神经错乱的病症,早已分不清虚幻与现实的区别。所以面对着李秀成的苦苦哀求,洪秀全竟然声称自己的江山如铁桶般坚固,国中尚有天兵百万,根本无惧清军的围困,也没有必要弃城远走。简直是胡言乱语、痴人说梦!

天王又再严责云我:“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不用尔奏,政事不用尔理,尔欲出外去欲在京,任由于尔。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妖者乎…”见《太平天国文书汇编·李秀成自述》(中华书局版,第527-528页)。

洪秀全坐困穷城,临终前已经精神错乱

次年3月2日,曾国荃部进至太平门、神策门外扎营,完成对天京的最后合围,此时的洪秀全已经“插翅难逃”。同年5月30日,绝望中的洪秀全服毒自尽,结束自己荒诞的一生。7月19日晨,湘军炸开了太平门附近的一段城墙,而后蜂拥而入,天京至此陷落。

湘军攻克天京后,主帅曾国藩下令四处搜寻洪秀全的尸身,但把整个城池翻了个底掉儿,也找不到他的葬身之所。十余天后,湘军总兵熊登武得到一名黄姓宫女告密,才在伪天王宫中找到洪秀全的葬所。曾国藩喜恨交加,下令掘出洪秀全的尸身,撕烂紧裹在其上的锦绣绸缎,然后命手下剁为肉泥。事后,曾国藩尤且不解恨,又命人把肉泥拌进火药,装入炮弹,然后接连发射出去,意在令洪秀全灰飞烟灭、阴魂无归。

洪秀全死后被曾国藩焚骨扬灰,下场极惨

洪秀全自1851年起兵,到1865年在绝望中服毒自杀,荼毒江南地区长达14年时间,把一个繁花似锦的好地方折腾成遍野白骨、满地荆棘的“人间地狱”,真可谓中国史上的大浩劫。洪秀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事业从起步、成功到覆亡,最终也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实在是令人唏嘘。

资料来源:《太平天国文书汇编》、《曾国藩日记》等

来源:搜狐历史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