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弃治疗病逝,曾一手打造“布什王朝”,美国政坛最有威望的母亲

37

美国前第一夫人芭芭拉17日去世了,享年92岁。

听到这个消息,摩尔并不是很吃惊。因为前两天,就有消息称,病重的芭芭拉决定放弃住院治疗,决定在家中接受姑息治疗,因为她想在家人的陪伴中度过最后的日子。

姑息治疗也是在美国越来越受重视的一种临终治疗方式,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的关键人物阿图·葛文德博士,曾写过一本畅销书《最好的告别》,书中就提到,对于许多病重之人,姑息治疗不啻为最好的告别方式。

如果对芭芭拉有所了解,就很容易理解芭芭拉为何会作出这个选择。就如老布什家庭发言人所说的,“芭芭拉在面对健康不佳的状况时一直坚如磐石,这要归功于她长久的信念——不为自己担忧而是挂念别人”,更何况她的身边不缺她爱、也爱她的家人。

最终,如她所愿,在家人的陪伴下,在家中平静辞世。

这个“把家庭当作事业”的女人,被称为布什家族的保护人。她和老布什结婚73年,两人是美国历史上婚姻持续时间最长的总统夫妇;芭芭拉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活着见证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坐上总统宝座的女人。

虽然另一位前第一夫人阿比盖尔·亚当斯,丈夫和儿子也都做过美国总统,但其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当总统时,老夫人已经过世7年了。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个“美国的祖母”,是如何以妻子和母亲的身份,帮助打造“布什王朝”的。

Barbara Bush

芭芭拉 ·国民奶奶·布什

与总统并肩战斗的妻子

芭芭拉1925年出生于纽约,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父亲是知名的杂志出版人,旗下杂志包括《McCall’s》。这本杂志也是美国最早面向妇女的女性杂志。

16岁的时候,在一次圣诞节晚会上,芭芭拉看到一个“自己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帅的男人”朝她走来。那就是老布什,当然,那时老布什可不老,才17岁,是菲利普斯学院的高年级学生,住在附近的康涅狄格州。

但老布什不会跳华尔兹,所以两人就开始坐下来聊天。一聊就停不下来了,很自然地开始交往。

1年半后,老布什准备上二战战场,于是两人决定先订婚。老布什也是那个时候美国最年轻的战斗机飞行员,执行了58次飞行战斗任务,获得了英勇飞行十字勋章。

这个战斗英雄也是九死一生。1944年,老布什的战机被日本战机打下,但大难不死,被美国潜水艇在大洋中救起。

1945年1月,回家休假的老布什和芭芭拉正式结婚。用芭芭拉的话说,“我嫁给了我初吻的男人。”

这个男人她一跟就跟了73年。不久前,芭芭拉接受媒体专访时还称,“我老了,但我仍深爱着和我72年前结婚的这个男人。”

婚后,芭芭拉就把“家庭当成了事业”,跟着丈夫四处奔波。芭芭拉在自传中说,两人婚后共迁徙了29次。两人从东海岸搬到西德克萨斯,又从美国来到海外,其中包括中国。

1974,老布什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那时,中美还没建交,这个主任差不多就是现在美国大使的角色。一开始,老布什外出坐的是豪华的克莱斯勒轿车,不到一个月,他就骑上了自行车。芭芭拉呢,也夫唱妇随,两人经常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大街小巷,被誉为“骑自行车的大使”。

不像自己的前任南希·里根,也不像自己的后任希拉里,芭芭拉不赞成过多介入政治。用她的话来说,美国人可没选她和和丈夫一起做总统。跟着老布什搬到白宫后,她扮演的也是很传统的第一夫人角色,比如积极参与扫盲活动等。

但是这并不代表芭芭拉是“好捏的柿子”,如果碰上需要维护和捍卫丈夫的时刻,她比谁都走到前面。

比如1980年,老布什竞选美国副总统时,有一次,芭芭拉就直接走进《波士顿环球报》报社,质问他丈夫正在楼下召开记者会,为什么报社没有派记者过去采访。她像一个严厉的母亲那样,把一个记者和一个编辑“押到”了丈夫的记者会上。最后,老布什的活动也见报了。

当然,芭芭拉如此生猛,也与她出了名的直率性格有关。老布什叫她“直率小姐”。

她直率解释自己热衷戴珍珠项链的原因——为了遮掩她的颈纹。珍珠项链和耳环是芭芭拉的标志。1989年,芭芭拉戴着珍珠项链出席丈夫的就职典礼,一下子在全国引发珍珠时尚风潮,她也成了珍珠女士。

虽然不多过问政治,她也毫不避讳告诉丈夫自己的真实想法。比如,老布什不支持控枪,她支持。她还认为,堕胎是女性的个人选择。

1992年,芭芭拉还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发表演讲,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有第一夫人在这样的场合发表演讲,之后,这也成为两党的传统。

对于这样一个支持自己的直率夫人,老布什曾说,和她结婚是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我们二人情投意合,宛如一人”。据称,老布什在芭芭拉病床边时,一直握着她的手。

坚持一流教育的母亲

与命运多舛的肯尼迪家族相比,布什家族不仅人丁兴旺,还在过去50多年中活跃在州长、国会议员、中情局局长、副总统、总统的位置上。

这其中当然少不了芭芭拉的功劳。芭芭拉和老布什两人将5个孩子养育长大,现在家族又有了14个孙辈,7个重孙辈。

5个孩子各个优秀,老大小布什当了8年美国总统,老二杰布做过弗洛里达州州长,老三尼尔和小儿子马文都从商,女儿多萝西则是作家。

亲戚把芭芭拉管养孩子的一套称之为“芭芭拉准则”,她希望孩子们都能够超越自我。与芭芭拉交往甚密的史学家大卫也说,芭芭拉“要求家人保持一流”,她常说“朋友,你最好自己拿主意,要不然你就要听我的。”

在家里,老布什唱白脸,是温柔的父亲;而母亲唱红脸,扮演执法者的角色。要是犯了错误,大家怕的都是母亲。

“我们这一帮孩子很闹,爸爸总是很忙,而妈妈是家里的长官。”小布什接受采访时曾如此回忆。

即使做了祖母,芭芭拉也不放松要求,她希望14个孙子孙女的生活达到相同的水准。每年夏天,芭芭拉都会举办“盛大”的集体活动。因为祖母对他们要求严格,孙辈们甚至将此冠名为“海军新兵营地”。“不要将衣服丢在地板上”——这是贴在他们卧室的警告。

芭芭拉75岁生日时,孩子们还演唱了《圣诞节的12天》借此“取笑”祖母。其中的一句歌词唱道:“在圣诞节的第6天,我的祖母对我说,‘快点将屁股离开床’。”

不过,虽然严厉,但孩子和芭芭拉的关系很亲密,因为正是母亲,陪伴他们成长,给了他们无条件的爱。

她几乎雷打不动,每天都会陪伴孩子阅读,而且她很会讲故事。有时看到封面,她会先让孩子猜猜里面是什么故事,读到关键地方,也会故意问:“现在,你们猜又会发生什么呢?”故事念完了,芭芭拉还会问问孩子最喜欢书中哪一部分,或者他们想如何更改故事的结尾。

即使长大成人,芭芭拉也十分关心子女的生活。一次,她看电视时发现小布什面露疲态,于是赶紧连通“空军一号”的电话,给布什讲了一个笑话。

笑话也代表了这对母子之间深厚的爱。在芭芭拉人生最难的一段时光,正是小布什给他讲笑话,帮她走出了低谷。

芭芭拉和老布什其实共生了6个孩子,但第二个孩子波林三岁时得白血病而早夭。28岁的芭芭拉当时伤心欲绝,本来白头发就不少,一下又白了许多,而且也不再用染发剂遮掩。一头银发后来也成了芭芭拉的标志之一,成了美国人的全民奶奶。

在芭芭拉这段人生最困难的时光中,除了丈夫的支持,多亏了大儿子小布什的陪伴。那时小布什也就7岁,但小布什经常讲一些笑话、做一些滑稽的动作,让母亲能开心一些。

有一天,芭芭拉听到小布什对朋友说,他没办法玩,因为母亲需要他。“我意识到,对于一个7岁的小男孩来说,我成了他多大的负担。”自此,芭芭拉也重振精神,从失去爱女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或许,家里孩子主要由母亲带大的缘故,孩子的脾气主要像母亲。比如,小布什长相酷似父亲,但脾气不像父亲那样圆润老练,而像母亲那样更直率。他自己也说,我的眼睛像父亲,我的嘴巴像母亲。

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这些她陪伴成长的子女,又回到她身边,伴她走过最后的道路。尼尔、马文、多萝西一直陪伴母亲病床左右,而另外两个儿子,小布什和杰布则一有空就回家,并常常电话询问母亲状况。

有如此爱她的丈夫,如此爱她的子女,难怪芭芭拉一直称自己是“最幸运的女人”。当然,能做“最幸运的女人”,也是因为她会付出,也懂得付出。就像她的一个孙子在悼念她的“推特”上所说的:“我祖母一生关注的都是他人。对于我祖父来说,她是首席顾问和密友;对于家族来说,她是那双坚定、充满爱和引导的双手。”

来源:搜狐时尚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