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遭证监会处罚:撞上金融改革枪口的“小燕子”

23
赵薇与丈夫黄有龙

中国影视明星赵薇最近频频登上财经版头条——因为参与主导一起杠杆率超过50倍的股份收购案,4月16日中国证监会对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处以30万元罚款,且5年内禁入证券市场。

历时一年的大戏落下帷幕,曾因主演《还珠格格》闻名亚洲的赵薇,正好撞上中国政府“强监管、去杠杆”的金融改革“枪口”,折射出中国金融市场的走向。但赵薇这一样本折射出的中国式名利场,会不会出现颠覆性改变还有待观察。

“空手套白狼”

这是一笔30亿元的大买卖,作为买家的赵薇只掏出6000万元,最终几乎达成交易。

这并非天方夜谭。去年初,上市公司万家文化称,将公司近30%的股份转让给龙薇传媒,涉及30亿元。

龙薇传媒名字中的“薇”指赵薇,“龙”指赵薇的丈夫黄有龙。这家“夫妻店”从成立之初,目标就是这次收购——2016年11月龙薇传媒成立,法定代表人为赵薇,注册资金只有200万元,这家没有展开过任何业务的小公司成立一个多月后,就着手收购市值达100亿的万家文化的29.135%股份。

收购消息一出,赵薇的名字就成为焦点,交易一旦达成,赵薇将成为国内演员控制上市公司第一人。

中小股民纷纷买入万家文化,股价短时间内连续上涨。

名气吸引来资金,也吸引来监管部门的关注。三天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发函询问,要求赵薇在2017年1月5日前回答这笔巨额资金的来源。

赵薇回复上交所,其中自有资金借款6000万元;向西藏银必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借款15亿元,赵薇个人信用担保;向金融机构的借款15亿元。

换句话说,赵薇出资6000万元,借贷30亿元,完成对一家100亿元市值公司的控股。

算下来,杠杆率超过50倍。中国官媒旗下公众号“侠客岛”形容其为“无异空手套白狼”。

杠杆收购的原罪

如此高的杠杆率收购本身就存在问题。收购人利用自身有限的资金,再加上大规模的短期高利息贷款,完成收购。控股后,再将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获得低息的银行贷款,偿付收购借款,同时将债务责任转移给收购来的上市公司。资金闪转腾挪,让外人眼花缭乱,身处其中的大亨邀请赵薇这样的演员深度参与,其真正目的正是通过金融手段将名气变现。

这种收购方式因存在极大的风险,终于收到监管部门警告。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就多次警告资本市场的违规并购重组,尤其是高杠杆收购,因为这种收购如果出现问题,因为高杠杆率影响面广,风险过大。

黄有龙在监管部门询问笔录中也承认,“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用自有资金进行收购。”

消息披露后,这笔交易蒙上阴影。

。
赵薇在洛杉矶TCL中国大剧院留下了手印,成为继吴宇森、成龙和冯小刚之后又在好莱坞留”印”的华人电影人。

果真,一个月后,还没等监管层进一步反应,龙薇传媒宣布放弃控股。原因是,向金融机构(后来披露是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借的15亿元未获批准,其他银行也表示不会借款。银行给出的理由是市场对本项目的交易结构和方式存在较大质疑。

屋漏偏逢连夜雨,另外15亿元也出了问题,银必信未能按期向龙薇传媒提供后续12亿元借款。

于是,原本想收购30%,调低到5%。最终直接取消收购。虽然交易失败,但赵薇近乎全身而退,万家集团放弃向龙薇传媒讨要1.5亿元违约金,并主动退还其前期支付的2.5亿元股权转让款。

赵薇全身而退,股民却损失惨重。当赵薇宣布调低收购份额后,复牌当日万家文化下跌8.49%,第二个交易日下跌6.89%。一直跌到去年6月2日,万家文化股价跌至最低点8.85元。较去年1月17日股价最高点25元下跌超过64%。

赵薇夫妇的错还不止如此,证监会4月16日披露的处罚公告中显示,龙薇传媒在向外宣布收购时,并未披露相关金融机构融资尚待审批,向市场隐瞒了交易的极大不确定性,对市场和投资者产生严重误导。

为何资金不到位就敢宣布收购并刺激股价?相关办事人员的在询问笔录中表示,“(银行方面)表示保底22亿元能借,如果股价涨起来,到27元的时候,最高能批到30亿元。”

这些都未曾披露。监管部门因此判定,龙薇传媒关于筹资计划和安排的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

证监会认定了这起收购案中赵薇夫妇的责任,因此,蒙受损失的股民将可以起诉赵薇夫妇。

《证券时报》报道,杭州中院已经受理了首批投资者起诉赵薇的索赔案。

。
撞上“枪口”

“小燕子”赵薇之所以被监管层高度重视,严厉处罚,不仅因为自身操作违规,也因为正好撞上中国政府“强监管、去杠杆”的金融改革“枪口”。

就在龙薇传媒宣布取消收购前四天,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以来首次在监管工作会议上亮相,罕见放出狠话,“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这是对2017年全年“强监管、去杠杆”的铺垫——公安部出台意见,要始终保持对金融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随后政府成立高级别的监管机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赵薇被监管层盯上后,比她庞大得多的万达也进入监管层的视野。去年6月,银监会对万达下了禁贷令,要求银行对万达的境外投资进行风险排查。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警告国内资本,“非常时期,资本要站好队、听指挥、少添乱。”紧接着,当月,万达所有的海外项目就全面急刹车。在国内,万达动作更大,把13个文创项目交给融创,77个酒店项目交给富力,目的就是为降低负债率,响应监管层的“敲打”。

“强监管、去杠杆”的目的很明确,2017年10月,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说,“中国要重点防止明斯基时刻”。

明斯基时刻指的是,一个国家债务比例不断攀高,现金利只能覆盖利息,甚至只能靠借新还旧时,金融体系极不稳定,随时会爆发危机,并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周期。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就是典型的“明斯基时刻”。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多年来经济高速发展,债务高企,成为最大的潜在风险。因此,中国政府启动对资本市场的强硬监管。副总理刘鹤在年初达沃斯论坛上就表示,“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争取在未来3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

赵薇被证监会顶格处罚,不过是“去金融风险”的一个案例。中国金融市场能否根治类似“小燕子”炒股这样的顽疾,尚难定论。

BBC中文网

目前没有评论